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俗世地仙 > 章节目录 179章 当你习惯于失态
    装了一把豪爽老大瘾的胖子,已然心痛得不想呼吸了——天可怜见,刚才真不应该给张坚奖金的,那一沓百元大钞,少说也够给张坚开三个月的工资。

    还有,早知道这孙子手里还有存款,他还主动提出不需要那么多工资……

    顺水推舟给他五百块多好啊?!

    卢元超他们都是技术工种,最近刚给他们涨了工资,每个月也才五百块!

    可屙出去的屎,坐不回去了。

    况且老大的谱儿都摆了出来,又是当着林波他们几个的面……胖子感觉面子这个东西实在是太可恶了,也愈发懊悔自责,入京至今不足一年,堕落得太快了。

    他挥挥手没好气地赶蝎子去网吧报到干活儿,然后拿起剩下的钱数钞票——唯有数钱,才能让心愉悦。

    从蝎子进门到离开,林波他们几个人都没心思干活儿了,一个个目瞪口呆地看着胖子和蝎子,听着他们的对话,觉得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胖子老板,竟然命令蝎子,生生讹了王汉新一万五千元的赔偿……话说那天王汉新登门寻衅,公司什么损失都没有啊!

    连续数了两遍,心情终于好多了的胖子惊喜地发现,自己真是个天才啊!

    随手那么一捏,自己剩下整一万!

    一张不多,一张不少!

    察觉到林波他们的目光,胖子抬起头扫了一圈,顿时心生不快,道:“喂喂喂,你们瞅我干啥,赶紧干活儿啊!刚才当着蝎子的面,我不想说你们,有点儿自觉性好不好?”

    林波嘿嘿笑道:“到下班时间了。”

    “唔。”温朔看了眼墙上挂着的时钟,已经六点半了,道:“那就赶紧去吃饭,晚上加班……公司开业这么久了,不能就指望着计时计费软件吃一辈子吧?新的软件呢?”

    “温总,今天请我们吃顿好得呗……”唐海勇笑嘻嘻地瞅着温朔手里那一沓钞票。

    温朔愣了下,迅速将钱塞进了裤兜里,瞪着眼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吝啬至极地说道:“不行!这是我私人的钱,你们吃饭应该从公司的账上报销……”

    “温总,好歹这笔钱也和公司有那么点儿关系,对吧?”林波打趣道。

    “扯淡!”温朔捂着口袋,放佛生怕被人抢走了似的,气急败坏地说道:“这和公司没有半毛钱关系!”他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认真地说道:“另外,林总咱们有一说一啊,王汉新这次来寻衅滋事,算是公司开业以来最大的一次危机,你们解决不了,只能由我出面,花高价请了蝎子这样的人去解决问题,还惊动了盛世龙腾集团的董事长郭盛华出面,这才摆平了公司的危机,公司理所应当给我一笔奖金……好吧,奖金咱就不说了,自己的公司没必要计较太多,但事后,我总得去郭盛华那里表示表示吧?送礼送钱就不用了,但请人吃饭,是必须的。想想看,请郭盛华那样的大老板吃饭,不得花上几千块吗?那,我也不多要了,给我报销三千块钱,不够了我自己认亏补上。”

    “这……不大合适吧,你都已经赚了一万多。”林波哭笑不得。

    “这是两码事好不好?”温朔理直气壮道:“假设咱们不认识,你们请我摆平这件事,是不是得给我钱?至于我怎么摆平,有没有讹到王汉新钱,那是我和王汉新之间的事,你们公司花钱消灾,只要目的达到,这钱花得就值了,是不是这个理儿?”

    林波扭头看向其他几个人。

    唐海勇他们纷纷点头,并开口表示支持温总。

    “那,那我这里没意见,你去找黄总监吧,她负责财务。”林波无奈地摊手说道。

    “你同意就好。”

    得逞的胖子开心地跳了起来,冲到办公桌旁拉开抽屉找出一张报销单,然后在上面很随便地填写上“劳务费”三千元,然后在下面签了自己的名字,又逼着林波签了字,拿着报销单笑眯眯地挥了挥,道:“二比一,通过!”

    几个人哭笑不得。

    可不就是得通过嘛——总经理,一位副总经理都签字了,剩下那位掌握公司财务大权的副总黄芩芷,向来又是甩手掌柜的风范,一切以胖子马首是瞻……

    就在大家心里颇不是个滋味儿时,胖子挤眉弄眼地说道:“兄弟们,走,今儿我请客,咱们东来顺涮一锅去!”

    “好嘞!”

    “老板大气!”

    “温总大气!”

