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巅峰人生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三十三章 莲花倾城
    “姜洛真的太厉害了,不但废了杨宏图,还杀了杨家老祖。”

    “严格来说,杨宏图是他师兄,他这么做,未免太绝情了。”

    有人喷道:“你懂个屁,姜洛拜在星主门下才一个月,杨宏图已经闭关十年,表面上是师兄弟,其实连面都没见过,有什么感情可言?”

    “姜洛如此高调,莫非有星主暗中协助?或者,他想称霸整个瀚海?”

    白二狗微微一怔,怎么都不敢相信,纵横一世的老祖,如蝼蚁般被姜洛踩到脚下。

    就在他发愣的瞬间,一个少年飞掠而来,对着他的脑门,凌空猛拍一掌。

    抬头一看,果然是谌龙,障眼法已破,只好再逃。

    白二狗身形一闪,避开这一掌,转身之际,猛地推了一个金丹境修士一把。

    修士猝不及防,身子向后一仰,恰好撞上谌龙。

    谌龙连忙收回杀招,眼珠一转,指着白二狗喊:“他是姜洛的仇人,谁抓住他,就能跟我到蓬莱宗邀功。”

    “真的假的?”,有人不确定地问。

    “千真万确。”

    有几个修士抱着试一试的态度,飞到白二狗身边,阻住他的去路。

    白二狗大叫不妙,没料到谌龙有这招,只好硬着头皮提速。

    慌乱之中,他撞上一片金光,原以为是某种宝器的灵光,没想到触碰的刹那,金光骤然一紧,变为一张巨大的金色网罩。

    网罩越收越紧,勒地白二狗喘不过气,双腿乱蹬,有点像吊死鬼。

    追赶白二狗的几名修士,纷纷停下,羡慕地看着放网罩的人,一个红衣似火的女修。

    谌龙也看向那名女修,惊地目瞪口呆,“欧阳莲花?”

    女修轻启朱唇,发出一连串银铃般的笑声,轻轻抖了下绿色拂尘,“小兄弟,好眼力,看一眼就知道我是谁。”

    沸腾的闹事,瞬间平静下来,众人都停下脚步,惊讶地看着娇媚的女修。

    欧阳莲花可是欧阳老祖的长女,欧阳家族现任家主,一生未婚,却养了几十个男宠,可谓声名狼藉。

    欧阳莲花目光一扫,阴阳怪气地说:“诸位,难道我长得太丑,吓得你们不敢说话?”

    “没有,没有,你误会了。”

    修士们胡乱解释一番,识相地飞走,集市顿时清静不少,街道上甚至显得有些冷清。

    白二狗面如土色,暗怪父亲整日待在星宫,每到关键时刻都救不了自己。

    欧阳莲花玉指一勾,白二狗立刻摔到地上,砸地青石板崩裂。

    几十年前,谌龙还在夏家时,见过欧阳莲花一面,还差点成为她的后宫之一。

    此时看到她,心有余悸,不知该怎么开口。

    欧阳莲花打量谌龙几眼,娇笑道:“小兄弟,你长得可真俊,还有点眼熟,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谌龙摇头道:“你记错了,我们真的没见过。”

    谌龙想起往事,对这女人心有余悸,下意识地后退两步。

    欧阳莲花柳眉轻蹙,“你躲我干什么,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谌龙挤出一丝笑容,“前辈国色天香,修为高深,晚辈在你面前,自惭形秽。”

    白二狗讥诮道:“谌龙,你可真虚伪,明明怕她上了你,还假仁假义说一堆。”

    欧阳莲花咯咯笑了两声,当街摸起谌龙的下巴,丝毫不顾及众人的目光。

    “我想起来了,你是夏家老祖的小儿子,一别三十年,你出落得挺拔俊俏,让姐姐我看了心痒。”

    谌龙嘴角抽搐一下,道:“欧阳姐姐,其实我巴不得和你这样的美女共赴巫山,无奈蓬莱宗门规森严,我不敢犯戒。”

    欧阳莲花松开手,讥笑道:“少拿门规敷衍我,想当年你在夏家闹得天翻地覆,几时守过家规?

    凭我的条件,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你既然无意,我断然不会勉强你。”

    “多谢姐姐体谅”,谌龙拱手道。

    白二狗本想挑拨离间,借欧阳莲花的手,痛扁谌龙一顿,不料,欧阳莲花忽然大度起来。

    “你刚才说,抓住这小子,可以当姜洛的朋友,可是认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怎敢欺瞒姐姐?”

    欧阳莲花意味深长地笑了,“那就好,我想登门拜访姜洛,你带路吧。”

    谌龙搞不清楚,她葫芦里卖什么药,迟疑道:“你不怕得罪杨家?”

    “杨家已是强弩之末,有什么好怕的?反观姜洛,如日中天,谁不想结交?”

    “难得姐姐看得起蓬莱宗,小弟这就带你去”,谌龙做了个请的动作。

    白二狗咬牙切齿,心中暗道:“这对狗男女,等我爹一来,看你们还能猖獗几时?”

    …………

    杨承平一死,杨家乱成一团,几位长老商议后决定,先到东岳星宫请杨秀山主持大局,再从长计议。

    长老们乘坐玉辇,十万火急地赶到东岳星宫,看门的道童一看是杨家人,立即进去通报。

    杨秀山接到消息,忙不迭往外赶,将到大门口之时,耳畔忽然想起一个威严的声音。

    “杨客卿,麻烦你到正殿来一趟,我有事相商。”

    杨秀山暗咬银牙,心中暗道:“这老匹夫早不找我,晚不找我,非卡在杨家出事时找我,到底安的什么心?”

    埋怨归埋怨,他现在还不敢忤逆东岳星主,只好对门外的杨家人喊道:“星主找我有事儿,你们稍等片刻,我很快就回来。”

    杨家几位长老,面面相觑,长吁短叹。

    杨秀山马不停蹄,飞入恢弘的正殿,见星主松松垮垮地坐在椅子上,好像心情不佳。

    “星主,你找我何事?”

    杨秀山得知家族两大噩耗,即便再能装,也无法像往常一样奴颜媚色。

    东岳星主神色一肃,开门见山地说:“姜洛和杨家的恩怨,我都知道了,你打算如何处理?”

    杨秀山目光沉沉,不动声色地说:“杨家当然想报仇,把姜洛大卸八块,但我听星主的,如果星主让我放下仇恨,我绝没有怨言。”

    东岳姓朱摇头,“我没打算劝你放下仇恨,宽恕姜洛,只是提醒一句,姜洛手上有和氏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