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姝途同贵 > 章节目录 第182章 西山
    韩瑜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一般,看也不看她一眼。

    “接下来着实无趣,你可还要看?”

    他问的是姜姝儿,只听她回道:“现在离开可行吗?”

    “有何不可!”

    “喂喂,你们两个,五哥跟六哥才走,你们好歹等我一块儿啊!”

    姜清臣说道,几人完全忽视了曹娉婷,将她气的跺了跺脚,推开他就气冲冲地离开。

    “啧,真是个疯女人。”他揉了揉胳膊。

    姝儿撇撇嘴,“你这是怎么招惹人家了,能让人家把你恨成这样。”

    方才那一下力度可真不小。

    她心疼地伸手提他揉了揉。

    姜清臣听她问起,大倒苦水地跟他们说了一遍。

    一听到关于韩瑜,姜姝儿便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后者神情淡淡,并无一丝动容。

    姜姝儿提醒自家哥哥,“往后碰见她你就躲着点儿,与她计较作甚。”

    “谁与她计较了,是她总来寻我的麻烦。”

    “哼,我要和阿瑜去西山狩猎,今年给娘多猎几张皮子,做身大氅,你到底去是不去。”

    “去,怎么不去。”

    姜清臣摸了摸下巴,“你们等我会儿,我这就去与太子说声。”

    姜姝儿摆摆手,让他赶紧去。

    身在高台之上的太子在听了姜清臣的话后,朝着他们看了一眼,在看到与韩瑜并肩而立的姝儿,眸中一动。

    “既然姝儿有此孝心,自然不能拦着,不过西山那边深山老林的,也太危险,这样吧,从这里调几个人过去,届时也好有个照应。”

    姜清臣本想拒绝来着,可想了想,觉得也是,多点防备总归是好的。

    太子一声令下,便调遣了二十人过去。

    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太子想了想,招了内侍过来,“你去晋王府走一趟,就说……”

    出了围场,姜姝儿座下的追风撒欢了地跑,三人都是百里挑一的千里良驹,这么一比起来,立马就将跟在他们身后的侍卫们给甩了老远。

    从围场到西山并不远,不过一个时辰的路程便到了。

    正是晌午,早已饿了的几人下了马就与侍卫们一块儿准备吃食。

    姜清臣与韩瑜扛了一头鹿回来清理着,侍卫们见此,不禁调笑。

    “七公子和小王爷可真闲不住,我等把活儿揽下了,您二位还是自个儿跑了一趟。”

    “有手有脚的怎么不能自个儿动,况且我在围场可没有那发挥之地,来了这儿还不准我好生露两手了?”姜清臣笑着卸了条鹿腿下来扔给一个侍卫,嘱咐他这是留给自家妹子的。

    惹得那侍卫一脸无奈,保证给他留好。

    众人见着姜清臣没有一点儿世家公子该有的架子,自然也就亲近了几分,纷纷开始笑闹起来。

    自然,分寸还是有的,毕竟这里的不是世代承袭就是家中也是个武官小将。

    只是论起身份,却是远远不及姜清臣三人罢了。

    独坐在那里无所事事的姜姝儿,闲的将自己的弓拿出来调了调,手上带着一枚纹路精致的玉扳指。

    正是韩瑜赠与她的那枚。

    过了许久,韩瑜从侍卫那里接过了烤好的鹿腿,又拿了几个烤热的馒头走到姜姝儿跟前。

    跟来伺候的梅树立即收拾好地方,将吃食摆好。

    姜姝儿放下弓,净手后看着面前烤的色香味俱全的鹿腿,抬眸问道:“你可吃了,若是没有就在这儿陪我一块儿用吧!”

    韩瑜自然应了下来。

    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大笑声。

    姜姝儿疑惑地看去,扬了扬眉,“看来七哥和那些侍卫相处的还算不错嘛!”

    “清臣性子随和,也没该有的架子,自然能与人好相交。”

    “你也该学着点儿才是。”

    “我?”

    韩瑜不明所以,一双眸子静静地看着她,等她解释。

    姝儿无奈,对他道:“你总是一个人,身旁除了哥哥阿玹,也没个朋友兄弟,你这样,往后即便做了将军若是还这般,也会失去军心的。”

    韩瑜一怔,随即想到了自己父兄,眸子温了温。

    “不对。”

    “嗯?怎么不对?”

    “还有你。”

    姜姝儿明白了他的意思,嗔了他一眼,“那也得多与旁人亲近亲近啊,看我哥哥就是如此,说不准哪天,这点儿好人缘就能帮了你。”

    前世她可是吃过这一亏的,所以这世她可改了不少脾气,至少如今旁人提起她,也有了不少好话。

    不至于像前世似的,想要求助他人时,却无门无路。

    韩瑜将她的话听进去了,用过饭,他便被姜姝儿赶过去与清臣坐一块儿分配着下午的活儿。

    “……留下十个人守着,其余人跟我们进去,能猎到的都归自己所有,若是谁猎的最多,明儿个我就请他去饮香楼不醉不归。”

    “七公子可要说话算话。”

    “放心,本公子绝不食言。”

    “那七公子这顿酒可跑不了了。”

    “那可不一定,即便我不行,还有阿瑜,你们怕是没见过他三箭齐发,百发百中。”

    有人不相信了,“是不是真的,小王爷年岁不大,可别想忽悠兄弟我们。”

    仅仅只是几个时辰,他们便已经开始称兄道弟了。

    韩瑜看了那人一眼,抬了抬下巴,“现在比一比也行,免得输了哭鼻子。”

    话音落下,当即便引起一阵起哄声。

    姜姝儿离得不近也能听的一清二楚。

    待到他们围着站到两旁比起射箭,姜姝儿也走了过来。

    她看着与韩瑜分别站着的人,那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与她的三哥差不多大。

    韩瑜连姜永柯都能勉强打个平手,应该现在也不在话下。

    两人拉满了弓,倏地一声射出,紧接着又接连射了好几箭。

    待停下后,众人一阵呼啸。

    姜清臣抱着胳膊,与有荣焉道:“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阿瑜他箭术了得,在我认识的人当中,恐怕也只有我大哥二哥才能压他一筹了。”

    “靖国公世子?”有人惊呼,“小王爷果真是人中龙凤,惊才绝艳,不过十三岁就能有如此造诣,着实让我等羞愧。”

    “不过是比你们多努力了些罢了。”韩瑜勾起唇角说道,“此行结束,无论谁胜谁负,饮香楼之宴都如期举行。”

    搜狗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