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论妖怪的一万种吃法 > 章节目录 第39章 玖眼桥
    这一周,穆白过得很平淡。

    要么是在店里跟吴永处学习更多的相关东西,要么就是偶尔看着吴永处从执法处的人手中接过活捉的妖怪,不过,这种情况,在这几天里,只出现了一次。

    他得出的一个结论是,妖怪并不是特别好活捉的。

    大多数情况下,为了避免活捉过程中妖怪的反扑会伤及无辜,只能采取迫不得已击杀妖怪的处理方式。

    无论是与吴永处的日常谈话之中所了解的信息,亦或是跟着吴永处亲自见到的那只妖怪,这都让他对与觉醒者、妖怪相关的东西产生了更深入的了解。

    而除了深入了解了这些东西之外,在永处spa按摩宠物会所的这几天里,他也会经常遇到一些尴尬的情况。

    比如——

    “吴老板,我把我家金毛带来了,就上次选的那个博美。”

    “兄弟,没毛病,不过……上次跟你说的那个时长不能按照那么来,你这金毛比你说的要大多了,为了不伤到小狗,价格一样,但时间次数要减半,你有没有意见?”

    “减半?吴老板,你这有点坑啊……”

    “你做还是不做嘛!跟你说了,现在做套餐,完事之后还会给狗狗修毛的……”

    “行吗,整一个。”

    在这样的短暂交流之后,穆白将会看到的,是——

    比三四十厘米的博美大上数倍的金毛,骑着对方,“策马奔腾”。

    每每有客人带着宠物过来享受宠物“技师”的特殊服务时,穆白都会选择回避。

    因为……这实在是太尴尬了。

    除了这些之外,这几天他不在永处spa按摩宠物会所的时候,也会回分局。

    回分局的目的,并不是找柳小烟联络感情,因为对方压根就不在分局。

    这几天柳小烟因为之前说过的狼人事件,已经忙得不可开交,长期外派到甚至没有什么休息时间。

    如果不是因为她作为觉醒者,精力比普通人强许多倍,穆白觉得柳小烟已经因为疲劳过度病倒在医院了。

    之所以回分局,是因为分局后边操场上的双杠。

    穆白有事没事都会跑到操场这找双杠聊聊天。

    只是双杠一直都没有搭理他……

    他搞不清楚双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如那天所看到的一样走路说话,一如他搞不清楚关于老人的事情一样。

    对了,有关执夜局和老人的协议一事,他专程找机会问过柳小烟。

    对方的回答,和他所猜测的内容差不多。

    关于老人接受条件想要成为人类的动机,柳小烟并不比他知道的更多。

    唯一让穆白没想到的是,那个被老人刻着划痕的手杖,本身是执夜局的东西,上边有老人以自身血液和执夜局签订的协议。

    因为违反协议的原因,受到封印在手杖里的自身血液反噬,老人现在相对来说是比平时要虚弱很多的。

    实际上这些东西都不是现在穆白有资格知道的。

    如果单从柳小烟的性格出发,她是不可能告诉穆白这些的。

    之所以透露给穆白,也许是因为对“x”级天赋者的一种迷信,又或许是因为对穆白的单纯信任。

    一周时间,一晃而过。

    穆白今天的行程和以往的变化不大。

    先去永处spa按摩宠物会所跟着吴永处长姿势,然后是去第七分局找双杠聊天。

    “不对,今天还有一件事得做!”

    在地铁口站着的穆白,转身另一个方向走去。

    “前几天中介给我打电话说是要把那五十万的租赁佣金结了,这事我都忘记了,拖了人家几天也不太好……先去趟银行吧……”

    成功给房屋中介转账之后,穆白心满意足地重新前往永处spa按摩会所。

    今天的吴老板,一如往常的吴老板一样。

    因为早上这个时间点没有预约,所以此时的他,正在隔壁老年活动中心跟一群老头老太太打麻将。

    因为提前料到了这一点,所以穆白甚至都没有去店里,而是直接到了老年活动中心。

    “前辈,我来了。”

    听到穆白的声音,正在摸牌的吴永处转头冲他点了点头。

    正准备回头继续打牌的他,却发现穆白的手中还提着冒着层层热气的塑料口袋。

    “来就来吧,还带什么礼啊……算了算了,下次你可别这样了,咱们什么关系,你心里还没个数吗?嘿嘿嘿……”

    属于吴永处这个油腻中年人的标准笑容出现,紧接着,他直接将穆白手中的塑料口袋拿过。

    里边是小笼包。

    “前辈……我连续给你带了一周的早餐了,为什么每次你都说一样的话?”

