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姝途同贵 > 章节目录 第82章
    回到府中时,已然就剩下清臣兄妹两个了,至于韩瑜早在半路便与他们分开,自己回了府。

    说起来,因着在姜家待了一宿,平日里看起来颇为阴郁的韩瑜,现在嘴角竟也多了分微不可见的笑意。

    这件事作为普通人或许是察觉不出来,可韩老王爷却是察觉出来了。

    他没有多少惊讶地道:“看来你与那一家子倒是投缘。”

    “是,”韩瑜没有否认,大方承认,“姜家确实有着吸引人的东西,比起别的府来说,可是干净不少。”

    韩老王爷点点头,“是啊,姜家是如此,可你也不知道,往三代以上,姜家也曾与旁的府里没什么两样,正因为如此,姜家才整治了后宅。”

    “姜家么……”

    “正因为后宅干净,才不会有那么多的麻烦事。”

    这句话韩瑜表示赞同,就如同他们韩家一般。

    外头瞧着辉煌,实际上内里一片腐败。

    争权夺利,这样的戏码也不知上演了多少次。

    让他都看的腻了。

    “祖父,太傅的事您怎么看?”韩瑜询问道。

    “嗯?”老王爷摇摇头,“此事并非你我能插手的,据我所知,此次牵扯其中的乃宗室子弟。”

    “宗室?皇上这是想对宗室动手了?”

    “不,只是个敲打罢了,毕竟这些年有些人已经不大安分了。”

    韩瑜眸子微微闪了闪。

    他不是不明白其中利害,况且昨晚姜五爷也与他说过不少。

    “祖父,您觉着封家如何?”想到清臣拜托他的事情,韩瑜询问道。

    “封家?哪个封家?”

    “就是御史中丞封家。”

    “哦?怎么这样问?”

    “无甚,就是姜家四少爷与封家公子乃是同窗,前不久我也见过,那厮看起来是个不错的人。”

    “嗯……”老王爷颔首,“封家与我们干系不大,不过与你五叔有些渊源,当初封家大小姐还与你五叔订过亲事,可惜后来人一病就没了,这桩亲事也只能作罢。”

    韩瑜了解地点点头。

    看来这件事也有些年头了,他竟然都不晓得。

    “封家那孩子,心思深沉,阿瑜,你要谨慎待之。”

    老王爷突然说道。

    韩瑜应下,“是,阿瑜明白了。”

    此时,他们口中封文轩正在书院里与几个同窗笑闹。

    临近年关,他们的课业也少了些,是以聚在一块儿的时候也多了。

    姜文臣的身边,封文轩看了他手里的中庸,道:“姜兄走哪儿都抱着书来,还真是让封某佩服。”

    “封兄就甭笑话我了,况我再如何努力也还是不如你良多。”

    “哈哈哈,姜兄谦虚了。”

    姜文臣笑了笑,不语。

    封文轩继续道:“从上回回府之后你便努力的多,究竟是出了什么事儿,平日问你你也不肯说。”

    “真无事,就是觉着该努力些,让先生看重。”

    “这样么,那好吧,看来你是不将我当成兄弟了。”

    “不是的封兄,并非如你所想,我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

    封文轩耐心地等着对方回答。

    “上回回府后就随我父母进了宫,皇上跟皇后对我诸多教导,我自然也得努力些,才不辜负他们的期望。”

    “原是这般,”封文轩笑道:“那也不必急于一时,要知道有些事儿是急不来的。”

    “皇后身子不好,若是我能在今岁拿个书院魁首,也许能让她高兴高兴吧!”

    当然,这不仅是为了皇后,也是他自个。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封文轩在听了他说的话后便得知了一个消息。

    皇后的身子恐怕比他们想的要差的多。

    否则姜文臣也不必如此急切。

    终于得到了想得到的答案,封文轩便不再打搅他了。

    ……

    靖国公府,姜五爷与长乐带着一身风雪回来,脸上神色终于不再像前几日似得。

    姜清臣自然是知晓发生了什么,也不避讳,问道:“爹,太傅的事可是已经有了眉目?”

    “嗯!”姜五爷吃着茶道。

    “那……是何人?”

    “齐王!”

    姜清臣抿唇,心里头明白,只怕牵扯到的不止齐王一人吧!

    毕竟皇上不可能斩了齐王,势必还需一个替死鬼。

    这点倒是真如他所想一般。

    且这个替死鬼还皇帝专门吩咐揪出来的贪官。

    公文一下来,百姓们得知始末后这才渐渐平息了此事,可朝中官员大多还是不买账。

    能为官的都不是傻子,随便揪出一个人就说对方是凶手,虽说拿出了所谓的“证据”但还是引得诸多怀疑。

    只不过畏于皇权,不敢再闹罢了。

    天子毕竟是天子,能够容忍一次两次,却绝不会容忍你三次。

    此事带来的后果便是又一阵腥风血雨,朝中的官吏被梳洗了好几遍。

    皇帝也趁此机会换了不少人。

    当然,钻了空子的,可不止他一人。

    东宫内,看着挑选出来的奏章,太子有些心不在焉。

    连太子妃送来的汤羹也未碰过一下。

    褚坚在一旁标注完事务,抬起头看着正神游物外的太子道:“殿下,殿下?”

    太子回过神来,“何事?”

    褚坚起身呈上一张纸,“这是晋王所写的治水心德,下官瞧着有几处很是不错,您瞧瞧?”

    太子扬眉,“这就是父皇今日命人送来的?”

    “是……”

    “那便瞧瞧吧!”

    太子接了过来,粗略扫了眼,渐渐地也开始认真了些。

    一刻后,他放下手里的文章,有些不可思议。

    褚坚勾起笑意,“殿下,您觉得如何?”

    “这……不下我当年之作。”说是不下,其实只有他自己知晓恐怕自己当初做的并没有他的详细实用。

    那么,皇帝派人将这个送过来是为了什么?

    打他的脸还是炫耀?

    想到这里,他脸色有些不大好。

    “殿下,里头的可取之处下官已经标注了起来,不得不说,晋王还真有几分才能的。听说这文章的确是他所做,王傅也是亲自盯着的,呈上去后,连皇上都称赞不已。”

    “父皇真的这么喜欢?”太子面色复杂。

    他想到了自己当初所作,得到的不过是还需努力罢了。

    褚坚回答,“宣政殿的太监都知道,否则下官怎敢随意说道。”

    太子抿唇,低垂着眉眼,“我知道了,继续忙你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