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咸鱼的自救攻略 > 蒙昧青春 第七百零五章 好消息连弹(速速投月票)
    “这靠谱吗?”楚垣夕一边看一边问,不问不行,苏顾打印的东西太专业了他看不懂。这个技术号称是使用北斗导航的,不用gps,但楚垣夕原世界中做小康全部都用gps,所以还真不了解。

    苏顾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就是专门干这个居然之前不知道:“嗯,我之前开发共享单车也没用过北斗系统,不熟。没想到找了一下,现在北斗已经这么强了。这几天我花时间研究了一下,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什么原理啊?”楚垣夕虽然自己提出了要求,但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以当年gps的技术特征,单车别说进入密闭空间遮挡了,就连高架桥地下甚至树荫下,定位都成问题,那解决这个顽疾肯定有什么新的东西。

    原世界中的小康,一开始就没意识到还有这么个问题,所以开发阶段也没对精确度提出任何要求,等到线上内容做出来发现没有精确的骑行数据支持很被动,于是靠软件去圆,基础非常脆弱。所以楚垣夕这一回才第一时间提出要求。

    苏顾拿起一份打印纸,说:“原理是单车的定位芯片结合北斗的地基增强站数据对卫星信号误差进行修正。”

    “那不还是基站方案么?”楚垣夕糊涂了,之前单车就是在gps指望不上的时候靠基站进行定位的,所以定不准,这换汤不换药怎么就能实现精确定位了?

    “啊,因为北斗已经实现了短报文。”苏顾对这方面略懂,比楚垣夕强点,一边看资料一边说:“gps只能由卫星向单车芯片进行单向信号传递这个大家都知道,而北斗可以通过卫星和地面基站实现单车芯片和系统的双向信号传递,效率比gps高多了。gps信号被遮挡的时候,北斗终端可以通过短报文紧急通讯,对城市复杂环境的处理非常准,漂移面积减到最小。”

    “卧槽国产就是牛逼啊!”楚垣夕把另一份宣传材料拿起来,技术上的看不懂,宣传的还是能看看的。他发现自己对某些事情的认知已经固定在穿越前的状态了,现在亟需升级。

    而且升级刻不容缓,技术这玩意,在这个时代差一年能差出一光年去。他穿越的时候打破了脑袋都想不到,居然5g都快要商用了,2018年的年初敢想吗?

    实际上北斗的发展远比楚垣夕想象中还要犀利。

    首先是芯片方面,国产的北斗双频so和三代两种芯片在去年相继推出,使得市场迅速实现商用化,兼容型芯片和模块的销量去年一年突破7000万片之多,而且性价比极高。单车上如果装的是这种在定位方面有专长的芯片,显然定位效果要超出通用芯片一截。

    所谓商用化,意味着硬件足够硬,终端产品种类丰富,既能满足专业需求,也能面对大众。而北斗不只是芯片,连国产的高精度板卡和天线的销量都已经占到国内市场的很大份额。这就使得解决方案提供商非常容易成型,运维服务商也应运而生,提供行业应用。

    这就是“qx-rtk技术”出现的背景,而且不止是共享单车,北斗已经在民用市场其它领域开始大爆发了,汽车联网、智慧城市、随身设备,各行业各类型的应用终端井喷,对gps进行全面的绞杀。

    而北斗的下一步就是全球组网,把服务推向海外,用技术和基础服务上的代差端掉gps的老窝!

    楚垣夕心说我特么搞了大半年的自媒体,就相当于一闭眼一睁眼的功夫,特么从科技到市场居然窜出去这么老远!然后他转念一想,苍天啊大地啊,终于不用再用傻逼gps了!

    这其实是楚垣夕心中最可能阻挠小康线上内容展开的一个技术顽疾了,按照原世界中的思维逻辑顺下来,还准备调集资源攻坚呢,没想到已经基本不药而愈,剩下的工作无非就是苏顾去市场上寻找最适合项目的资源而已。

    没想到,从苏顾这边出来,薛明那边突然又报告一个好消息。《乱世出山》海外的热度之所以比国内差一些,除掉其它原因,随机剧情的翻译是个很大问题,技术上人工智能翻译的水准降低玩家体验。

    解决办法有两个,一个是用两国语言大量样本训练薛明的ai进行深度学习,有无法克服的困难,另一个就是提高翻译ai的质量。

    问题是翻译这事让巴人来做有点性价比太低了,之前接入的已经是国内最好的ai翻译套件,让薛明自己训练一个ai进行翻译大概率还不如人家呢。

    所以不了了之。

    但在刚刚过去的2月份,硅谷的openai放出一个卫星,发布了一个语言类通用型ai,使用语言建模技术,能编能翻还能总结摘要,名字叫做gpt-2。之所以是2,因为gpt的一代目早就推出了,采用相同的原理,但性能一般。

    而二代目则不然,极大的扩充了训练参数集,达到惊人的15亿个参数,而且调整了对ai的训练方式,使目标变得极简——预测,通过文本中前面的词进行归纳,预测下一个词,生成文章。

    这个设计思路超凡脱俗,方式完全不是人类的学习方式,但是效果竟然出奇的好,因为调整后主打思路是“归纳预测”,所以可以不进行任何针对性训练,暴力横扫所有语言学相关的领域。

    比如翻译,翻译中最难把握的是语境而不是语法与句式结构,但这套ai人家不用学习语境,直接通过算法归纳前文语境,然后“预测”出下面正确的词句。当然作为翻译ai来使用的话还需要一个小的输出转换校验模型,比撰写和总结稍微复杂。

    “你的意思是,咱们可以用它?然后外国玩家就能看到原汁原味的随机对白了?”

    “呃……还不行,只能用一个1亿参数的阉割版本的,但是效果肯定比现在的好。”薛明比较尴尬的说:“这次openai没完全开源。”

    “啥?他们不是号称全开源的吗?”楚垣夕大为光火,仿佛在说:免费的大餐怎么能提供的不到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