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巅峰人生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五章 第三个徒弟
    白二狗的眼皮跳了几下,脸上流露出堂皇之色,道:“抱歉,我以前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

    “以前没想过不要紧,你现在可以好好想想,到底是一心一意跟着我,还是继续当东三院的小天才?”

    白二狗想拜师,完全是遵从父亲的旨意,即便姜洛是个草包,他也能跪在地上叫一声师傅。

    何况,自从葬礼上那一出后,王陈二人对他十分冷淡,甚至收回了送他的灵丹,再厚着脸皮当他们的徒弟,也没什么意思。

    白二狗故作沉思耗了半天,才表明态度,“师傅,我决定了,以后一心一意跟着你。”

    “那好,以后你就是我座下的而弟子,今天就搬进来住,和谌龙一个房间。”

    谌龙一听,顿时眉头紧蹙,“师傅,我不习惯和别人一个房间。”

    姜洛顿时把脸一沉,愠怒道:“你前天刚发过誓,以后全听我的,现在就想忤逆我?

    二狗资质不错,你们师兄弟同吃同住,也有个照应。”

    谌龙恶狠狠瞪了白二狗一眼,然后高傲地别过脸,看向另一边。

    白二狗抿嘴一笑,虚伪地叫了声师兄。

    …………

    当天下午,白二狗壮着胆子,走入两大客卿家中。

    “两位师傅,徒儿已经决定拜姜总管为师”,白二狗厚着脸皮说。

    “恭喜你,终于攀上了高枝”,王晨嘲讽完,懒得再用正眼看他。

    白二狗舔舔唇,继续说:“姜总管要求,我以后只有有他一个师傅。

    我恳求两位师傅成全我,与我解除师徒关系。”

    陈洪如同火山爆发,跳起来揪住白二狗的衣领,“你好大的脸,有什么资格让我们成全你?

    不过,我们可不稀罕,你这样的败类,我这就将你逐出师门。”

    “我也是”,王晨冷笑道。

    白二狗低下头,假惺惺地说:“两位师傅说的极是,我的确不配当你们的徒弟。”

    “老王,咱还等什么,揍他。”

    “好,一起上。”

    两人联手,将白二狗打得鼻青脸肿,他当然想还手,但姜洛有规定,从此以后,无论有任何理由,他都不能对两大客卿动手。

    白二狗为了讨好姜洛,只能硬着头皮,承受王陈两人的摧残。

    三天之内,姜洛收了两个备受争议地徒弟,引起一轮又一轮地非议。

    白家人也坐不住了,白乐宇兄弟俩先后踏入龙渊阁,与父亲商议此事。

    “爹,姜洛不但收了夏家败类,还抢走东三院的小天才白二狗,是不是成心跟我们作对?”

    白清明看着两个儿子,沉声道:“大惊小怪,以他今日的名望,收几个弟子很正常。”

    白乐宇眼中怒意汹涌,“姜洛吃着白家的饭,占着白家的资源,就该为白家做事,但他如今只为自己打算。

    前段时间,我送给白二狗不少资源,现在全打水漂,我焉能不气?”

    白乐天也抱怨道:“姜洛以前对依依还行,最近膨胀的很,根本不理依依,长此以往,他肯定不把白家放在眼里。”

    白清明目光如火炬,仿佛能燃尽整个苍穹,“如果不是碍于星主的情面,我怎会任他嚣张至此?

    星主的态度也值得商榷,明明收他为徒,却不肯让他留在星宫修炼。

    我猜星主有两个企图,一是想借他的手,牵制各大家族;二是看出他的本性,害怕养虎为患。”

    白乐宇冲动地说:“星主既有此意,我们何必投鼠忌器,干脆直接打压姜洛。”

    白清明瞪了长子一眼,怒道:“现在打压他,只会招人非议,不如以赠地为名,请他离开白家。”

    白乐天的心情比较复杂,他曾想过招姜洛为女婿,但随着姜洛日益膨胀,这种念头几乎告吹。

    无奈女儿一心吊在姜洛身上,谁劝都不听,他很担心,万一白家和姜洛反目,女儿左右为难。

    “姜洛离开白家后,万一投入夏家或田家的怀抱,我们岂不是错失一员大将?”

    白乐天不敢提女儿的婚事,只好以大局观,劝说父亲。

    白清明很有把握地说:“放心吧,我们忌惮姜洛,田家和夏家同样忌惮,欧阳家或许有这个胆子,但谁都知道,请神容易送神难。”

    兄弟俩见父亲一脸自信,不再多嘴,双双飞出龙渊阁。

    …………

    “师弟,如今师傅只有你我两个弟子,我们也不用分大小,但有一点要求,你必须答应我。”

    谌龙俯视白二狗,冷若冰霜地说:“三天一小比,五天一大比,我们必须时常切磋,否则,岂不是和东三院那群呆瓜一样?”

    白二狗脸部抽搐一样,心里问候了谌龙的祖宗十八代,目前他根本不是谌龙的对手,估计切磋一次,要伤筋动骨躺半个月。

    但是不答应,谌龙不可能善罢甘休。

    “师傅,你意下如何?”,白二狗小心翼翼地看向姜洛,巴望着他大发善心。

    姜洛拍手道:“小龙有上进心是好事,二狗你还犹豫什么?

    不知多少人羡慕你,有个厉害的师兄当陪练,一开始可能受伤,时间久了,耐力就练出来了。”

    白二狗心中一凉,惶恐地点头答应。

    谌龙洋洋得意,咧嘴笑道:“师弟,你没意见的话,咱们开练吧。”

    就在这时,门忽然开了,白若尘父子站在门外。

    姜洛摆手道:“你们去外面打,别吵到客人。”

    谌龙点点头,朝白二狗一招手,率先飞往后山,白二狗不敢磨蹭,也随其飞过去。

    白新亮凝望两人的背影,眼神里满是羡慕,不等父亲开口,很直率地说:“姜总管,我一直很崇拜你,想拜你为师。”

    白若尘暗叹儿子沉不住气,拱手道:“犬子资质平庸,不奢求当嫡传弟子,让他当个外门弟子就行。”

    姜洛摇头道:“目前我只有两个弟子,还分什么外门内门?

    他想拜我为师也行,必须和白二狗一样,完全脱离白家,以后只听我一人差遣。”

    白新亮内心犹豫了下,真脱离白家,父亲岂不是处境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