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召唤师传说 > 正文 第32章 无魂之人
    屋内肮脏的角落里,一个皮肤白净的小男孩下身蹲着,在低头不断哆嗦地抽泣。

    这时一个将灰裤穿得一长一短显得十分邋遢的高瘦男子大步走了过来。

    “砰!”

    迎面便是朝着白净小男孩一脚猛踹而出,带着污黑水迹的鞋底专门对着后者的面门踹。

    一次,两次。。。

    期间,高瘦男子不断紧皱着眉头破口大骂道

    “你这个没用的垃圾,你就是个垃圾,要你来有什么用?”

    “你还跑回来干嘛?”

    “这里没有给垃圾吃饭的地方!”

    “去死吧你!”

    白净的小男孩被踹得不断挪动身形,蜷缩成一团直逼角落里。

    只见他浑身上下尽是显眼的鞋底印,眼角鼻子都被打得溢血发青起来。

    样子让人觉得非常的可怜心疼。

    但是整个过程下来,他除了鼻息加重地呼吸,连哼都没有哼出半声地任由对方毒打。

    当过了好一会儿,高瘦男子似乎也打累了,转过身便往外面走开。

    此时的白净小男孩看起来可谓是在浑水里滚了好几趟的模样,微微睁开的红肿眼睛,从微小的细缝中看到了那个高瘦男子再度快步走了回来。

    这下小男孩的目光中真的露出了恐惧之色,口中开始颤抖地求饶大喊道

    “爸爸不要打我了,我真的错了,求你不要打我。。。”

    只见高瘦男子现在双眼露出狰狞之色,嘴边浮现出一丝骇人地笑意。

    在他的手里更是拿着条掺了辣椒水的细长藤条,二话不说便对着前者的头部,大腿等脆弱部位不断奋力猛抽而下。

    细长结实的藤条哗哗作响地在半空中化影地一次又一次地抽打在白净小男孩的身上,转眼之间便在洁白的皮肤上留下了一道道充血的红印。

    难以言喻的辛烈火辣感,不断发麻地在他身上每道伤口处灼热滚烫。

    当这个大汗淋漓得像是疯魔般的男人,在看到这具洁白的身体上布满道道鲜红的伤痕时,耳边回荡着每一次撕心裂肺的少年惨叫声时。

    在他的心里便莫名地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喻地畅快刺激感。

    他嘴里欢快地咆哮着,他的手完全不受控制地拼命挥动着。

    当手上的藤条每一下落在这具颤抖瘦弱的身体时,他就打从心底感到越发地激动快乐。

    哭得沙哑,痛到麻木。

    白净的小男孩最后如同昏迷般横躺在湿漉的地上,他眼神迷糊地望着被吊挂在墙上的少女,那具一丝不挂地好看身体。

    在这无比肮脏的黑暗中,是多么的圣洁美丽。

    后者似乎也在看着他,他们的目光平淡地相对着,但是却没有半点情感上的交流。

    只有痛苦与绝望。

    垃圾,一切都是垃圾。

    “。。。”

    漆黑的深夜,天空不断地隆隆鸣响,但是却没有风,没有雨。

    此时,一场大火将整间旧舍老房浑裹燃烧了起来。

    “天啊,快打消防电话,老刘家起大火了啊!”

    不断有人从睡梦中惊醒过来,跑到烧得正旺盛的老房子前狂呼呐喊着。

    周围越来越多的街坊邻居走在这处空地上,神色难以置信地望着这场突如其来的大火。

    “该不会是老刘家那两个娃子放的火吧,真是作孽啊。”

    一个身形佝偻地老男人眼中尽是火红画面地哀叹说道。

    “我看是肯定了,那两个孩子还真是可怜,天天都被那个遍态打,遇见人连话都不会说了。”

    此时一个中年的肥胖男子站在老人的身旁,同样叹息地语气说道。

    当过了好一会儿。

    忽然。

    “滴,滴滴。。。”

    大雨忽然就下了起来,地面上开始被一点一点密集地打湿起来。

    不少人都跑回家去,不过还是有一些人打开着伞留在空地上看戏。

    这场晚来的大雨,不断地扑打在屋面上的火焰上,滋滋作响地冒起一阵阵烟气。

    当又过了快半个小时,消防车才开了进来。

    主要是这里是偏僻的山村,每年都常有山火事件发生。

    所以消防人员也一副见怪不怪地立马行动起来,加上有大雨的帮助,先前看起来很是旺盛的大火没一会儿便扑灭了下来。

    但是。

    当晚这里却出现了一则轰动众多地区的惊人新闻,许多人们也开始意识到了社会的某些隐秘情况。

    当消防人员进到这间被烧得脱落的房屋中时,从还没被大火烧到的厨房里,最后找到了两具身上没有半点衣物遮盖的男女尸体。

    男子死者四十三岁,曾有一名妻子,不过因为先前犯法了便离婚,对社会有极大的报复心理,平时都有暴力倾向,经常毒打两名先前称为是养子养女,其实是拐带而来的孩子。

    少女死者十二岁,出生户口地址不明,经法医对尸体检测,此女生前遭遇多次家庭暴力,甚至有被行侵害的情况。

    而少男的行踪下落不明,因为根本没有人上心跟进,很多年后也没找着。

    据村里的村民街坊称道,这个刘姓男子经常对自己的子女暴力发泄,虽然很多人都看不过去了,但是却没有人去报警。

    因为他们都觉得别人家的事轮不到自己管。

    -------------

    当晚,其实有一道瘦弱的男子身形屹立在被大火燃烧的老屋对面,一处十数米高的石山角上。

    背后是无尽的黑暗,前方是耀眼的火光。

    心中一张可爱的少女面容一闪而过。

    他的瘦弱的胸口不断起伏着,从明亮的双眼角下无声地流下了两道长长泪水。

    此时他感觉好痛苦好难受,就像万把刀在割划着他的心口。

    他被火光映照着的浑身都在疯狂颤抖着,每个细胞似乎在竭力哀嚎着。

    最后大雨倾盆地淋落在他的身上,山林中不断回荡着雨水声,一道高大的身影缓缓地从他黑暗的背后走了出来。

    高大男子的脸上,正戴着一张火光之下分外狰狞的猿猴面具,只听见他眼角的目光斜视着身旁的白净小男孩,缓缓地轻叹了一声

    “昨天如果你听我的话,那你的朋友就不会被那个废物打死了,现在就跟我走吧。”

    白净的小男孩缓缓地转过了头,他此刻的表情让猿猴面具人见到不由地一怔,随即目光中露出了一丝有趣的笑意。

    绝望而兴奋,活着却如同死亡。

    他在笑呢。

    被雨水淋湿全身,血迹斑斑的半透明衬衫下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难看伤痕,白净小男孩目光中透露出一道灼灼白光,紧接着从手上缓缓地戴上了一张像是厌恶整个世界的恶狼面具。

    严肃和憎恨。

    两人毅然地转过身,缓缓地走近如无尽黑暗的山林之中。

    从此在这个世上,又多出了一位没有灵魂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