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神话附体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寄生虫?
    因为江雪身体不适,接下来这场在家举办的接风宴,并没有如江宇之前所期待的那般有滋有味。

    凌逍爸妈也过来了,热闹倒是也蛮热闹,只是缺少了江雪这么个大家捧在手心里的开心果儿,总感觉少了那么一丝味道。

    加上又坐了大半天的飞机,饭毕,有些旅途劳累,昨晚又没有睡好的凌逍便有些犯困了,没在江宇家待多久,打了个招呼,便要回家睡觉去了。

    至于自家爸妈,他们愿意拉着江宇爸妈聊天就聊呗,反正都是邻里邻居,熟的不能再熟了,凌逍倒也没喊他们一起回去,况且霸下祭坛的事情他跟江宇也已经约好了暂且保密,其他的事情几位长辈愿意听,江宇这厮嘴又闲不住,就让他开始他的表演呗。

    也就几步路的事情,凌逍便打开了家门。

    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这是久违的,家的味道。

    倒不是凌逍矫情,第一次离家这么久之后,再次踏入家门,他真的有一种倦鸟归巢之感。

    愈发觉得疲惫的凌逍,强忍着什么都不管,直接爬上床的冲动,勉强拿起换洗衣服,来到了卫生间。

    老牧民家没这个条件,算一算,他发现自己竟然已经有三四天没洗澡了,若不是高原上的气温不高,他只怕早就臭了。

    纵然是自己不嫌弃自己,闻了闻脱下的汗衫短裤,凌逍脸上还是露出了恶心的神情,随手往洗衣机内一扔,他便不管了,作为一个毛头小子,你指望他能自己洗衣服?

    不存在的。

    先是痛痛快快地冲了一遍全身后,精神稍微振奋了一些的凌逍一边哼着歌,一边打起沐浴乳,一边还在想着心事。

    霸下祭坛的事情他当然不可能这么快就抛之脑后,事实上,不管是在之前的飞机上,还是在方才的饭桌上,这件事情其实一直盘旋在他的脑海中。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神兽霸下缩小后形成的不明液体进入自己体内后就没有然后了?

    怎么到现在都还是一点异常的感觉都没有?

    实不应该啊

    想到这里,凌逍心头一动,开始检查起自身来。

    力大无穷?刀枪不入?不死不灭?

    好吧,凌逍承认他小说看多了,仔细检查下来,除了比这趟旅行之前瘦了点,他并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变化。

    咦?

    不对?

    这里怎么有些阴影?

    凌逍精神一震,终于在自己的胸口处,发现了一丝异常!

    那是在靠近心脏的左胸口位置,他努力低头望去,发现皮肤表面不知何时竟出现了一些模糊的黑色线条。

    怕不是好几天没洗澡,皮肤上的泥吧?

    凌逍用力搓了搓,却并没有能够将这些“泥”搓掉。

    真不是泥那这又是什么呢?

    歪歪扭扭,犬牙交错的几根黑色线条

    说实话,有点难看啊,跟纹身似的,还是那种学徒工练手练出来的失败纹身的既视感!

    凌逍的脸色有些发黑,这尼玛以后怎么见人?

    还让不让人去澡堂子里洗澡啦!

    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几根黑线到底是个什么鬼?

    什么时候出现的?

    莫不是在高原上沾染到的什么不干净的寄生虫吧?

    靠!这怎么好像还动了一下呢?

    凌逍头皮微微发麻,澡也不洗了,急忙将花洒关掉,努力低下头去,瞪大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胸口。

    这个姿势有点难,脖子微微有些酸痛,但这算事吗?

    赶紧弄清楚这些黑线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才是重点,靠!它又动了!

    后背立马惊出了一些冷汗,凌逍彻底慌了神,强忍着是不是要拿把小刀将胸口黑线划开的冲动,继续盯着胸口。

    妈妈呀,它它又动了!

    等会,仔细看去,这些黑线好像不是动,好像正在变长?生长?

    凌逍的眼睛一眨不眨,就连头发上的水流进了眼里也强忍着不去眨眼,如临大敌,死盯着黑线。

    十分钟后,他终于确认了一点。

    胸口的黑线,它的确在生长!

    它们的长度一直在以一种极缓慢的速度变长着!

    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到底是寄生虫还是啥?

    如果真是寄生虫的话,按照这么个成长速度,自己哪还有几天小命?!

    自己,不会就这么英年早逝了吧?

    怀着极忐忑的心情,凌逍快速穿好衣服,来到自己卧室,将房门反锁后,掏出了一根小针。

    那是老妈平时用来缝缝补补的绣花针,只不过随着最近几年工资不断提高,倒是不太用得到了。

    稍稍冷静下来后,他的脑子里目前有两个思路。

    第一个,这突然出现的黑线跟霸下祭坛有关。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还能稍微心安一些,毕竟是根据自己脑海里的感应过去的,自己应该不会害自己才是,念及那滴不明液体进入自己体内的一幕,他觉得这也许并不一定是坏事,可以再观察观察。

    第二个就有点吓人了,如果这黑线真是羌塘高原上的某种可怕寄生虫,那就要赶紧去医院了,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所以,目前的验证方法只有一个:也别怕疼了,用针尝试一下挑开胸口的皮肤,看黑线有什么反应。

    如果没什么反应,那可能就是第一种猜想,而如果像虫子一般乱动,那么还猜个毛线,赶紧特么去医院!

    对了,还要把江宇那小子一起喊过去检查检查,这段时间他跟自己几乎同吃同睡,自己要是中招了,他一定也逃不了!

    “嘶!”

    一道竭力压低的吸气声在凌逍的卧室中响起,只见凌逍牙关紧咬,一脸视死如归的神情,手中捏着一根绣花针,戳进了自己的胸口。

    这一幕若是被不知情的人看到,凌逍患有自虐倾向的名头怕是就要坐实了。

    只有凌逍自己知道,这不是自虐,这特么是一件性命攸关的大事!

    当然,说是“戳”,其实也就刺进一点皮而已,隐隐有些血印,但还没到让血流出来的程度。

    让凌逍微微松了一口气的是,虽然针头直接刺在了黑线上,但黑线却一动不动,没有想象中的不断扭曲的场景。

    还好还好!

    凌逍呼出了一口气,狠了狠心,微微用力,针头再次深入了一些。

    殷红的血液顿时就顺着皮肤流了下来,落在了早有准备的面纸上,凌逍闷哼一声,针头顺着黑线的方向再次用力一挑,随即,带着一丝肉沫的针头便从皮肤下面探了出来。

    这滋味,是真的疼啊!

    不过结果很是喜人,虽然血流不止,但黑线依旧如故,慢慢变长,却仍没有一丝扭动。

    看来寄生虫的可能基本可以排除了,自己已经用针头挑破了黑线中间的皮肤和血肉,如果是寄生虫的话,早就被挑出来了,不可能会没有一丝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