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巅峰人生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四十七章 阮若水
    欧阳莲花看着破军咽气,眼泪夺眶而出,压在心中多年的石头终于落地,心里空落落的,仿佛失去了什么,又仿佛获得了新生。

    怔忡片刻后,她还是落在破军的尸首前,扬起一道黄沙,粉碎旧情人的残躯。

    一段孽缘,算是彻底了结。

    “莲花姐,他已经死了,希望你向前看”,姜洛宽慰道。

    欧阳莲花惨淡地笑了一下,“没什么,都过去了,我要一个人静静。”

    姜洛点点头,遥望她远去地倩影,若有所思。

    “姜宗主赢了,我们安全了。”

    珈蓝塔内,每个人脸上都溢满喜悦之情,姜洛赢,破军死,意味着他们能安稳地结束试炼。

    白云生脚步一顿,气血上涌,朝塔门飞掠而去。

    “云生,你去哪儿?”,陈洪愕然问道。

    王晨摇头轻笑,“他自然是去向姜洛道谢,不光是他,我们也该好好感谢姜洛。”

    陈洪垂下头,低声问:“老王,你是不是想投在姜洛麾下?”

    王晨看了看周围的弟子,嗔怒道:“你别胡说,我从未起过这个念头,老祖对我们恩重如山,我们怎能为了一时的富贵背叛他?”

    陈洪撇撇嘴,不置可否。

    白云生冲到塔外时,几百名修士众星捧月般簇拥着姜洛,姜洛的拥护者越多,他心里越没底。

    只怕再晚几步,他想拜姜洛为师,就没那么容易了。

    白云生扑通一声跪倒,用尽毕生力气狂喊,“姜宗主,只要你收留我,我愿意脱离白家,与过去一刀了断。”

    姜洛目光一转,透过大献殷勤的人群,看到跪拜求师的白云生,心中暗喜,面上却轻叹一声。

    “我也想收你为徒,但你一家老小都在白家,如何走得开?”

    白云生抬起头,决然道:“我孑然一身,哪有一家老小?

    其实我是一个孤儿,父母早亡,只留下一笔家财,养父本是我的堂叔,霸占属于我的财产后,在亲戚的劝说下,才勉强同意我考东三院。

    如果白家处罚养父一家,遭天下人耻笑的绝不是我,而是不近人情的白老祖。”

    刹那间,哗声一片,人群议论的焦点瞬间从姜洛转移到白云生身上。

    有人称赞他有勇有谋,懂得把握机会,有人批判他忘恩负义,各种声音都有,不一而足。

    白云生面不改色,叙述自己幼年的惨痛经历,多少有卖惨的成分。

    姜洛耐着性子看他表演,时不时轻叹一声,表示怜悯和惋惜,等他买参完毕,才徐徐地说:“难得你一片真心,以后就当我的四弟子,主管蓬莱宗后勤事务。”

    白云生欣喜若狂,抱住姜洛的大腿,再三道谢。

    人群再次骚动,一些年轻修士见姜洛好说话,也起了拜师的念头。

    “师傅,收下我吧。”

    “师傅,你看看我怎么样?”

    “师傅,只要你收下我,让我干什么都行。”

    姜洛看了看下跪的几十号人,笑道:“我和白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优待白家子弟。

    诸位与我素不相识,真想当我徒弟,三天后正式到西苑报名,到时我会一一筛选。”

    一名紫衣修士拦住姜洛的去路,追问道:“师傅,你能否明示收徒的具体标准,好让我们提前做个准备。”

    “蓬莱宗招徒,对修为和出身没有具体要求,只要人品过关,智力正常,没有明显劣迹的人,都可以报名参加。”

    人们再度沸腾,欢呼,姜洛的标准也太简单了,在场的大多数人都能达到。

    片刻后,姜洛带谌龙和白云生离开此地,飞往往东苑客房。

    塔门依然开着,许多年轻修士却不愿向里踏一步,对他们来说,在珈蓝塔试炼半年,远不如拜姜洛为师划算。

    …………

    九天之上,一个女人踏着云团,从星宫的大门口缓缓走出,白衣胜雪的人儿,怀里偏偏抱着一只黑猫。

    黑白之间,形成强烈的色彩对比,女人睁着秋水剪瞳,平静地望着对面两个少年。

    两人都穿着黑白相间的衣服,一人俊雅飘逸,一人魁梧硬朗,都生得一副好皮囊。

    林沐寒,伯叔俊,两人同时在四百年前崛起,相交于微末,却不约而同地爱上东岳星主首徒阮若水。

    当年,两人为博红颜一笑,做过不少傻事,却迟迟没能抱得美人归。

    但他们不愿放弃,为了亲近心上人,历经重重考验,终于拜在东岳星主门下,称为她的师弟。

    三十年前,他们像狗皮膏药一样,追随阮若水到般若小世界历练,如今,又为了帮阮若水争夺星主之位,双双回到瀚海,堪称痴心长情剑。

    阮若水看着两个爱慕者,淡淡一笑,“破军现在如何?”

    林沐寒叹道:“他死了,被姜洛一剑穿心。”

    阮若水瞳孔微缩,诧异道:“因为和氏璧?”

    “没错,当时我们就在旁边观战,和氏璧一亮相,不只破军中了定身术,我们也动不了分毫。”

    “看来无涯说的没错,姜洛真的很厉害,和氏璧到底有什么奥秘?”,阮若水急得轻咬朱唇,这个动作看在备胎眼里,别有一番风韵。

    林沐寒柔声安慰,“师姐,你别急,我们肯定能想到办法弄死姜洛。”

    伯叔俊不以为然,拆台道:“你光说有什么用?大话谁不会说?有本事的话,现在就像个办法智擒姜洛。”

    林沐寒撇嘴道:“我的确没什么好办法,难道你有?”

    伯叔俊目光如炬,得意地说:“我还真有办法,目前无法夺下和氏璧,只能从姜洛身上突破。

    他一身功力,全拜银蛟老魔所赐,魔性在体内根深蒂固,即使是师傅,也无法帮他完全消除魔性。

    只要诱发他的魔性,就能腐蚀他的心志,到时候杀他还不是小菜一碟?”

    阮若水呢喃道:“这个办法好,十魇钵或许能派上用场。”

    林沐寒私心作祟,泼冷水道:“姜洛好歹有老魔四万年灵力傍身,区区十魇钵怎能诱发他的魔性?”

    “怎么不能?如果一个绝色美女在他面前敲十魇钵,他不上套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