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姝途同贵 > 章节目录 第192章 上元
    “可她诡计多端,又深谙内宅之道,你才嫁过去,哪里是她的对手。”

    “从前她确实厉害,可如今府内换了大半的人,连她身边能用之人也所剩无几。”

    姜秀臣拈过姝儿胸前垂下的一缕发丝,笑道:“现在,我可不惧她。”

    姝儿歪头。

    这样吗?

    “那……五姐你若是有需要可一定要告诉我,哪怕是除掉那个女人。”

    “你呀!”

    姜秀臣捏了捏她的脸颊,心里暖融融的,她自然不会让自己的妹妹去淌这趟浑水。

    再者说,她娘给她不少人,足够用了。

    说完话,两人携手去了长乐那里,后者睨着她们,“哟,舍得出来啦?”

    姜姝儿扬起笑脸,“娘,您还跟我吃醋不成。”

    “美的你,我跟你吃醋。”

    长乐翻了个白眼,看向姜秀臣,让她坐下,“在府里如何,人可都还压得住?”

    “谢娘关心,一切都还好,府里现在都是新人,处处敬着我,倒是没有为难的。”

    长乐点头,“这路是你自己选的,即便磕磕绊绊,也得走下去。”

    “我明白的娘。”

    “明白就好。”

    母女二人终是不再如从前般,如今说话也多是提点的多。

    姜姝儿察觉出来了,有心想说什么,可又觉得不合适。

    爹娘是疼她们,可却不能护她们一辈子,路还是要自己走。

    就如姜秀臣,亦如她。

    过了年,日子一天比一天快,这期间刘准应姜五爷的要求常来府里求学。

    姜五爷除了会教导清臣和韩瑜,也会抽出时间来指点他。

    尽管不多,但也让他受益良多了。

    转眼到了十五,上元节这日不仅各府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灯,就连整个京都也是满城灯火辉煌。

    姜姝儿早早地穿戴好,就等着跟兄长们出去玩儿。

    刚收拾妥当的清臣过来,目露惊艳地看着自家妹妹,“姝儿,你这身衣裳何时做的,怎的没见你穿过?”

    姜姝儿抬起袖子,她今日穿的是一身粉蓝色对襟广袖莲纹衣衫,淡粉色挑线绸裙。

    外头罩了身雪貂大氅,双螺髻上戴了珠花,唇色点绛,明眸皓齿。

    看的姜清臣只想揣怀里抱抱揉揉,着实喜人的紧。

    “是娘前阵子吩咐给我做的,好看吗?”

    “好看,我家姝儿穿什么都好看。”

    姜清臣立即说道,他原本是想问皇后给她做的衣裳难道都穿完了么,可一想到这是他娘吩咐做的,便没问出来。

    “这是什么?”他眼尖地瞧见她身后的荣兰手里捧着一叠衣物。

    姝儿见他提起,拿了过来抖开道:“如何,这就是我们上次去西山狩猎得来的,我让人做了件狐裘,一会儿给娘送去。”

    “娘那儿什么好东西没有啊,哪里用的着你送,自个儿留着吧!”

    “这怎么能一样,这可是我亲自猎的,一点儿杂色都没有。”

    姝儿抱紧了狐裘,不满地瞪着他。

    姜清臣赶紧赔罪,“好好好,那你快去,娘在园子里看戏,我们在门口等你。”

    “成。”姝儿高兴地抱着狐裘,带上荣兰离开。

    园子里,姜姝儿离得老远就听到了咿咿呀呀的声音。

    她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戏台子跟前,找到与大夫人坐在中间的长乐。

    将狐裘捧给她,长乐几人听说了来头,纷纷酸了。

    倒是长乐,一脸满足。

    亲自解了身上的大氅,换上她递来的狐裘,张开双臂道:“不错,做的正正好好,不多不少。”

    这可是已故的皇后都不曾有过的,长乐心中很是满足。

    到底还是她的孩子。

    “出去玩儿当心些,别跟哥哥们走散了。”

    她抚着姝儿的头温柔说道。

    姜姝儿应下,眉眼与面前的人如出一辙,“娘放心吧,姝儿告退了。”

    长乐颔首,看着她朝大夫人几人行过礼后像只展翅高飞的鸟儿,跑出了园子。

    “这姝儿真是贴心,还晓得给弟妹你做身裘衣。”

    大夫人眼中带着羡慕,可惜她有过女儿,却是几岁便夭折了。

    长乐微笑,“是贴心,算我没白疼她一场。”

    二夫人手中捻着翠珠,淡淡地看了眼道:“先后与你争了这么久,到底是抵不过血浓于水。”

    长乐笑意淡下,“我总归是她生母,嫂嫂再亲,姝儿也不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

    大夫人见着两人神色有些不对,立即朝三夫人使了个眼色,拉了长乐道:“好了好了,大过节的,可不能因为小事儿伤了和气。”

    说着,她低声道:“你也不是不晓得你二嫂,一连没了两个姑娘,她是想到了这事儿心里苦的,你甭与她计较就是。”

    长乐神色微霁,余光瞥了眼身影略显孤寂单薄的二夫人,缓了口气道:“那也不是她讽我的理由。”

    无论是做臣子还是做妹妹,她从未对不起兄长嫂嫂过。

    他们将她视如宝,她又何曾不是。

    大夫人自然明白,尽力安抚着她。

    这边的事姜姝儿自然不晓得,这会儿她到了门口,正瞧见等在那里的众人。

    招呼过,一众兄弟上了马车,姜姝儿与清臣文臣坐一辆。

    兄妹三人说说笑笑,一路到了大街才下车步行起来。

    姜永晴上前挽了她,“我们先去逛逛吃的,为了出来,我晚上可是没用饭的。”

    姝儿忙地点头,“我也是,只用了点米糕。”

    两人一拍即合,清臣和姜永杭只得跟着两人后头转。

    姜文臣在清臣耳边说了几句,后者微微一顿,“四哥,今日是咱们兄弟一块儿出来玩,你若是就这般走了,当心姝儿不高兴的。”

    “我也是没法子,他们都等着,总不能为我一人耽搁他们吧?”

    姜文臣看了眼在摊子跟前盯着五色元宵的姝儿,道:“你们先陪着她,回头我再回来,用不了多久的。”

    姜清臣扬眉,“都有谁?封家公子?”

    “还有几个同窗,平日里都相互照应的。”

    “那四哥可记得早些回来,到时候我们在街心的明月楼前相会。”

    “好。”

    姜文臣再看了眼姝儿的方向,朝清臣点点头离开。

    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清臣收敛起笑意,突然道:“跟着他们,看紧了。”

    在他身后站着的其中一名护卫应声,随即跟上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