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俗世地仙 > 章节目录 119章 深藏身与名
    所有人都懵了!

    杨老师在做什么?

    他为什么要向那个卑鄙无耻,应该受万人唾骂的胖子鞠躬?

    没有人明白,此刻杨景斌的心情,有多么的激动、愧疚——当他和温朔四目相对,看到温朔露出神色从容的微笑,没有丝毫惊讶、欣喜和激动,仿若一切尽在掌握之中……杨景斌刹那间就肯定了之前自己的所有猜测。

    吴院长说他这次走了大运,如有神助。

    可又有几人能想到,此次事件中,真的有暗中出手相助的“神”,只是他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他,何止是救了我杨景斌一人?

    他救了太多京大的师生!

    仅凭此,杨景斌如何能不感激,能不施大礼以表内心无尽之感激?

    温朔也被杨景斌突如其来的大礼,给弄得懵圈了。

    同学们误会他,排斥他,私下腹诽骂他……他当然很生气,很憋屈,但这种事儿却不能明说,又没别的理由可以解释,所以干脆不予理会——以后独处校园中,还他妈落个清静呢。

    未曾想,杨景斌刚刚回来,二话不说就当众向他来了一个深深的鞠躬!

    “这,您这是唱得哪一出啊?”温朔赶紧一手拿书,迈下两层台阶,单手抓住杨景斌的胳膊肘弯,用力硬生生将鞠着躬的他给端了起来:“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温朔,我……”杨景斌哽咽着。

    温朔及时打断他的话,一边揽住他瘦弱的肩膀,一边好似劝慰般凑到他耳边轻声道:“你疯啦,这么多人看着呢。”快速叱责完,温朔这才把声音放大:“有什么话,咱们回办公室去说,别难过了,这不已经没事儿了嘛。”

    “啊。”杨景斌这才回过神儿,赶紧说道:“对,对不起,我刚才失态了,失态了。”

    温朔心里面这个气啊……

    他脑筋飞快旋转,面带微笑说道:“哎呀,不就是没帮我租到店面房嘛,我怎么可能怪您?这事儿,都是徐先进那个王八蛋的错,他已经畏罪自杀,您也就别再感到内疚了。再说了,开店租房的事情可以慢慢来,我又不着急,啊。”

    杨景斌知道温朔说这番话的意思,是想避免被人误会怀疑,可他现在想帮着圆过去,又不知道该怎么帮。

    老实的老师,做不到啊!

    周围的学生们哪一个不是人精?

    一看杨老师和温朔的神情,再听他说的话,就知道温朔肯定是想隐瞒什么。

    但,他想隐瞒什么?

    杨老师为什么,会是那般尴尬紧张的表情?

    “行了行了,事情不是都过去了嘛。”温朔无奈地眨巴了一下眼睛,道:“那,事实证明您是对的,我是错的……所以,您又何必这样让我难堪?同学们可都看着呢。”

    还好,杨景斌没有笨到无药可医的地步,终于勉强跟上了温朔的思路,道:“当初你语重心长地劝我别这么做,我却固执己见,一意孤行。直到把文报贴出去之后,我才恍然醒悟,这两日来心悸难安,辗转反侧。如果事态未能迅速平息,只怕现在会如你所判断的那样,牵连甚广,一发而不可收拾,真到了那时候,我杨景斌难辞其咎,愧对天下,愧对京大数万师生啊。”

    “嘿,有进步了。”温朔心里一喜,立刻神情肃穆,态度端正地说道:“话不能这么说,我当初顾虑的是师生们的人身安全,考虑到是安定的学习生活环境,这是小义私心;而您所思所想所为,是大义,光照千秋利国利民……”

    “但还是思虑不周啊。”杨景斌感慨万千。

    “万幸,一切如我们所愿。”温朔负手而立,仰脸四十五度角望天空,故作深沉道:“还好,国运昌盛,乾坤朗朗,吏治清明涤荡污浊,小人为恶必受惩罚。”

    “我心有愧,对不住京大众师生……”杨景斌泣不成声。

    “不!您为大义挺身而出,是我们的榜样,是京大的骄傲!莫说如今事已平息,恶人有恶报,纵然波涛汹涌挟灭顶之势而来,京大人,莘莘学子不会埋怨您,我相信,我们所有人,都会挺身而起,无惧一切地支持您!”温朔神情严肃,扫视围观众人,道:“您看看大家,问问大家,谁,害怕了?!”

    学院里,安安静静。

    “同学们,告诉杨老师!”温朔沉声道:“你们,害怕了吗?”

    几秒钟的安静后,所有人只觉得热血上涌,涨红着脸异口同声地扯开嗓子大吼:“没有!!”

