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俗世地仙 > 章节目录 45章 特殊的解决方案
    “喂水?用什么喂?”温朔目光左看右看,确认没勺子,然后目光落在了方沁玉水润的双唇上。

    方沁玉秀目一瞪。

    温朔立马强撑着起身,一边摇头说道:“算了算了,不合适,沾了口水多脏啊!”

    “你……”方沁玉豁然起身,小拳头攥得紧绷绷的。

    已然坐起来的温朔赶紧神情慌乱又委屈地解释:“我是说我的口水脏,不是说你……”

    “温朔,你很喜欢在话语上占便宜么?”方沁玉突然不生气了,坐下来微笑着问道,一双明亮美丽的眸子中,透着大度的智慧,还有那么一丝的,狡黠和轻蔑。

    温朔皱了皱眉,神情瞬间变得严肃起来,似乎在思忖着什么,十几秒钟后,才端起水杯慢慢地,一口一口地喝着,一边低头目光落在地面上思忖着,先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显然,自己应该是昏迷了,才会被送到医院来。

    而回忆在古城陵下心神入定观阴邪之气时,突然间脑海中出现的种种画面,应该是韩克虎在笔记中讲述的走火入魔,心神进幻象。

    这是修为不足,自身定力弱于阴邪之气的势,再有当地独特的风水局势加持幻象的生成,于是心神就被卷入带血腥的煞气最初形成时,保留下来的幻想中——类似于世界上很多未知现象的科学解释,是特定自然条件下,出现的影像留存。

    想到这里,温朔禁不住长长叹了口气,抬头看向面露疑惑的方沁玉,道:“那,现在相信我之前所说的话了吧?风险性就是这么大,差点儿要了命啊!”

    方沁玉心里一颤,旋即强自镇定,撇嘴道:“你可真会转移话题。”

    “嗯?”温朔一愣,很困惑,很无辜的神情。

    于是方沁玉忽然就觉得,自己太小气了,何必揪着那么点儿小事不放呢?

    温朔好似刚刚想起来之前的不妥,便面露歉意,淡然道:“在古城陵下作法时,那妖魔太过强大,所以我的心神遭受受创,刚刚醒来自制力弱了许多,思维也有些混乱,很抱歉……不过,咱有一说一啊,正所谓食色性也,你这种万千里挑一的美女出现在面前,难免会让任何一个正常男人想入非非,动那么一点点本性的念头。当然,我也能理解你对此很排斥和反感,毕竟女生嘛,这方面相对敏感,更何况还是我这样一个大胖子在偷食秀色,就更容易令女生反感了。”

    “你,你别这么说,我可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方沁玉尴尬道,“你也就是胖了点儿,其实人长得挺好看。”

    温朔神情淡然地摆手道:“去把他们叫来吧。”

    “那,事情解决了?”方沁玉惊喜问道。

    “没那么简单。”温朔苦笑着摇摇头,道:“只不过,已经有办法了而已。”

    “哦,我这就去叫。”方沁玉起身快步走了出去,回想着刚才温朔的那一番话,尤其被温朔夸赞是万千里挑一的大美女,以及之前刚刚醒来时温朔那色迷迷的目光,禁不住脸颊发热,心头喜悦不已,略有些陶醉和自恋地轻抬素手,抚摸自己的秀美容颜,却摸到了嘴角有点儿潮湿,顿时窘迫羞涩,忿忿地跺了跺脚——睡觉流口水的模样,竟然被温朔给看到了,这,这可真是羞死个人啊!

    一会儿的功夫,温朔的精神和体力都恢复了许多。

    他坐靠在床头,思忖着接下来该如何去解决双女山矿区的问题——虽然刚才对方沁玉说已经有办法解决了,但那也只是脑海中的灵光一闪罢了,具体细节还未考虑清楚。

    没用多久,外面就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齐德昌当先进入病房内:“温朔,你醒了就好啊,现在感觉怎么样?你不用着急解决问题,身体的健康最重要!”

