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姝途同贵 > 章节目录 第171章 求助
    似是看出了她的担忧,姜云亭拉过她的手搁在胸口,“既知道了他的野心,我会提前布置好,无论如何,都会护住你和孩子们的。”

    长乐眸中亮起点点星光,靠在他的怀中,“我亦是,哪怕前路是刀山火海,也会与你共同进退!”

    姜云亭怜爱地吻了吻她的手背,一颗心被她捂得滚烫。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承恩侯府中,往日的风光不复存在,府内可以说是愁云惨雾一片。

    承恩侯脸色苍白地坐在厅里,在他之下,几房的人都来了,如今在任的是一个都没有,就连外放的官员也被革了职。

    可以说是从上撸到下,一个没跑。

    终于,张二爷受不了了,对着上首的承恩侯道:“大哥,你快想想法子吧,咱们见不到皇上,但总该让他知道这消息吧?皇后娘娘尸骨未寒,太子便想覆灭我张家,究竟我们哪里对不起他了。”

    承恩侯皱眉,“闭嘴,你做过什么自己不清楚吗?”

    张二爷一噎,有些心虚地移开眼,可又不甘心,“大哥,那些事谁不是如此,官场之中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又有哪个是干净的。”

    “问题就是太子如今不想闭上那只眼了。”

    “他是没良心,也不看看咱们张家对他多好?什么都依着他,如今却……”

    “住口,”承恩侯呵斥道:“这种话是你能说的么?你是嫌事还不够大是不是?”

    张二爷气不过,刚想反驳,却被张三爷打断,对方朝他使了个眼色,随后开口道:“大哥,此次太子突然发难,我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不若去打听打听,咱们张家可是哪儿让太子不满了。”

    承恩侯点点头,“我也正有此意,若说能救我们张家的,也只有那位了。”

    说着,他看向身旁憔悴了不少的承恩侯夫人董氏,“夫人,就辛苦你走一趟了。”

    董氏是个识大体的,自然不会拒绝,“我省得,回头我就将拜帖送去,只是,也要那位殿下肯见才是。”

    “怎么不肯见?”张二爷扬声道:“唇亡齿寒,她不肯见,不肯帮这忙,难道就不怕下一个轮到他们。”

    “二弟,不可胡说!”承恩侯虽说也有些这么个想法,可到底没觉着可能,“长乐公主乃是皇上亲妹妹,多年恩宠不断,与我们不一样。”

    这个他们自然都明白,可这听起来就不大舒服了。

    他们还是太子的亲舅舅呢,皇后的弟弟。

    可太子是怎么对他们的?

    张二爷气呼呼地不说话,张三爷也是一脸沉思。

    毕竟这次的事情太过突然,一点儿预兆都没有,根本不像是突然起意,倒像是谋划许久的。

    这个猜测让他登时冷汗连连,他看了眼自家大哥,又看看兀自愤怒的二哥,心中的猜测到底没说出来。

    毕竟事情还没查清,也许是他多心了。

    承恩侯看着众人,“自今日起,所有人不得出府,都老老实实地待在府里,等公主殿下那里的消息回来再说其他。”

    众人应下。

    事到如今,也只有将希望寄托在长乐身上了。

    毕竟是亲家,她应该也不希望张家就此没落,就算是看在已故的皇后娘娘面上,也不会不管的。

    抱着这个想法,承恩侯夫人在递了帖子的第二日后,就登门拜访了。

    长乐倒是没有将她拒之门外,请了她进去后,还是如同从前一般招待着。

    这让董氏放心了不少,与她拉起家常来,“……听说秀臣那孩子与怀远侯家的公子在议亲,这还真是快啊,一转眼都要嫁人了。”

    长乐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回道:“可不是嘛,这一年年的,眨眼就过了。”

    “正是如此,从前皇后娘娘还在时说过要替秀臣跟姝儿把关来着,没想到竟去的那么早。”

    听她提起这个,长乐登时便没了继续周旋下去的心思,淡淡道:“夫人今日来的目的我已经知道了,只是这件事却不是我能管的。”

    董氏闻言,急切道:“殿下,连您都管不了,难道太子他真想亡我张家吗?”

    长乐默了默,手指在腰间挂着的鞭子上划过,“这件事,找太子无用,找我也无用,唯有找皇兄才有可能挽救。”

    “可是,可是我们根本进不去宫里,即便进去了,也根本见不到皇上啊!如今朝政都被太子把持着,五爷是皇上钦定的太子辅佐,难道也没法子吗?”

    “夫人,云亭的事我想你该清楚的,朝政他根本不曾有理会过问,又如何有法子帮你们?”

    “那、那殿下您呢?”董氏急的眼泪直掉,“我是真的没法子了,殿下,您是太子嫡亲的姑姑,皇上的亲妹妹,大梁的长公主,若是您肯说一声,太子一定会听的。”

    长乐垂眸不看她,叹了口气,“你还不明白吗?这件事太子早有预谋,如今都到了这个地步,又怎会中断?”

    董氏呆了,呢喃道:“殿下……”

    “如今别说是你,就连我也见不到皇兄,你若想救张家,只有想尽办法进宫见到皇上,或许还有机会转圜。动作要快,若是再晚些,怕就来不及了。”

    “殿、殿下这话是、是何意?”董氏结结巴巴地看着她,只觉得全身发冷。

    长乐意味深长地看着她,“你不会以为,他筹谋了这么久,就只是把他们的官职撸了吧?”

    董氏脸色一白,“殿下,难道太子当真如此绝情,非要亡我张家?”

    长乐抿唇,不好回答她,其实太子会做到各种程度她也不知,只是毕竟是自己的亲舅舅,太子应该不会做的太绝吧?

    心中这般想着,她却是不大确定。

    只因太子此次动作太大。

    她根本无法想象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

    只能先安抚道:“你且让承恩侯想法子,一定要见到皇上,其次,也做个准备吧!”

    董氏闻言懵了。

    该说的都说了,长乐见她这般恍惚模样,也只好派人将她送了回去。

    但愿她说的准备不会用到吧!

    否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