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论妖怪的一万种吃法 > 章节目录 第48章 这算是舌吻吗?
    无论是白骨,亦或是狼毛,都不是此时穆白关注的重点。

    他的视线开始模糊,一种液体从泪腺分泌出来。

    他想起三岁那年,那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像是小孩一样爬上那棵梧桐树,给他抓下来的那只蝉。

    想起六岁那年,同那个男人一起去的那家游乐园,天空很蓝、云很轻。

    想起九岁那年,教他骑单车的那个男人,尽管总是摔倒,但男人也仍然耐心地告诉他如何控制平衡。

    想起十二岁那年,男人因为某种原因出国了一段时间,男人回来之后,他第一次尝到了国内超市买不到的巧克力。

    想起十四岁那年,他拿着一张满分考卷回家,等着那个男人夸赞他,可回家后却看到男人对着一张黑白照片像个孩子一样哭泣着,但看到他回家,男人马上停止了哭泣。他看得出来,男人在强忍着某种伤痛。

    明明那么伤心,为什么要强忍着哭泣呢?

    他后来明白过来,男人是在教他坚强,尽管男人自己都做不到。

    那天,是母亲离开的日子。

    穆白的嘴唇抽搐着。

    “什么狗屁玩意拯救世界啊!你肚子都大得跟孕妇似的了,这个世界怎么可能需要三高肥胖人群去拯救世界?用脂肪拯救世界吗?”

    “爸,你脑子瓦特了吧?你拯救个屁世界啊……”

    “救世主不都是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吗?就是那种一搁哪儿就浑身散发王霸之气的那种……眼睛一瞪都能杀人的那种……”

    “爸……”

    “你只是个胖子……你只是同样废物的我的父亲……怎么可能有人让你去拯救世界?”

    “这个世界究竟得多么不堪,才会让卑微到尘埃里的你、天天倒腾二手手机的你、见到客户瞬间变成孙子的你、看到老人摔倒都得思索再三才敢去扶的你……”

    “去拯救世界啊?”

    “您不会真的以为您叫穆剑来,就真的天不生你穆剑来,剑道万古如长夜了吧?”

    穆白用力捶着水泥地面,直至拳头出现淤青,才停了下来。

    他抹了一把眼泪。

    一束月光倾泻进入了巷口。

    他缓缓的起身。

    “爸。”

    “无论你在哪里。”

    “我都会找到你的……”

    “小时候不懂事,老去黑网吧玩那什么流星蝴蝶剑……”

    “您不是每次都找到我了吗?不是每次都让我屁股开花了吗?”

    “我也肯定能找到您的。”

    看着天上的一轮满月,穆白的右手颤巍巍地从裤兜掏出心相印。

    取出一张纸,将眼泪擦干。

    缓缓地,他走出了巷子。

    ……

    “已经失联五分钟了!再拖下去,他极有可能出事!4组、5组、8组!让分局放出鹰隼在玖眼桥区域地毯式搜索!”

    某处高楼,柳小烟站在天台的边缘,一面极目远眺,一面急切地冲着耳麦喊话着。

    月光皎洁,但她却无心赏月。

    眼里满是担忧的她,迅速朝着天台的边缘跳跃着。

    本来想着借力从排水管道直接下楼,但走到边缘时,脚下却是一滑,重重地摔倒在地。

    为了完成“爆血”而划开的伤口,已经愈合。

    “爆血”状态,即将结束。

    一种无力感突然从她身上生出,似乎每一个细胞都在嚷嚷着“休息”。

    她的面上,已经毫无血色。

    但饶是如此,她也硬生生地爬了起来。

    “咳咳……”

    一口鲜血咳出。

    重新站起的她,却连嘴边的血迹也无暇顾及。

    “穆白……”

    “你现在究竟在哪?”

    诚然。

    无比想要救下穆白的心态,有一定原因,是因为穆白本身对于人类觉醒者而言的重要性。

    但如果仅仅是如此原因,并不能让已经力竭且遭到反噬的柳小烟重新站起。

    就连她自己也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支撑着她站起。

    她只是觉得,穆白是她一手引荐进入执夜局的,是她将对方拉入这个真实残酷的世界之中的。

    她不能容忍穆白出任何事故。

    “你真的是个傻子!明明亲口答应我晚上不会乱跑,明明说好这段时间三点一线等待觉醒……”

    “为什么要跑到这些地方瞎晃啊?”

