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姝途同贵 > 章节目录 第173章 覆灭
    “侯爷的问题还是等到了天牢再问吧!本将的职责只是将你们带回去。”

    承恩侯突然大笑起来,“好,好啊,干的好啊,太子,你真是对得起先后!”

    他仰着头说道,终于忍不住,喷出了一口血。

    不远处被押出来的承恩侯夫人一惊,“老爷——”

    “父亲——”

    承恩侯世子想要挣脱开制住他的人,可惜都是徒劳。

    不仅如此,就是连他的母亲,也因为受不得刺激而晕死过去了。

    偌大一个侯府,竟然在这个夜里顷刻覆灭。

    刚接到这个消息时,姜五爷与长乐忙地动身前往承恩侯府,可惜到底晚了一步,人已经都被带走了。

    更甚者,因为张二爷公然反抗,被禁卫军手刃当场。

    姜云亭看着已经被贴了封条的侯府,难以想象里头是何模样。

    长乐手指冰冷,眼中神色明灭,“他当真是不留余地,张家老二也是他的亲舅舅啊!”

    “也不知承恩侯可有将你的话听进去,早做些安排。”

    “即便做了安排,用处也不大吧!”

    长乐抿唇,倏地回过身不再看这座侯府,可那两道封条就如附骨之蛆,牢牢地刻在了她的脑海里。

    不能让靖国公府成为下一个承恩侯府!

    绝对不能。

    “回去吧!”她说道,姜云亭对她点点头。

    瞧见她挺直,不肯服输地脊背,姜云亭知道她心中很是不好受。

    张家,说起来与她牵扯也不浅,幼时她也常出入张家,即便后来为人妇,更多的是应酬往来。

    可,到底还是有些交情的。

    最重要的是太子的所作所为,这才是真的寒了她的心。

    次日,承恩侯府的事在朝中掀起了一股不小的风浪。

    之前众人不吭声,在观望着,不过是觉得天家不可能真的惩处承恩侯。

    只是现在看来,天家是要覆灭张家了。

    承恩侯早先做过些布署,如今朝堂中也有几个敢求情的,还有言官死柬。

    只是当太子将搜罗出来的证据摆在众人面前时,这些人才消停了些。

    而这其中,当喻老太傅的死也随之浮出水面时,朝堂中更多的是震惊。

    喻老太傅竟然是承恩侯派人做的手脚,这件事是在太子监国后不久才查出来的。

    这一消息出来,喻太傅的门生可谓是愤怒异常。

    就连原本为张家求情的人,也都纷纷变成了处死承恩侯。

    太子冷眼看着,只是让三司照章程查办,最终承恩侯什么也不肯招供,只留了封血书便自裁了。

    承恩侯一倒,张家其他人不足为惧。

    张二爷在抄家那日便被禁卫军格杀,张三爷也变得神志不清。

    女眷们柔柔弱弱,怕是再关几天都活不了。

    太子最终褫夺了承恩侯府的爵位,将张家十岁以上的男丁流放千里,女眷倒是逃过一劫,从此做个平民百姓。

    做完了这一切,太子也是异常疲惫。

    他独自坐在东宫正殿里,周围的烛火并不明亮,甚至有些昏暗,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

    要说张家的事,他后悔么?

    肯定是有的,可是即便后悔,再来一次,他还是会这么做。

    只不过,舅舅的命,是他最过意不去的地方。

    他原本没想过要舅舅的命,只是打算夺了权后,将他们流放。

    可是,一个两个竟然都如此倔强。

    他捂住脸,有晶莹的泪滴透过手背滴了下来,打湿了衣襟。

    从殿外进来的太子妃脚步顿了顿,片刻后,等声音过去,才又再度走近。

    “殿下。”她柔柔地唤道。

    太子缓缓地放下手,抬头看他,昏暗的烛火下,他的神色异常脆弱。

    太子妃快步走到他跟前,将鎏金的八宝食盒放下,一手覆上他的脸颊,“殿下,您一天未用膳了,妾身很担心您,还望您保重自己。”

    “担心我?”太子恍了恍神,“你还担心我么,你不觉着我冷血无情,连自己的亲舅舅都毫不犹豫地送他们去死。”

    “不是的,妾身知道您心里也苦,也痛,妾身都知道,您一点儿也不好受。”

    太子妃身子前倾抱住了他的腰身,埋首在他的怀里。

    “殿下,您心里不好受,想哭就哭吧,妾身会永远陪在您身边的。”

    太子动了动眸子,他收紧了双臂,将怀中的人紧紧抱住。

    眼眶再度红起。

    这个时候,还有人陪在他身边,理解着他,慰藉他心。

    没有什么比这个时候,更能够得他欢喜了。

    “太子妃,记住你说的话,往后无论何时何地,你都要陪着我走下去!”

    太子闭上眼睛,声音沙哑地道。

    埋首在他怀里的太子妃动了动唇,道:“是……”

    靖国公府。

    姜五爷来到外书房见自家大哥,将得到的消息说了一遍。

    靖国公眉头深锁,“……张家其他人你可安排妥当了?”

    “我命人将他们送去了凉州一带,如此也离张三爷近些,那边会有人照顾她们。”

    “唉,好好一个侯府,竟然落得如此惨状,太子此事做的太绝啊!”

    “做都做了,还说什么,况且他搜集那么多“证据”不就是打算做绝么!”

    靖国公头疼,“五弟,你说你不是皇上钦定的监国辅佐么,怎么也不阻止太子,那可是他的亲舅舅!”

    与长乐公主也是颇有渊源的。

    姜五爷默然,他不是不想救,而是救不了。

    看他如此就知晓了。

    皇帝当个甩手掌柜,压根儿不管是,否则,早在承恩侯出事时便站出来了。

    可如今呢,宫中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这就表明,他并不反对太子所为。

    可是,这代价未免太大了些吧!

    难道这就是他想要的?

    兀自思量着,就连靖国公叫他也未听见。

    “云亭!”靖国公拍了拍几面,终于让他回过神来,“你说太子还会不会对其他人下手?”

    “朝中官员近日换的勤,哪些人我总觉着有些不妥。”

    姜云亭看了他一眼,道:“大哥放心,那边有我看着,您只要注意手底下的人就好。”

    顿了顿,他又道:“还有,大哥也要当心,不仅您,府中其他人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