    杨景斌潸然泪下……

    “徐先进,为什么会,会那么做……”杨景斌很突兀地开口问了这么一句。他是想,既然帮着温朔圆谎了,那就干脆配合着把所有疑点都圆了吧。

    但话一出口,就知道自己好心办了坏事儿。

    果然,温朔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心里那个骂啊——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不是诚心勾-搭同学们去想细节么?

    胖子暗暗咬牙切齿,神情尴尬地摇摇头,抓住杨景斌的胳膊就往教研楼里走去,一边讪笑着有些歉疚地说道:“那谁知道啊,嘴和腿长在人家身上。好吧,其实他人都死了,我也没必要再顾忌什么了……跟您说实话吧,那天上午看到您写的文报,我是又担忧又生气,所以倔脾气上来,一时冲动跑到徐先进的办公室,把他打了一顿,打完之后我害怕啊,就赶紧跑了。徐先进估计是挨了打气不过,就去三角地那边找我,然后听见大家都在骂他,所以理智顿失……”

    两人一边说一边走,四周的同学不知不觉间便迈步跟上来,自然有很多人听到了温朔的这番话。

    于是同学们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样啊。

    难怪……

    合情合理!

    行至门口,所有人停下脚步,目送温朔搀扶着脚步蹒跚,身心乏累的杨景斌老师进入教研楼。

    人群久久不散。

    大家议论纷纷。

    时而会有人把目光投向站在花池旁的韩辉和高秋实二人,原本和他们结伴而行的同学,已然在不知不觉间远离,于是他们二人站在一起,就颇有点儿滑稽幽默的效果了。

    一个敦实矮胖,一个形消高瘦。

    最初责怪并到处散播温朔没有感恩之心,杨老师出这么大事,却跑回宿舍睡大觉,自私自利卑劣无耻……便是这二人。

    本心来讲,他们的出发点谈不上多好,但也绝对不坏。

    至少,也是书生迂腐刚愎的正义感驱使。

    但却没人知道,两人满满的正义感之下,隐藏着的却是内心对温朔的嫉妒——凭什么,杨老师对他那么好?

    然而现在……

    一切的一切,随着杨老师当众鞠躬,和温朔的一番对谈,真相终于大白:

    不是温朔懦弱,他也不卑劣。杨老师要做这件事之前,就已经和温朔讨论过,两人的观点都没有错,只是出发点不同罢了。而知晓了内情之后,所有的京大师生都不能再埋怨温朔,因为,温朔是考虑了他们每个人的安全,为整个京大的平稳利益而劝阻杨老师。

    当然杨老师更没有错,他是为国为民的大义,也体现了京大人的风骨、精神!

    最富有戏剧性的是,当大家事后相信了谣言,忿忿腹诽鄙夷温朔懦弱胆小卑劣至极,逃避不敢从事时,其实人家当时已然很直接地跑到了徐先进的办公室,把徐先进毒打了一顿——如此才导致了徐先进做出那般毫无理智的行为,现在想想,也正是因为徐先进失去了理智,才会让整个事件迅速平息下来。

    所有人,京大,才能安然无恙!

    谁都记得,徐先进当时面对人山人海义愤填膺的师生,嚣张至极地挑衅:“谁不服,谁来干!”他还当众鄙夷羞辱杨景斌:“文酸书怂,有能耐,去老子的办公室外点名道姓的骂,当面锣对面鼓地和老子干一仗……”

    京大数万师生,被一粗蛮匹夫如此羞辱,又有何人敢以暴制暴,直接反击?

    唯有温朔!

    所以,大家又凭什么私下议论腹诽,鄙夷温朔呢?

    和温朔相比,我们做了什么?

    康锦辉、周志华、迟容三人走到了韩辉、高秋实的面前。

    “为什么,我觉得自己的脸好痛?”康锦辉嘿嘿笑道,一副幸灾乐祸,却又是大仇得报般的得意。

    “我就说,老大绝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人,可你们偏偏不信!”迟容攥着拳头,板着脸一副忿恨的模样,道:“最可耻的是,你们还四处散播谣言,令人不齿!”

    “对对对……”周志华点头附和,随即又说道:“这次算是洗清了老大的冤屈,真相大白了,兄弟们也没必要怄气憋屈,把话说开就行了嘛,要我说,老大也又不对的地方,他早点儿和兄弟们解释,或者他去打徐先进时,叫上兄弟们一起嘛。”

    迟容哼了一声,道:“你就会和稀泥!老大那么做,是不想牵累兄弟们。”

    “哎,老大,太伟大了!”康锦辉感慨着离去,一边悠悠然吟诵道:“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