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论妖怪的一万种吃法 > 章节目录 第99章 把双杠卖了!
    看着柳小烟脸上惊疑不定的表情,穆白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

    他有点想笑。

    尽管心里憋着笑,但他的脸上,仍然是十分配合地流露出震惊神情:“龙傲天?你说的难道是……之前间接救下我的那个?”

    “反正我没有再听说过第二个龙傲天……”柳小烟顿了顿,继续说道:“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想问你一些问题,你是之前唯一和这头大妖有过接触的人。”

    穆白摊手道:“但实际上……我也没见到它啊!就只是迷迷糊糊听到那头拐走我的狼人嘟囔着什么龙傲天领主恐怖如斯倒吸一口凉气之类的……”

    柳小烟郑重地说道:“但你毕竟是唯一和它有过接触的人,你能仔细回忆一下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细节?被遗漏的细节,就算是不重要的事情,也可能会有作用的。”

    “然而……我所记得的东西,之前分局领导来问我,我就已经一五一十告诉他们了啊……”穆白用手托着下巴,看起来像是冥思苦想的样子:“我再想想好了……对了,你刚才不是说龙傲天给了你一只半死不活的妖怪吗?为什么不从这妖怪身上查起呢?”

    “事实上在将那只半死不活的妖怪带回分局之后,在第一时间就对其展开了审讯,不过,对于龙傲天的存在,它似乎并不知晓,确切地说,它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被抽空妖源的。”

    “此前它准备在游乐场的人群之中猎食,上一瞬还在准备褪下人皮,下一瞬醒来,就已经被我带回分局了……这其中发生的任何事情,它一概不知。”

    柳小烟不停透露出更多信息的同时,穆白的神色也愈发凝重起来。

    做戏,当然得做全套。

    “这也太奇怪了吧?上一秒还在计划着吃人,下一秒就被龙傲天吃了?而且……它连自己是谁搞成这样子的都不知道?我怎么觉得它是不是对你们隐瞒了什么东西啊?”

    柳小烟轻轻地摇了摇头:“不会的,在那种审讯过程下,别说是它了,就算是一头大妖,也不可能还有任何敢隐瞒的事情。”

    执夜局对于妖怪的处理,是完全不把它们当人的,毕竟它们本来也就不是人,什么人道主义精神自然也不会适用于它们。

    对于柳小烟轻描淡写提及的“审讯”二字,穆白听出了足够多的信息量。

    虽然他并不觉得执夜局的“逼供”可以达到像他那样当着妖怪砍掉其四肢一边啃一边问的程度,但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

    看着穆白陷入“沉思”,柳小烟出声道:“目前能确定下来的,它的确是由龙傲天以某种我并不知道的方式抽离了它的妖源,然后送到我住处外边的垃圾桶里的。”

    “等等……垃圾桶?你住处?它知道你生日就已经有点让我想不通了,它还知道你住哪?”

    “这也是我奇怪的地方……”柳小烟的眉毛皱起。

    穆白也跟着皱起眉头,片刻后,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样一惊一乍道:“我想起来了!之前被那狼人带走之后,它跟龙傲天的对话还有一句!”

    柳小烟迅速看向穆白,表情极为凝重:“什么?”

    “它说……它不希望它的有缘人因为一些而受到困扰。”

    “有缘人?”柳小烟陷入了深思。

    她记得很清楚,在生日卡片上龙傲天也留下了一句“缘,妙不可言”的话。

    见柳小烟半天没出声,穆白猜得到她在想什么,本着话不能说太多万一说漏嘴会出事的想法,他开口打断了柳小烟的思考:“其它的,我就真的想不起来了。”

    柳小烟楞了一下,而后才迟钝地点了点头,嘴里喃喃着:“有缘人……”

    “话说……咱们从那只妖怪身上,问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吗?既然龙傲天把那妖怪送过来,肯定不会是闲着没事蛋疼吧?”

    听到穆白问起这事,柳小烟斟酌再三,还是选择了不告诉对方真相。

    这一次的事件实在太大,她不愿意让目前只能算小半个觉醒者的穆白被牵扯进来。

    “问出了一些东西,但并不是特别重要的东西。”柳小烟说完,表情恢复了自然的状态:“对了!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上边昨天还跟我说呢……为了让你观摩学习更多有关觉醒者和妖怪的东西,上头准备给你放几天假。”

    “放假?”穆白愣了愣:“你不是说学习啥啥的吗?怎么还放假?”

    “实际上是学习,但比较轻松,也没有什么考核之类的,上边的意思,是让你在20号,也就是五天之后,到山城执夜局去学习考察三天,高铁票都给你买好了,食宿全部由分局承担。”柳小烟一边说,一边从旁边柜子里取出一个文件袋。

    穆白接过文件袋,一脸迷茫将其打开。

    一份印有外派注意事项的文件以及来回的高铁车票。

    ……

    永处按摩spa宠物会所。

    店内的隔间里,穆白正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看上去是闭目养神,实际上他正在思考着六天后的月黑之夜到底应该怎么应对。

    他本来以为,只要想办法把关于赤要搞事情的消息传达给柳小烟,再由柳小烟汇报上去之后,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才是。

    偏偏……柳小烟给了他到山城的来回车票和组织外派活动的相关手续……

    为什么柳小烟会这样做,很容易就能想明白。

    这个月黑之夜,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如果分局可以轻松处理应对,那么柳小烟不会搞这样一个外派的幌子打发他走。

    之所以让他走,明显是因为分局……不,是整个第七区……都可能会有危险。

    穆白不是傻子,他知道就是因为不安全,所以柳小烟才会打发他走。

    “但我怎么也不可能走啊……”

    穆白睁开了眼睛,脸上并未因为这件事而生出紧张神情,反而十分自然轻松。

    “别的人我管不了,但是……之前在九眼桥,你救了我一条命,如果我当缩头乌龟听你的跑去躲着,未免也忒怂了……”

    深吸一口气后,他自言自语道:“话说……有杠杠的速度在,还有那几秒钟时间停止的能力在,如果分局真的搞不过赤,那么我带柳小烟跑路应该是没啥问题的吧?”

    他刚说完这话,门口就响起了敲门声。

    “白哥在不在?”

    “咋了?”

    吴永处打开了门,一脸焦急道:“借我五十块钱……”

    “不借。”

    “我很急啊!”

    “不借。”

    “难道你要见死不救吗?”

    “你说破天我都不会借。”

    “那……”吴永处的脸皱成了一坨菊花:“今天下午手气实在太差了,仨小时输给那群老太太老头两千块了,全输干净了……我想借五十凑个整,拿三百块翻本啊……”

    穆白听得有些诧异:“三百块?合着你还有二百五?不是输干净了吗?哪来的?”

    “我刚才把双杠卖给路过收废品的了……”

    穆白瞪大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你说什么?”

    ----

    ps凉了,推荐票,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