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俗世地仙 > 章节目录 66章 反思
    半晌后,领导们的热情才慢慢消散。

    戴眼镜那位老领导充满爱恋地看着温朔,道:“那你的学杂费被人抢了,是怎么办理入学手续的?”

    “我……”温朔神情苦涩地摇了摇头,道:“其实来京之前,我们临关市有一位名叫齐德昌的大企业家,私下给我一张银行卡,说是资助我上学的,我推托不过只好收下了,但我当时不知道卡里面有二十多万,而且也不想用里面的钱,只想找个合适的机会,把银行卡还给他,因为高考之后,我已经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很多帮助,初期上大学的费用已经有了,再拿别人的善心资助去消费,是一种失德行为,而且他给的钱太多,我真不敢动。所以,这张卡我携带在身,连我的母亲都不知道。那天学杂费被抢走了,我没办法,只能暂时用了银行卡里的钱,我,我会想办法补齐后还给齐德昌的。哦对了……”温朔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神情焦虑地对郭敏峰说道:“郭队长,您千万别把这件事告诉我母亲啊,还有,各位领导,我恳求你们帮帮我,别让媒体再报导这起案子了,因为,如果我的母亲知道我在京城丢了学费,她会很伤心,很担心的。”

    说着说着,温朔眼眶又红了,情绪又有些激动了。

    所有人都被这番话给打动了,大家相互对视,点头露出赞赏和同情的神色。

    “那,我觉得京城大学应该考虑给予温朔这样家境贫寒,但品学兼优的学生,更多的资助,回去可以多开几次会,大家讨论一下。”戴眼镜的领导神情严肃地说道。

    京大校长当即表态:“一定会尽快落实,我们的国家还不富裕,有太多像温朔这样优秀的学生,只因为家境的贫寒不能读大学,这是可悲的,会埋没人才,也是对人才极大的浪费,应该引起我们高度重视的!再穷不能穷教育,这句话我们国家讲了很多年,但做到了多少呢?从乡村,到县市,再到省里,首都京城,这项长远的,百年树人的工作,进展情况如何?”

    几位领导又高屋建瓯了,又目光长远了……

    温朔坐在下面钦佩得五体投地,暗暗寻思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和这几位领导那般,谈话时动辄全国如何如何,民众怎样怎样,政策需要调整,计划需要改变,工作需要落实……

    妈的,想想都很激动!

    等领导们再次慷慨得差不多了,京大校长拍板一定会给温朔提供补助时,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温朔婉言谢绝了。

    他说:“我自己能挣钱,而且在老家已经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善心资助,暂时还算不上困难,所以,学校如果能提供一定的补助,我希望,还是把有限的补助金给更需要的同学。”

    所有人,再次被温朔感动了。

    这是什么精神?

    这是京大的精神!

    这是高风亮节,是大公无私,是风骨,是品质……是各种完美!

    长这么大第一次把到手的大笔钱财挥霍掉,只为狠狠装了一把的温朔,欲哭无泪,心头滴血,凄凄然悲痛欲绝地在心中哀嚎着:“他妈的,老子堕落了!”

    ……

    温朔的事迹迅速在军训基地传开了。

    这也让他的小生意愈发红火,团部的领导、各连连长、教官,军训基地所有的工作人员,每天总要多喝几瓶饮料、矿泉水,再吃几包各种零食。

    就连食堂那边,负责人也主动找温朔,提出能不能每天帮助食堂批点儿蔬菜、粮油、调料……

    而听闻温朔的事迹,又听说这位胖子小老板稀里糊涂多购“卫生巾”的趣事之后,一些性格相对开朗些的女生,就相互怂恿着,纯粹出于好玩儿的心态,找温朔求代购“卫生巾”,间接“资助”了温朔的同时,看着他每每接这种生意的时候,明明不好意思神情尴尬,偏生还小心翼翼详细询问要多少,要多少价位的,要什么品牌的羞涩腼腆模样,女生们就会乐得笑弯了腰。

    看到女生经常三五成群地围拢在温朔周围叽叽喳喳欢声笑语,男生们一个个全都羡慕嫉妒恨。

    可又有什么用呢?

    很多男生也考虑比葫芦画瓢走温朔的路子,可思来想去却悲哀地发现——学不来的!

    人家有团部的支持,有学校、院系的支持!

