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姝途同贵 > 章节目录 第166章 年少
    你的字太丑,我若写了,区别太大。”

    淡淡的声音让得姜姝儿笑容微僵,她看着韩瑜,气闷地瞪了一眼,“那你就不能写丑点吗?”

    拐着弯儿地说她字丑,亏她从前还觉得他是个直肠子。

    原来却是个芝麻团子。

    看起来是白的,里面却是一团黑。

    清臣眯眼笑道:“好了,你就甭逗她了,真惹毛了她,我可没好日子过。”

    韩瑜坐下,并不以为意。

    姝儿见着他没再反对,立即殷勤地给他铺了纸,递上笔。

    清臣看的有些不满,“姝儿,到底谁才是你哥哥啊,怎么不见你对我这么好?”

    姜姝儿对他皱了皱鼻子,抬眼看了下韩瑜并未在意,这才松了口气。

    这样的小心思,原本也不会有人发觉,可偏偏韩瑜自小敏锐,观察入微。

    是以,并未瞒过他。

    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不过不讨厌。

    拈袖提笔,韩瑜目光在那一叠纸张上的字掠过后,便下笔去。

    让姜姝儿惊奇的是,韩瑜写出来的字竟然与她所写有七八分的像。

    “你,你竟会……”她睁大眼睛眨了眨,眸子里满是惊讶。

    韩瑜挽起嘴角,面色也较平时温和了不少。

    他淡淡道:“这么丑,着实难写了些,不过……问题不大。”

    姜姝儿心中微微升起的佩服被他这么一句话给弄的一点儿也不剩了。

    哼了声,她也提起笔默写起来。

    抄了这么几天,她光是背都能背住了。

    不过几张纸,姜清臣已是不耐,“要这东西何用,真不知前人弄出这些来是不是吃饱了撑的。”

    别说本朝了,就是前朝也不见得有几个女子会这般。

    “还要抄多少?几天能抄完?”他皱着眉头问道,笔下不停。

    “还有八十遍,我也不晓得什么时候能抄完。”

    话音落下,韩瑜与清臣皆顿了顿,“八十遍?你这些天拢共就抄了二十遍?”

    姜姝儿缩了缩脑袋,荣兰梅树叹气,“小姐多数在偷懒,即便抄了也好些不能看,如此一来便只有那么点了。”

    荣兰回话间,朝石桌上那一叠睇了睇。

    姜姝儿不豫,“荣兰。”

    “好好好,奴婢不说了。”

    “唉,还是快些抄吧,下月林家姑娘要出阁,你不想去看新娘子了?”

    清臣提醒道。

    姝儿抬眼看去,“林三姐姐?”

    “嗯!”

    “之前不是说婚期延后了吗?”

    “是延后了,不然五月里就该成婚了。”

    姜姝儿点点头,看向韩瑜,“小王爷去吗?”

    韩瑜换了一张纸,笔尖微顿道:“王府结交都是二房出面。”

    “二房?”姜姝儿不赞同,“你去岁便出了孝期,既然你才是王府的主人,便应该由你来支应门庭才对。”

    多结交些人是好的,免得往后什么都不会,无人帮衬。

    似乎是听进了她的话,韩瑜颔了颔首。

    姜清臣很是惊讶自己的妹妹竟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

    看来虽说其他事上需要多操些心,可在这一点上,自家妹妹还是不比那些大家闺秀差的。

    三人边说着话便抄了好些字,园子里也热闹了不少。

    眼见着云霞满天,孤雁横飞,时辰已经不早了。

    姜姝儿抿起唇角,带上笑意,目光在对面的两人身上转了转。

    一个如芝兰玉树,一个如霜雪傲世。

    当是少年,风采动人,意气风发。

    收笔后,韩瑜抬眸间,不期然地就撞上了正撑着下巴,双眼放光,盈盈如水地看着自己的人。

    他滞了滞,半晌,垂下眼眸,无端带了丝矜贵内敛。

    姜姝儿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忙地撇开脸,正巧碰上姜清臣收笔,“真是无趣,若是让我抄一百遍,怕是要疯。”

    “哥哥不抄已经够疯了。”

    “姝儿,你就是这么对给你抄了这么久《女则》的哥哥吗?”

    清臣斜睨着她,姜姝儿鼓了鼓嘴,脸颊有些嫣红,“好了好了,我去吩咐厨房今晚给你做好吃的。”

    说着,她又看向韩瑜,“小王爷也留下用晚膳吧,这几日府里送来的河鲜味道很是不错。”

    韩瑜颔首,“那就打搅了。”

    姜清臣疑惑,看着起身带着梅树匆匆离去的姜姝儿,摸着下巴道:“姝儿今日是不是太热络了?”

    说着,他目光朝正在收拾纸笔的荣兰看去。

    后者顿了顿,隐晦地看了眼韩瑜,道:“七少爷跟小王爷帮小姐抄了这么多份《女则》小姐自然欢喜,想要感谢少爷跟小王爷也无可厚非。”

    清臣点点头,倒也说得通。

    对自家七少爷这般糊涂的模样,荣兰心中叹了口气。

    她与梅树皆是姜姝儿身边贴身伺候的人,哪里会察觉不到自家主子的心思?

    只是主子的事她们做丫鬟的也不敢多嘴,还是要主子们自己发觉才好。

    可面前这位在这件事上明显不大靠谱。

    天色渐晚,已是掌灯时分,姜五爷夫妇才带着满面羞红的姜秀臣回府,待换好衣裳,清臣几人已经在厅里等了好一会儿。

    待他们见过礼,长乐睨向姜姝儿,“今日抄了多少?”

    “抄了……十遍。”姜姝儿回答道。

    长乐估摸了下,算是暂且放过了她,又问其他两人,“营里演练如何,可有评判?受伤了没有?”

    “回娘的话,这几日演练儿子受益良多,伯父们说我长进不少,也未曾受过什么伤,一切安好。”

    长乐颔首,再看向韩瑜,“你呢?”

    “多谢公主挂念,清臣说的对,一切安好。”

    问过两人,她便不再开口了。

    姜五爷带着笑意看向两人,“回头用完饭,你们到我书房去说说演练的事儿。”

    “是。”两人一同应下。

    见着他们说完话,姜姝儿挽着自家姐姐道:“爹娘,可以摆饭了吗?我都饿了。”

    长乐瞪了她一眼,却是宠溺道:“瞧你馋的,整日盯着那些河鲜,吃多了当心闹肚子。”

    “不怕不怕,厨房做的好,才不会有此疏忽。”

    一行人到了花厅,丫鬟们负责传饭,净了手后,姜姝儿便迫不及待地夹了只肥美的河虾。

    韩瑜坐在她对面,同清臣坐一块儿,只见他眼中的姜姝儿指尖粉嫩,十指纤纤,剥完了虾还嘬了口指尖的汤汁。

    在他的眼里,就见对方口中粉嫩的丁香也清晰可见。

    不自觉地,就红了耳根。

    搜狗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