    “这叫礼仪,客气懂吧?传统美德了解一下?”

    “那你为什么不礼尚往来呢?这也是礼仪啊!除了刚来那天您请我吃了一顿黄焖鸡,到现在每顿都是我出钱。”

    吴永处打出一张牌,脸上露出了苦瓜表情。

    “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周我手气真的差,每天都输,打十块钱都输了两万了……”叹了口气,吴永处丧着脸点了一支炫赫门。

    周遭的三位老头老太太发出了和谐的笑声。

    赢的最多的老张头甚至默默地赞了一句:“吴老板大气!”

    “我还得给我孩子存钱买房子,上个月领了钱都存定期去了,这样,等几天钱发下来了,我请你吃顿好的,说话算话。”抽了口烟,吴永处认真地冲着穆白回道。

    尽管吴永处总是表现得不那么靠谱,但穆白第一次过来的时候,吴永处说完关于老人的事情之后,是提议请他过去吃“鸡”的想法,却是的确动了真格的。

    如果不是穆白百般阻拦,最后以吃黄焖鸡取代,他的处男之身也要迷失那一夜了。

    吴永处说话也是的确算话的,并不像他表现得那么不靠谱。

    只是,他很难理解为什么吴永处处于“越赌越输越输越赌”的状态中不可自拔,身为觉醒者,却深陷麻将之中……

    “老哥说话肯定稳,回头带你三五瓶,你先回店里看着,我还有两圈牌,打完回来给你培训。”

    穆白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他的身后,传来了老张头不解的声音:“吴老板,你哄我嗦?你开这么大个会所,自己当老板,还要领钱?难道不是你自己给自己发吗?”

    “张叔啊……我这是合伙的嘛……”

    对于吴永处为何与这一片的街坊邻居老头老太太建立如此跨年龄的友谊,也是穆白同样难以理解的地方。

    ……

    回到店里,看着一旁一会儿“喵”一会儿“汪”的猫猫狗狗,回想着这段时间从吴永处那里学到的知识。

    时间这种东西,就喜欢悄无声息地流逝,甚至直到时间过了之后,人们才往往反应过来那已经是过去式。

    一切如常地度过了一整个白天,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

    告别吴永处,穆白照例,来到分局找双杠大谈了一刻钟的人生与理想。

    不过双杠依然没有鸟他。

    在分局的食堂免费吃了一餐,穆白准备回家。

    有一个比较奇怪的事情是,自从上次看到杠精之后,他已经许多天没有再次预知未来了,这也使得他之前不受控制的食量慢慢回到了正常人的范围。

    观察到这一点的相关分局人员,还专门过来告诉穆白不要觉得异常,准觉醒者阶段的异变,都是因为觉醒之力自我苏醒导致,所以并不是稳定状态,时有时无也是正常现象。

    总的来说,预知能力这么些天没有出现,穆白还是挺舒心的。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能力一旦出现,就意味着他会看到在某一刻某个地点的那些东西。

    回家的路上,穆白收到了一个电话。

    老何打来的。

    “老白,晚上有安排没有?今晚玖眼桥走起,我请你喝酒,顺便把之前借的你那一千块还你。”

    “发工资了?”

    “对,来不来?就我们俩。”

    “行吧。”

    晚上九点。

    一个夜生活还没有正式开始的时间。

    穆白打了一辆车,直奔第七区内,有着“灯红酒绿”标签的玖眼桥。

    此时第七区的某处隔音措施极好的房间内。

    柳小烟脸上带着紧张,语气却仍然干练。

    “一周出头的时间,已经近十起死亡案件,上边催得很紧,如果再不能马上抓到狼人,不仅会导致新的受害者丧生,而且,一旦有百密一疏的状况出现,让消息走漏传到普通人耳中,要重新恢复稳定,我们会比现在忙十倍。”

    将平板电脑上的图片打开,柳小烟开口继续道:“之前的每个案发地都大相径庭,而第七区的大范围已经几乎被狼人摸了个遍,所剩的地区之中,玖眼桥、春园、兰陵路的可能性会比较大。”

    “今晚我们的安排,主要将人力布置到这三个地方。”

    说完这些,柳小烟站起身来。

    “1组跟我去玖眼桥,2组……”

    安排完毕,众人分头行动起来。

    ----

    ps三千字章节,已经做出了部分改动,再加快节奏的话,很多该写的东西会漏掉。大家不用太急了,这几章之后就进入一个完整的剧情了。照例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