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姝途同贵 > 章节目录 第126章 面对
    “有用就留着,没用的都杀了,这点事也要我教你?”

    “是是是,小弟这就去安排。”

    刀疤男人立即说道,出了门就挺起了腰杆子,朝着关押平民的地方走去。

    说不留,除了女人外,那是真的一个不留。

    牢门前是看守的几个手下,见了他恭恭敬敬地叫了声二当家。

    刀疤男人朝他们挥挥手,“今晚守好外头,看仔细了。”

    “二当家放心,哥几个明白。”

    “嗯……”

    进了牢里,刀疤男人在一排排木栏里望过去,走到最后关押着女人的地方停下,“打开门。”

    看守的人自然不敢有异议,熟稔地打开门,眼中是掩饰不住的激动。

    二当家这是又准备给他们点甜头了啊!

    “你带几个人去……”刀疤男人小声吩咐道,最后拍了拍对方的肩。

    “二当家放心,保证一个不留。”看守的人说完,立即转身去办。

    刀疤男人满意地笑笑,随即看向牢里几个水嫩的女人。

    被他如狼似虎的目光扫过的人无一不在颤栗恐惧着。

    “你、你别过来……”几个女人窝在一块儿不断地退后说道。

    “不要过来?那可不行,不过来怎么让你们舒服呢?”

    “求求你放过我们吧,我、我已经定过亲事了,只要你放过我,我愿意把家里的钱都给你……”

    “钱?老子有钱,老子要的是人。还有你那个什么未婚夫婿,早就喂野狼了……”

    刀疤男人一把拽过她就压在身下,其他几个女子拼命去拦只可惜都是徒劳。

    甩开其他几个,便撕下了身下女子的衣裳。

    惨叫声一时传遍了牢里。

    牢门口,几具尸体悄无声息地倒下,姜五爷蒙着脸,小心地探进里头。

    很快,听到的声音让他顾不得那么多,直接冲过去将几个正动手杀着平民的匪盗制服。

    牢里染着血迹,新旧不一,饶是他动作快,也有几个人遭了屠杀。

    姜五爷将关起来的人放开,吩咐道:“你们去把其他人解开,然后一起朝着后山的方向下去。”

    “多多谢、大、好汉……”一个中年男子含泪说道,就差跪拜了。

    “多谢好汉。”

    其他人也纷纷说道。

    姜五爷来不及跟他多说,只是看了眼门口。

    几个小家伙应该快到了吧!

    来到里头,姜五爷眸子一寒,抽剑挡住了一把大刀。

    一看,原来是名脸上带着刀疤的男人,只见他衣衫不整,露出的脖子与胸口处除了刀疤外,还有指甲撕过的痕迹。

    很明显对方之前在做什么了。

    姜五爷面色不变,这种情况说起来也不是第一次见,他能做的,就是将眼前之人绳之以法。

    “看来那些人说的没错,真的有不怕死的人找上门来。”

    刀疤男人说道,嘴边是残忍的冷意。

    姜五爷闻言,眸子微动。

    “不论今日如何,你们这寨子都别想留着了。”

    “哼,那就试试看。”刀疤男人抬手就是一劈。

    刀光剑影中,姜五爷发现此人力气很是不错,光凭着一身蛮力也比之前遇到的那些人强了。

    “爹?”

    “五叔。”

    姜清臣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还有韩瑜。

    为避免透露情报,他也跟着姜永杭他们唤五叔。

    姜五爷没有回头,抽空道:“你们去里头将里面活着的都带出来,然后送出去。”

    “是。”姜清臣没有犹豫,做了一件他最后悔的事情。

    见着他们过去,姜五爷也不再拖延,一剑砍掉刀疤男人的胳膊,将他打晕。

    “啊……我我不是有意的……对对不住……”

    姜清臣捂着眼忙地退出了牢房,让身后的韩瑜也看到了里头的场景。

    五六个十四五岁到十六七岁的姑娘,衣衫不整。

    最严重的一个一丝不挂地躺在地上,身上满是狰狞的痕迹。

    从未见过这等场面的韩瑜显然与姜清臣一样,都愣住了,立即退开背过身去。

    姜清臣看到自己父亲过来,终于看到了主心骨,红着脸不忍道:“爹,里面……”

    “我知道了。”姜五爷心中叹了口气,走过去,离牢门隔了几步道:“里面的姑娘,劳烦你们尽快整理好,跟我们下山去。”

    里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姜清臣抬眼瞥了下韩瑜,见他神色冷漠阴郁,与往常似乎并未有什么不同。

    待到里头有姑娘出来,姜五爷几人才过去,只是,地上的人依旧躺着未动,守在那女子身边的姑娘双目通红,揽住已经披好衣裳的她的身子。

    “几位好汉,能否请你们帮个忙,这位姐姐她……”

    姜五爷几人朝那女子看去,只见对方眸光暗淡,已经存了死志,这样的人即便救出去也不会活着。

    只是可惜了,这么一个年龄女子。

    “清臣,韩瑜。”姜五爷看了他们一眼。

    姜清臣纠结,本不愿上去碰她,可韩瑜也不动,无法他只能上前。

    “得罪了。”刚伸手,却被对方啪地一声打开。

    清臣一愣,皱眉道:“喂,这都什么时候了,赶紧与我们下山去,否则寨子里其他人过来,就都走不了了。”

    说完,他再度伸手,却还是一样被打开。

    女子眼中毫无生气,更是木然地推开了身边的人。

    姜五爷眯了眯眸子,遂朝韩瑜看了眼。

    后者目光微动,道:“五叔你们先走,我与清臣留下殿后。”

    姜五爷点头,对着其他人道:“走吧!”

    其余几个女子看了眼地上的女子,似乎明白了什么,相继咬牙离开。

    清臣烦躁地看着那女子,“喂,你走不走,不走我们可不管你了。”

    韩瑜按住他的肩膀,说道:“你应该看出来了,她已心存死志。”

    姜清臣一噎,动了动唇,却终究没说什么,只是紧了紧手中的剑柄。

    其实这一路行来,他们也不是没遇到过这样的事。

    那些人有的自己死了,有的却还能坚持活下去。

    而眼前的,就属于活不下去的。

    默了默,他道:“你动手还是我动手?”

    回答他的是一闪而过的剑影。

    噗嗤一声,女子的脖子已经被划开,血洒了一墙。

    可她似乎没有察觉到痛楚般,反而扬起了嘴角。

    见此,姜清臣与韩瑜皆是沉默,心中某些东西却更加坚定。

    大抵,这就是历练的目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