    人家还有感人的事迹……

    人家还有那么厚的脸皮,那么可爱的身材、性格、脸蛋儿……

    忙到飞起,钱如流水般进了腰包的温朔,每天兴奋勤劳之余,却总会抽出时间为那天自己的冲动挥霍而反思,认真检讨并下决心,以后绝对不能再堕落了。

    婉拒学校补助一事,让他难以释怀。

    除此之外,他也为财物包裹被偷抢一案,深深地反思——虽然这起案件到此应该结束,不会再有他什么事了,但意料之外的警方迅速破案,又找到军训基地来落实情况,着实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那天在会议室,他一直都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生怕稍有不慎谎言就会被揭穿,所以只能一个又一个谎言地去圆,去装,去演。

    对此,温朔的反思是,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能不说谎尽量不要说谎。

    因为谎言终究是谎言,有被揭穿的风险,而人的本性,是不愿意承认撒谎,更不愿意被人揭穿,所以说出了一个谎言,再被提及时,就会出于本能地继续撒谎以圆了上一个谎言,接着就一发而不可收拾,一个谎言需要两个谎言去弥补,两个谎言就需要四个谎言……等到最后圆不住了,或者不小心说漏了……

    那,就会引起连锁反应,所有的谎言都会暴露。

    于是原本只是一个小小的谎言,最终导致整个人的品行、名誉,被毁于一旦,因为,你撒得慌已经很多了。

    思忖至此,温朔认为撒谎的风险性太高,代价太大。

    得不偿失啊!

    军训快要结束时,淀海区刑警支队的支队长郭敏峰又一次驱车几十公里,亲自赶到军训基地,把温朔被“偷抢”的一万元送还——虽然温朔那个可爱的令人恶心的内裤丢了,钱自然也找不到了,但四个小贼为了减轻罪责,凑钱补齐了温朔丢掉的钱。

    交还这一万元现金时,心情大好的郭敏峰还向温朔及在场的团部领导讲了一则趣事:

    偷抢温朔财物的那四个小贼,不仅当日自身财物被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顺走了,在拘留所得知温朔的帆布包里真的有一万元现金,藏在一个红色内裤里面后,四个小贼回到号子里捶胸顿足地相互埋怨,又发展到争吵,最终大打出手,一个个打得鼻青脸肿,纷纷懊悔着当时为什么就不仔细翻找一下呢?

    这天晚上。

    温朔在宿舍盘账时,康锦辉瞅着他那账本上一页又一页密密麻麻的赊账明细,心生出一丝忧虑和疑惑,问道:“老大,这么多人赊账,而且数额都不大,你怎么就不担心他们赖账不还?因为十块八块,甚至三块五块的钱,你专门找到他们系里或者宿舍要账,合适吗?俗话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万一不认账,怎么办?”

    “不认账?”温朔不屑地轻哼了一声,一边继续盘账,一边随口说道:“老子巴不得有人赖账呢,到时候,也好理直气壮地多要点儿利息。”

    “嗯?”康锦辉愣了愣。

    其他几个舍友也面面相觑,继而露出了钦佩的神情。

    真想见识一下老大管赖账的人要钱时,会用出何等高明威风霸气的手段啊。

    他们不知道,随着军训即将结束,温朔早已经开始考虑,如何把欠款都要回来了——正如康锦辉所担心的那般,京城大学那么大,赊账的有男生也有女生,到时候拿着账本满学校跑着找人,三块五块地收账,着实是个大工程啊。

    这其中当然有主动来还账的,但温朔判断,绝大多数人不会主动还账,道理很简单,不是人家想赖账,而是……

    私心使然。

    为了百八十块,甚至十块八块、三块两块的小钱,专门跑去还钱?

    浪费那个时间和体力干啥,温朔什么时候登门要账了,什么时候给他不就行了嘛。

    军训结束的前一天早上。

    温朔的三轮车摊位上,竖起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小本经营利润微薄,军训即将结束,还请赊账的同学在返校之后,能够主动还钱。本人将于返校后的每日下午一点至两点,五点半至七点,两个时间段在28号宿舍楼下收账,敬请主动还账,以返校后三日时间为限,过期后登门收账将收取所欠数额的百分之五十为劳务费,谢谢。”

    这张告示贴出后,自然引来了诸多同学的关注。

    猛不丁一看,在温朔这里挂了账单的学生难免会心生忿忿,觉得温朔这家伙也太贪心太霸道了些,虽然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他这小本生意也不容易,应该尽快还他钱,但收取百分之五十的劳务费……比高利贷还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