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巅峰人生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三章 悔不当初
    沈老感激局长对自己的器重,工作上更加卖力,生活中也常到局长家献殷勤,一来二去,就和局长的外甥女郑美云混熟了。

    郑美云是华大校花,论学识,论容貌,论气质,样样都比银杏强。

    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沈老心安理得地和王小姐谈起恋爱,把老婆孩子抛诸脑后。

    后来,王小姐的父亲平反成功,身价百倍,沈老抓住机会,一面向她求婚,另一面回乡下哄骗银杏跟自己离婚。

    当时他用的理由是,土地局分房优先考虑未婚男同事,他们先离婚,等房子到手后再复婚,局里也没法追究。

    银杏一个乡下妞,哪知道这些花花肠子,当即答应和他假离婚,却办了真手续。

    结果手续一办,沈老一去不回,直接随王小姐到京城机关单位工作,凭借老丈人的势力,平步青云,扶摇直上。

    几年后,银杏才领着孩子找上门,骂他是转世的陈世美,一时间舆论四起。

    他为了平息流言蜚语,只好动用关系,把银杏母子送出国,在老婆的严密监视下,也不敢多给他们赡养费。

    二十一年前,银杏的儿子,也就是他的长子沈旭明回乡探亲,刚到长白山就跌落悬崖,索性捡回一条命。

    他大概猜出,那是老婆在背后搞的鬼,敢怒不敢言,因为家里有个大孙子,对只见过几面的沈青城也没什么感情。

    直到沈如春惨死,沈家后继无人,他才想起沈青城的存在,打电话让他回国。

    沈玉芳听完父亲的讲述,皱起两弯柳叶眉,略带些苛责道:“爸,您提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干嘛?而且,人家姜司令不一定听得懂。”

    女儿的意思很明显,家丑不可外扬,但沈老在油尽灯枯之际,可谓不吐不快,越憋着越难受。

    “你嫌这段往事丢人?可我的的确确造了孽,都怪我没协调好两个女人的关系,美云一直对银杏母子耿耿于怀,二十一年前,竟趁旭明回乡探亲之际,派人暗杀他。”

    沈玉芳神色又是一变,动了下嘴唇,有意阻止父亲继续说下去,又担心他因此发怒气坏身体。

    沈老长叹一声,“旭明坠下山崖,被一只化成人形的母狐狸所救,没禁住诱惑,与其结婚生子。

    沈青城就是狐妖的儿子,我得知真相后,本想找人收了他,但实在不忍心,毕竟他也是沈家的血脉。

    但我万万没想到,他如此歹毒,竟然害死旭阳。”

    沈老说到最后,义愤填膺,竟咳出两口血,颤声道:“旭阳一死,我就知道是他干的,自知斗不过他,才求总里请你出马。

    对不起,我给你以及组织添……麻烦了,狐妖已死,但长白山那地方很玄乎,没准藏着多少妖魔鬼怪,说不定他们全……全来找你。”

    “噗……”

    沈老又吐出一线血脉,激动地说,“我求你大发慈悲,为沈家留一线血脉。”

    姜洛于心不忍,点头道:“我答应你,一定尽力保全沈家剩下的人。”

    “谢谢”,沈老热泪盈眶地说。

    姜洛见他平静下来,追问道:“长白山还有多少狐妖?”

    沈老摇摇头,“如果我知道那些骚狐狸在哪儿,早派人把他们灭了,仔细想想,银杏十几岁时,倒是救过一只白狐,或许就是那时候跟狐狸结下了孽缘。”

    “哦,您老好好休息,我明天再过来看你”,姜洛转身欲走。

    沈老闭上眼睛说:“玉芳,你替我送送姜司令。”

    沈玉芳依言照做,把姜洛送到医院门口,一路上千恩万谢。

    …………

    姜洛把车停在方正家门口,按了几下门铃。

    据沈老的口供可知,长白山的灵狐不在少数,放在以前完全可以直接杀过去,但现在灵狐的祖宗出现了,他可不敢擅作主张。

    片刻后,姚淑芬跑过来开门,鼓着红润的两腮,没好气地说:“狐狸精正在楼上给方正洗髓,搂搂抱抱的,很不雅观。”

    姜洛把手指放在唇边,嘘了一声,“饭可以乱吃,话千万不能乱说,以后对梦瑶奶奶客气点儿。”

    姚淑芬白了他一眼,数落道:“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上赶着叫她奶奶,如果你亲奶奶活着,肯定被气得半死。”

    姜洛懒得跟她计较,微微一笑,坐到沙发上喝茶。

    大约过了十分钟,楼上传来一个兴奋的喊声。

    “耶,我成功了!”

    姜洛手一抖,茶水洒到裤腿上,循声而望,看到一个特大号的黑泥鳅从楼上跑出来,只穿了件花内裤,身上散发着一股臭味。

    姚淑芬微微一怔,惊愕地问:“方正,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方正转了一个圈,兴奋地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洗髓成功了。”

    姚淑芬瞪圆了眼睛,“我想问的是,你为什么只剩一条内裤?”

    “洗髓后体内杂物会排出体外,弄脏衣服,所以梦瑶仙子替我脱了。”

    “淑芬,你冷静点儿,她也是好意。”

    姚淑芬气得火冒三丈,一个飞掠扑到楼上,河东狮吼道:“狐狸精,你不守信用,竟然趁机挖墙脚。”

    洛初然见状不妙,连忙跑出卧室,口中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可以证明,他俩什么都没发生。”

    方正挠挠头,一脸不知所措。

    “你还愣着干嘛?赶紧到浴室洗个澡,她们打不起来”,姜洛好心提醒。

    方正恍然大悟,连忙跑到浴室,拧开水龙头放热水。

    卧室内的纷争很快平息,因为姚淑芬根本不是梦瑶的对方,一掌拍去不但没打到人家,反而被顺势推到床上。

    梦瑶二话不说,直接用雪亮的匕首,在姚淑芬的胳膊上划了两道口子,放了半斤血,一口气全喝下去。

    姚淑芬疼痛难忍,呻吟几声,却没反抗,毕竟有言在先,老公虽然衣服被人扒了,洗髓效果却是实打实的,她没法赖账。

    几分钟后,梦瑶喝饱了血,脸上泛着妖异的红光,心满意足地飞到一楼。

    “奶奶,我有事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