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俗世地仙 > 章节目录 178章 江湖无信用
    “是一位同道中人,告诉了马有城三足鼎的玄机。”荆白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时,清脆的手机铃声恰好响起,他掏出手机接通,里面传出了温朔带有一丝警告意味的声音:“如您所愿,我主动联系您了,没别的事儿,就是想请您,别泄漏我的身份。”

    荆白稍稍犹豫了一下,道:“可以。”

    “够意思!”温朔夸了一句,道:“那我先忙着了,再见。”

    “再见。”

    郭盛华看荆白挂线,把手机放回口袋,便略显好奇地说道:“那个同道中人,做事不太地道啊……这不是故意挑唆你和马有城之间的关系嘛。”

    荆白苦笑着摇摇头,也没多做解释。

    “要说马有城也是老江湖了,这么明显的挑唆,他怎么就……唉。”郭盛华撇着嘴叹着气,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这般看似随意无心、拿捏时机精准的挑唆,实则在如他一样,甚至比他还聪明的人眼里,实在是太明显了。

    “马有城阅历颇深,这些年走遍了大江南北,广交良友,最难能可贵的是,他交友从不在意对方身份,上至高官显贵,下到三教九流草莽市井中人,皆有朋友。以往,他为人也算得上仗义诚实,从无害人之心,却也很难有人能害得了他,堪称情商睿智之大成者。”荆白给予了马有城极高的评价,只是这其中悄然带上的“以往”两个字和“也算得上”的勉强意味,落在郭盛华这样的聪明人耳中,格外清晰,并迅速以此判断出,荆白已然对马有城有了不可调和的成见。

    当然,这番荆白刻意道出的话,起到的最大效果是,在郭盛华这样的聪明人心里,觉得荆白能在这种情况下还给予马有城相当高的评价,足以说明,荆白是一个胸怀坦荡的君子!

    值得信任,结交!

    值得掏心掏肺!

    “哎对了,你说的那个同道中人……”郭盛华顿了顿,神情略显尴尬,道:“我没别的意思啊,就是好奇,你和那个人之间,认识吗?是不是以往有什么过节?”

    荆白皱了皱眉,继而坦率地说道:“以前不认识,其实现在想想,这其中应该也不涉及什么刻意的挑唆,他只是想要从马有城手里赚钱,仅此而已。”

    “那,他是谁?”郭盛华忍不住问道。

    “老郭,你我是朋友,我不想隐瞒你什么,但有些事情、有些人,不方便说。”荆白很诚恳地说道:“其实你我相识那天,如果不是马有城已经对我有了成见,刻意而为之的话,他绝不会告诉你,我身为风水玄学真修士的身份,这是江湖上一个不成文,口口相传却不为寻常大众所知晓的规矩。所以,虽然那位同道中人做这件事有些不太光彩,但,他没有坏规矩,我,也不便将他的身份暴露。”

    郭盛华诧异道:“为什么要有这样一个规矩?”

    荆白笑了笑,道:“因为我们这类人,很多时候是不被寻常社会所容的存在。”

    郭盛华想了想,恍然大悟,略有些遗憾地点了点头。

    看郭盛华的神情,荆白似乎也有些歉疚,稍作犹豫后,他微笑道:“老郭,昨天那个叫做张坚的小伙子,和王汉新之间的矛盾,你……调解完了吗?”

    “嗯,我约了王汉新明天谈。”郭盛华有些诧异地应了声,不明白为什么荆白突然问起这件事。

    “有什么难处吗?”荆白又问道。

    “嗨,王汉新这家伙肯定心有不忿,但,他不敢不给我面子……”郭盛华笑道:“回头我给他两笔生意,算作补偿吧。”

    “这件事,你做得对。”荆白说道。

    “嗯?”郭盛华愈发疑惑:“怎么说?”

    荆白再次犹豫了一下,苦笑着摇摇头,道:“如果王汉新以后,还想针对那个叫做温朔的年轻人,做些什么的话……你,最好别插手,即便是插手,也不要和温朔站在对立面。”

    “温朔?”郭盛华皱起了眉头。

    荆白若有深意地笑了笑,摇头不语。

    郭盛华当即了悟,肃然起敬,认认真真地点了点头,感激道:“多谢荆大师提醒。”

    “见外了。”荆白摆摆手,苦笑道:“我可什么都没说。”

    ……

    第二天傍晚,朔远软件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的办公室里。

    温朔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一手夹着烟颇为悠闲自得的模样,看着林波他们要么刻录软件光盘,要么在键盘上敲打着,开发他们讨论的新项目计划。

    目前公司账户上的资金,已经有一百六十余万,回本之后还多出了十几万!