    “吴永处这个人也是个傻子!让他保护你的安全,可这货保护的又是什么安全?”

    语气已经极为微弱的柳小烟,强撑着自己的身体,走到了排水管道的旁边。

    如果是平时,一百米的高楼,数秒钟她便可以下地,但现在,却足足用了近半分钟的时间。

    而下楼后的她,也已经奄奄一息。

    她单手撑地半跪着,使尽全力,也很难成功站起。

    耳麦中,响起了执夜者的声音。

    “报告柳处!刚刚收到了分局的回复,分局已在得知案情后的第一时间释放鹰隼,但并未侦测到玖眼桥区域内有任何妖气。”

    柳小烟刚想说话,余光之中,路灯的照耀下,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抬头一看。

    穆白一脸懵逼,似乎是刚巧路过的样子。

    只是……为什么他的眼眶红红的?

    “咦?柳小烟?我终于找到组织了……妈诶,我手机被那狼人扯着跑的时候弄掉了……我跟你说,刚才可把我吓死了……”

    耳中传来穆白的声音,柳小烟松了一口气,随即,晕厥过去。

    穆白愣了一瞬。

    意识到不对劲的他,急忙冲上前去,在柳小烟的身上翻出了对讲机。

    瞎按一通后,他总算接入到了对应通讯频道。

    “尼玛!来人啊!咱处长晕倒了!”

    “你谁啊?”

    “我特么!我是穆白啊!”

    “啥?”

    “我是艾克斯!!!”

    “卧槽!穆白!你现在在哪?”

    救援人员半分钟之内赶到了现场,柳小烟被直接送往了总局接受救治。

    穆白直到被接回分局时,才从同事口中得知了为什么柳小烟会晕倒在地不省人事。

    为了救他的柳小烟,透支了自身的觉醒之力,强行提高纯度,换来了远高平时的力量,也付出了三月内无法动用原本a级觉醒之力纯度的代价。

    得知此事之后,穆白心中十分感动。

    如果不是他莫名其妙进入了一种神游的状态,莫名其妙去到了一个狭小偏僻的巷子中,那么救下他的人,应该是柳小烟。

    在分局医疗部门中接受检查的他,默默将这个人情记了下来。

    一通检查结束之后,已经是凌晨四点过。

    “穆白,说出来我自己都不信……但是你真的……毫发无损,呃……除了你双手上的那点淤青。”

    白大褂有些懵逼地看着穆白:“你不是……被狼人扯在天上飞来着吗?为啥……连胳膊脱臼的痕迹都没有?”

    “我咋知道……”

    “对了……还有件事……”

    “穆白……为啥刚才我给你检查的时候……我从你嘴里闻到了一股怪味啊?”

    “我没口臭这毛病啊……”

    白大褂陷入了沉思,随即缓缓道:“不是口臭来着……我感觉……好像是……狼人的体味?”

    “你瞎说啥呢……难道我还有机会跟狼人来个舌吻吗?”

    白大褂连忙道着歉。

    穆白心里却十分难受起来。

    那一堆白骨跟一地狼毛分明是自己在神游状态之下的杰作。

    就跟做了个梦似的,做梦之前他还在天上飞,做完梦之后……狼人似乎……

    就跑他肚子里去了……

    反正,直到现在,他也没有一点饥饿的感觉。

    至于过程之中……

    穆白慢慢地朝医疗部的大厅走着。

    “只剩了一堆骨头,那说明整个狼人都是被自己活吞了的吧?”

    “这样说的话……”

    “狼人的舌头,也被自己吃掉了……”

    “那么问题来了……”

    “吃舌头的时候,肯定是要跟自己舌头接触的吧?”

    “这算是舌吻吗?”

    穆白皱着眉,呆立在原地,陷入了某种深思之中。

    ----

    ps求推荐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