    方青紧随其后:“是啊,实在不行就放弃,别承担太大的风险。”

    温朔刻意装作强打精神的样子,靠在床头勉强露出微笑,道:“还好,我运气不错,而且提前做好了各种应对不测的准备,事发时,又有您二位,尤其是齐董事长就在附近,所以,妖魔才没有对我造成致命的伤害。”

    齐德昌、方青、方沁玉皆面露震惊,相互对视。

    事到如今,温朔哪怕说得再如何玄乎可怕,他们也都会完全相信。

    “昨天在矿区,我说过齐董事长您每每到矿区,离开之后就会发生异常事件。”温朔端起水杯喝了口已经凉透了的水,似乎说话有些吃力,缓了缓才接着说道:“因为,您是极为罕见的,天生辟邪的人,生机旺盛,阳刚之气强烈,或许平时您在外可以表现得平易近人,不宜急躁遇事沉稳,但您做任何事,面对任何人,从不会惧怕,而且习惯于在遇到任何事,准备要做什么时,就会马上去做,雷厉风行且采取犀利的攻势,不喜欢保守稳妥。”

    方青面露赞许,轻轻点头。

    方沁玉却撇撇嘴,感觉温朔像是在变相的拍马屁。

    而齐德昌,则是微笑着略有些谦逊地摆摆手,道:“所以我活了半辈子,没少吃亏,经常碰得头破血流。而且,你话说得委婉,但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得承认自己心胸狭隘,好记仇。”

    “您谦虚了,既然不说假话,何必又这么说自己呢?好了,关于您的问题就不细说了,否则像是我在拍马屁。”温朔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您的这种天赋,在正常的生活中,一般情况下不会有什么令人感觉匪夷所思的表现,但遇到阴邪,也许您自己都察觉不到,阴邪会自然避开不去侵害您,用民间俗语说,就是神鬼辟易。听起来好像挺厉害的,事实上很多时候,会适得其反,比如矿区这里的情况,因为有方董事长所说的龙蛟恶斗的风水局势,千百年来累积阴邪之气生成了妖魔。绝不似寻常阴邪之气,遇到您时会被您的强大气场直接驱散消亡,这类已成妖魔的阴邪之气,长时间广泛存在于古城陵和双女山之间的这片土地上,您出现之后,会惊扰到妖魔,它不敢侵害您就会退避,却形成一种怨念的短暂累积,您走之后,累积的怨念就会出现小幅度的爆发,然后导致职工晚上遇鬼,发疯,伤人,也会导致个别工人精神状态时而恍惚,如同醉酒断片,在开采矿石时,就会发生一些严重的事故。”

    昨天齐德昌私下已经详细确认过,温朔推断出的情况属实,此刻听温朔将缘由道出,他忍不住问道:“那,是不是我以后不来矿区,就不会发生这类事件了?”

    “不。”温朔摇摇头,道:“这类已成妖魔的阴邪之气,一般情况下只要没有被惊扰到,不会害人,但随着矿山进一步的开采,对当地环境,风水形成更大规模的破坏后,阴邪之气就会大爆发,到时候会出现更严重的人员伤亡。”

    “那现在,该怎么办?”方青皱眉问道——他多少懂得些风水易理,知道这类情况几乎很难改变,除非放弃双女山矿区的开采。但那样的化,请温朔来,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温朔有些感慨般叹了口气,又用羡慕的目光看着齐德昌,叹道:“说起来,齐董事长您不仅天赋强,运气也好得不得了。当然,方董事长您的运气也好得离谱。本来,以双女山和古城陵的风水恶局,您二位在这里动工开采铁矿,早就应该遭受到妖魔的侵害,气运衰竭直至死亡,甚至还会连累到家人的安危,但偏生几十年前,战死在古城陵上的三百多名我华夏烈士,英魂镇妖魔,才让此地阴邪之气无法尽出,妖魔也数十年无法再进一步变强为祸外界世间。”

    这番话出口,三人全都露出震惊之色。

    几十年前?

    英魂镇妖魔?

    从时间上来推算,说得应该是二战时期,华夏民族的抗日战争!

    接下来,温朔把昨晚上自己心神入幻象,所看到的那一场激烈、残酷的战斗情况讲述了出来,并且肯定所看到的幻象,是历史上曾经真实发生过的战斗。

    当三人沉浸在温朔的讲述中,震惊感动时,温朔接着说道:“解决双女山矿区灵异事件,还得靠这些烈士先辈的英魂,并且,能够一劳永逸地解决这里风水恶局的问题。你们要做的,就是寻找到古城陵上烈士们的遗骸,然后埋葬在一起,建英烈碑,祭奠英烈,以此完全镇压此地龙蛟千百年缠斗产生的妖魔阴气,而且,这样还能改变此地附近山民们,因为无形中常年累月地承受着妖魔阴邪之气的侵染,所以平均寿命相对要短的问题,可谓是行善积德。”

    “这样就行?”齐德昌诧异道:“不用起坛作法?”

    温朔苦笑道:“我昨天晚上差点儿丢了命,您觉得,那不是作法吗?”

    “哦,抱歉抱歉……”齐德昌赶紧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