    一个开业不足俩月的小公司,能有这般效益,可以说非常好了。

    敲门声响起。

    林波他们几个在忙碌中突然惊得停下了手里的工作,心有余悸般警惕地看向了门口。

    温朔坐在沙发上懒洋洋地说道:“开门吧,是自己人。”

    几个人心里松了口气——有温老板在呢。

    距离门口最近的唐海勇起身过去开门,却见门口站着一个留着板寸发型的青年,穿着一身黑色带着诸多金属链和亮片的皮衣,敞着怀,里面是一件白色背心儿,露出半截胸前的纹身,一双细长的眼睛里透着狼一般凶狠的目光。

    这般形象,把唐海勇骇了一跳,本能地就要把门关上,却被对方伸手拉住了门。

    唐海勇愈发惊恐,正待要呼喊时,青年却露出了客气的,有些牵强的笑容:“我找朔哥,他在吗?”

    “啊?”唐海勇怔了下,点头道:“在,请进吧。”

    张坚迈步进屋,径直走到温朔的面前,恭恭敬敬地从怀里掏出一沓百元大钞,递过去说道:“朔哥,这是王汉新给的一万五千元赔偿,并且保证以后不会再来公司捣乱。”

    “哟呵,行啊蝎子!”温朔有些惊讶地接过钱,他还真没想到,蝎子竟然能从王汉新手里讹来一万五千元。

    不过这数目,有点儿别扭!

    这又不是正经做生意讨价还价——要么五千,要么一万、两万……

    张坚恭敬地说道:“除了那天堵王汉新,砸了他的车,拔了他的份儿,后来我其实没做什么,是王汉新先去找了郭老板,然后郭老板居中调解此事。我也没和王汉新打照面,这是由郭老板转交的。毕竟,王汉新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可能当面服软把钱给我。”

    “哦。”温朔点点头,从一沓百元大钞中随手捏出大概三分之一递给张坚,道:“拿去花吧。”

    “朔哥,这钱我不能要。”张坚赶紧说道。

    “给你就拿着!”温朔一瞪眼。

    张坚是个直爽性子,不再拒绝,接过钱躬身道:“谢谢朔哥。”

    “这件事,你干得不错,漂亮啊。”温朔打量着蝎子张坚,心中愈发满意——手里有一把锋利的刀子,果然好使,难怪堂堂郭盛华,会如此器重张坚这么一个小混混。

    “朔哥,我觉得这笔钱……”张坚犹豫了一下,说道:“很可能郭老板自掏腰包拿了一万,王汉新只出了五千。”

    “嗯?”温朔愣住。

    张坚解释道:“钱数不对,道上以前没有这么收钱的,一般都是五千打底,再就是一万,然后一万一万的往上涨,尤其是王汉新这样的人物,更不可能三千五千的还价。而且,郭老板直说他这次做中间人甘愿吃亏,只希望咱们和王汉新都好,也是为了给你一份面子。所以我猜,应该是王汉新只肯拿出五千。”

    “给我面子?”温朔心生疑惑。

    “嗯,郭老板是这么说的。”张坚很认真地说道,似乎因为刚才拿到手的丰厚奖励,让他很想再表现一下,所以又多嘴道:“我在郭老板办公室的时候,他正在和一个人喝茶,那个人问我,愿不愿意以后跟他做事,我拒绝了。”

    “呵。”温朔心想张坚还真是个抢手货,竟然有人当着郭盛华的面挖他的墙角,便随口问了句:“那人是谁啊?”

    “我不认识,听郭老板喊他叫荆先生。”张坚嘿嘿笑道:“我以后就跟定朔哥你了,自从咱们公司开张到现在,郭老板的场子我都一次没去过,真的。”

    “荆先生?”温朔皱了皱眉,联想到刚才张坚说郭盛华要给自己面子,他不禁怒从心头起,一沓钱重重地在大腿上拍了下,骂道:“狗-日-的,卖了老子!”

    张坚吓了一跳:“朔哥,我没乱说话……”

    “哦,我不是骂你,是骂那个姓荆的。”温朔摆摆手,道:“他是不是穿得人五人六,像一个街头给人看相算命的?”

    “对对对。”张坚忙不迭点头。

    “那孙子不是什么好人,以后见了甭搭理他。”

    “嗯。”

    温朔想了想,又道:“最近没事情做?”

    “嗯。”

    “别闲着到处惹是生非了。”温朔一挥手,道:“去网吧干活儿吧,就算是给我看场子了,一个月给你一千块钱工资,每天额外再加上十五块钱伙食费……唔,算了,拢共一千五吧。另外,如果有什么事儿处理得好,有奖金。”

    张坚毫不犹豫地应下来,道:“朔哥,不用给这么多工资的,我这些年手里攒了些钱。”

    “那就攒着以后娶媳妇儿!”温朔瞪了他一眼,叱道:“工资还得挣,坐吃山空的道理不懂吗?”

    “是,谢谢朔哥了。”张坚感动不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