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姝途同贵 > 章节目录 第149章 共乘
    可不管合不合适,在他们一路出了府门时,就已经没法后悔了。

    姜姝儿低了低头,“走小道,人少些。”

    韩瑜拉着缰绳的手微顿了下,便听她的,走了小道朝靖国公府而去。

    马跑的不快,但是听着蹄音就晓得是匹好马。

    姜姝儿眉开眼笑地摸着马鬃毛,视野所及之处,也高了不少。

    正巧是斜阳西下,天际红光璀璨。

    两人的发丝在风中纠缠在了一起,韩瑜微垂着眸子看着身前的人,微微一笑。

    少年眉目温柔,姿容俊美,堪比日月之辉,星河之光。

    只可惜,坐在他身前的人却未曾回首,也不曾看到他满目的柔光。

    到了靖国公府门口,韩瑜率先下来,他并未去扶姜姝儿,而是看着她自己下马。

    还好,这匹马看模样暂时是安分下来了。

    “今日多谢了,不若进去吃杯茶?”

    “不了,你进去吧!”

    韩瑜说完,朝她淡淡颔首,转而离去。

    姜姝儿撅了撅嘴,只好也拉着马进了府门。

    走到一段距离,韩瑜又回头看了眼,这才快步离开。

    府里,姜姝儿把马牵到马厩里栓起来,吩咐看守马厩的小厮道“这可是我的新得的宝贝,伺候好了。”

    小厮立即应下,“九小姐放心,小的明白,保证给这位“大爷”伺候的膘肥体壮。”

    “噗嗤……”姜姝儿扔了锭银块子给他,“挺会说话的嘛,那就交给你了。”

    “是,小的谢九小姐的赏。”

    姜姝儿微笑,拍了拍马背,随即离开了。

    脚步轻盈,眼含微笑,一路过去皆欢快地招呼着众人,任谁都瞧得出她今日甚是欢欣。

    宁兴王府,老王爷坐在花厅里,桌子上已经在陆续摆上饭菜,待到韩瑜回来,他朝他揶揄一笑,“回来了?”

    韩瑜淡淡地点头,“祖父的药可按时吃了?”

    他来到花厅里,询问一旁伺候的嬷嬷。

    “回小王爷,先前已经用过了。”

    “嗯!”

    老王爷不乐意,“我说你,能不能别整日盯着我吃药,祖父这耳朵都要长茧子了。”

    “不盯着您,您就不用了。”

    “我……”

    老王爷气馁地撇过脸去,待到韩瑜净了手,在桌子前坐下,他又忍不住转过脸道“你老实跟祖父说,你是不是对姝儿那小丫头……”

    他眯眼笑了起来。

    “不然,你那房里,怎的独独放了枝花,听说姝儿丫头在宴上掷花了……”

    韩瑜面色不变,提醒道“祖父,食不言寝不语。”

    老王爷一噎,气呼呼地接过嬷嬷递来的银箸,吃起饭来。

    唉,孙子越来越不好玩了。

    用过饭,韩瑜吃了杯茶便回房了,在房里,他看到自己放在瓶子里养着的那朵花,默了默,将它移了个位置放在净室。

    好东西要藏好,这是他自小养成的习惯。

    从净室出来,屋里已经多了个人,他没有意外,径自去了屏风后解开衣裳。

    “人抓回来了?”

    “是,属下已经将人关在了后院。”

    “承恩侯府怎么说?”

    “世子坚称自己的眼光,属下也没法子劝动。”

    闻言,屏风后的人顿了顿,随即一身黑色箭袖衣袍的人走了出来,道“这个时候不说,人应该早就处理了。”

    “那,主子您……”

    “先去后院看看。”

    “是!”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后院,韩瑜看到了被打晕扔在房里的人。

    他自然认得,这是李玉初身边的丫鬟。

    不必他吩咐,跟在他身后的下属便将人弄醒了。

    一时分不清身在何处,丫鬟揉了揉酸疼的后颈,突然被眼前的人吓了一跳。

    “小、小王爷?”她忙地起身跪下,冷汗直冒。

    韩瑜淡淡地看着,眼中没有一丝温度。

    “看来你知道自己为何会在这儿。”

    “小王爷……”

    “自己说,还是本王帮你?”

    丫鬟吓得双腿一软,险些跪不住,她伏着头道“奴婢什么都不知道,还请小王爷明察。”

    韩瑜睨了下属一眼,后者抬手一揖,走到丫鬟面前,将她揪了起来,直接卸掉了一只胳膊。

    咯吧一声。

    “啊……小,小王爷,奴婢,奴婢真的不知道,求您放过奴婢吧!”

    “你的家人已经被我家主子保护起来了,大可不必硬撑着,只要将你知道的事情都告知主子,签字画押,我们便放了你。”

    丫鬟有那么一瞬间顿住,可她又摇头,“没用的,没用的,小王爷别逼奴婢了,奴婢宁愿赴死。”

    说着,她嘴巴一动,就要咬碎牙槽里藏着的毒,却被一旁的人一把卸了下巴。

    倒在地上,丫鬟哀求地看向韩瑜。

    见此,下属道“主子?”

    韩瑜转身,“看好她。”

    “是……”

    他刚回应完,韩瑜已经不见了踪影。

    月色下,李驸马府灯火暧昧,从其中一座院子里传来阵阵琴音,带上了丝雅意。

    韩瑜趁着夜色进入院子,仿佛早有人等候般,亭子里,四角宫灯亮着,温茶以待。

    轻纱后,有人身影朦胧,琴音顿了顿,复又响起。

    “既然来了,阿瑜不进来坐坐吗?”

    李玉初轻缓的声音传来。

    韩瑜抿唇,拾阶而上。

    灯火下,李玉初臻首娥眉,眸光低敛,一双纤纤玉指拨弄着琴弦,缓缓跳动。

    韩瑜站着,移开眼。

    “为何要做那些事?”他淡淡问道,说不清什么滋味。

    李玉初按住琴弦,声音戛然而止。

    她抬眸看着面前的少年,眼中是不再掩饰的欢喜与温柔。

    “阿瑜不喜欢吗?”她蹙起眉头,“我知阿瑜不喜,可,我不能忍,我不准任何人侮辱你。”

    “不过是嘴上说几句罢了,我从未计较过。”

    “不,恶语伤人六月寒,她们不明白你,不懂你,又凭什么那般诋毁你?你也有心,你也需要……只有我知道,你比任何人都要好。”

    韩瑜抿唇未语。

    李玉初看着他,突地笑了笑,“阿瑜你今日不是来抓我的吧!”

    韩瑜垂眸,“你自己去结案吧,靖国公府已经开始动手,要不了两日,你的事就会揭露,大理寺卿不会放过你,其他人也不会。”

    李玉初双眸泛起水光,径自笑道“阿瑜想过要保我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