    ……

    东来顺中关村分店的一个包间里,林波他们几个很少出门的家伙,难得出来聚餐,兴致勃勃,在酒精的刺激下,不擅言谈的他们,竟是七嘴八舌聊得不亦乐乎。

    受邀前来的黄芩芷坐在温朔的旁边,始终面带微笑,偶尔浅尝辄止地吃上一口菜,搭上几句话。

    她本就不喜欢这种吃饭的场合、氛围,更不要说只有她一个女生的饭局了。只是身为公司的副总,员工们难得聚餐,还特意去学校邀请了她,委实不便拒绝。

    所以向来聪慧自诩心智成熟的她,第一次深切地明悟了什么叫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再看胖子……

    这家伙人来疯似的,和林波他们胡吹海侃,东一棒子西一榔头,什么都能聊,时而举杯攀酒,和人斗嘴……似乎,他很喜欢也非常习惯于融入到这种饭局里。但黄芩芷记得胖子和杨景斌、栗洋吃饭时的状态,与现在完全不同,却也没有丝毫突兀生硬的模样。

    她记得,胖子当时吃那顿饭,是带着极重的心机的。

    那这次,是否也带着心机呢?

    这个向来小气吝啬的家伙,难得豪爽大方请员工们聚餐,就这,还是因为先从公司的财务上拿走了“该拿”也“不该拿”的三千元劳务费,否则打死他都舍不得吧?

    即便如此,以黄芩芷对胖子的了解,仍然觉得胖子此举一定是有利可图。

    饭后。

    黄芩芷和温朔一起,在夜色和黄昏的路灯下,散步往学校走去。

    “这次吃饭的目的,是什么?”黄芩芷微笑着,很随意地问道,就像是,在没话找话地闲聊。

    “目的?”温朔生气道:“我至于那么累么?”

    黄芩芷笑道:“我是这么认为的。”

    “好吧,有道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自从和你认识之后,我越来越堕落……有时候挣了钱,会觉得不好意思,所以今天请大家一起吃顿饭,别私底下戳我的脊梁骨。”

    “……”黄芩芷撇撇嘴,无语。

    “不过今天吃得很舒坦。”

    黄芩芷点点头,很认真地说道:“看得出来,毕竟你一个人比他们加起来吃得都多,酒也喝得最多。”

    “你是在说我饭桶么?”

    “胖子。”

    “嗯?”

    “你真聪明……”

    “咦?”温朔露出了惊讶的神情,道:“你竟然调-戏我,我要不要做出点儿什么反应配合你一下?”

    “嗯?”黄芩芷柔柔地看了他一眼——美眸中有刀光乍现。

    “哦对了,我给咱们网吧新招了个人,就是那个绰号蝎子的家伙,包吃住一千五,哦,住就算了吧,网吧里也没地儿……”温朔这话题转移得,极其生硬,偏生还一脸的自然而然。

    黄芩芷为胖子间接的服软而心生一丝小得意,扬起脸轻轻哼了一声,旋即恢复如常,暗暗自责失态了,这,不是自己!

    刚刚嘴贱了一把的胖子,心虚地用眼角余光偷瞄了一眼黄芩芷。

    “哼!”黄芩芷道:“我不和你一般见识。”

    “你真好。”胖子柔声夸赞道。

    黄芩芷咬牙切齿——刚才又失态了,说那句话做什么?别搭理这个死胖子不好吗?

    ……

    虽然温朔一向认为那些混黑的人都很傻-逼,向往那种生活的人更傻-逼,但人性深处的阴暗面他也有,难免有时候也会傻-逼地去享受一个做黑-老大的滋味儿。

    所以很爽地装了一次,然后看着张坚每天在网吧里闲着,却领着“丰厚”的工资,胖子心如刀绞,悔不当初。

    有道是“装-逼一时爽,没有好下场。”

    胖子深以为然。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张坚这样的人,花点儿钱养着绝对是物超所值。

    一周后的某天上午。

    百无聊赖的张坚在网吧门口坐着凳子晒太阳,右手拿着小匕首,左手拿着一根木头搞雕刻打发无聊时间时,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网吧旁边的“精时尚服装店”门口。

    张坚顿时提高了警惕,右手把玩着小刀,冷冷地注视着轿车,看着王汉新从车上下来。

    两人对视一眼,王汉新冷冷地哼了一声,迈步走进了服装店。

    张坚皱眉琢磨着,王汉新来这里做什么?

    买衣服?

    怎么可能?!

    足足过去半个多小时后,王汉新才从服装店里出来,如来时那般,瞪视着张坚,然后被张坚森寒的目光逼得扭过头去,哼了一声,钻进车里,轿车飞驰而去。

    张坚坐在原地想了几分钟,起身过去,走进了服装店。

    几个年轻的女销售员看到张坚,全都面露怯意,尴尬地躲避着这家伙的目光,生怕他来找自己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