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俗世地仙 > 章节目录 262章 逃跑的死尸
    石志学在考古现场突遭横祸事件一周前。

    墓区以南直线距离大概三公里左右,实际因为翻山越岭,有十多公里远的守王乡,发生了一起车祸。

    是一辆运载秋粮到守王乡粮站的小型货车,装载着满满当当的粮食,在路口与县畜牧局的面包车相撞。当时两辆车都及时踩下了刹车,速度也减了下来,所以车辆只是轻微碰撞,两辆车里的司乘人员都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但,坐在小型货车后斗粮食垛上的一位村主任,却因为防护措施不足,刹车时因惯性从车上摔了下去,头部触地当场死亡。

    这位村主任还是女性,名叫万淑霞,年仅三十一岁,是万家营村学历最高的人,她作风泼辣爽直,工作能力强,身为女性而且年纪轻轻,就被村民们选举当上了村主任。

    那天是村里把征集的公粮往乡粮站送,因为老主任也坐驾驶室里,所以万淑霞便坐到了后面车斗的粮食上。

    这种情况,在乡下农村很常见,大家也都习以为常,并没有意识到存有巨大的安全隐患。

    然后,就是一次普通的、小小的交通事故。

    万淑霞死了……

    本来这种意外导致人身死亡的事件,家属悲恸之余,也只能尽快操办后事,让死者入土为安,而且按照风俗,意外死亡,又是死在了道路上,死者还年轻,这是大不吉的,所以死者的丧事都不能大办,悄然入殓埋葬便是了。

    但万淑霞死了,家属悲恸,万家营村的村民们也极为悲恸不舍。

    而畜牧局方面所有人对于此事的冷漠、不闻不问,更是激化了死者家属和村民们的悲恸愤怒,村民们找到乡里,要求乡里向县畜牧局报告,必须给予一定的赔偿。

    畜牧局那边给出的回复却是,不予赔偿,这件事畜牧局车辆没有任何责任。因为,万淑霞坐在车辆后斗的粮食垛上,本就是不和安全规定,说得难听点儿,是咎由自取!

    好嘛!

    畜牧局连句最起码表示同情之类的话语都没有,毕竟人死为大,好歹象征性地做出点儿补偿,也是应该的啊。

    于是万家营村的村民们彻底被激怒了!

    他们抬着棺材把守王乡外的那条国道给堵了,万淑霞的尸体就放在棺材里面,棺材盖敞开着。

    连续三天时间!

    但凡过往车辆,统一要钱,而且还表示,交通局、畜牧局一天不给出满意的说法,路就不能通,死者就不下葬!

    这下把相关部门都给愁坏了。

    以往这种拦路要钱的事儿,倒也时有发生,大多数都是因为车祸死亡,然后找不到肇事车辆,死者家属抬着棺材拦路收几天钱,过往车辆司机也都同情可怜,十块二十块的,也不算啥。而交管部门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收上三两天的钱也就算了。

    如果没完没了地拦路收钱,那绝对是要强行驱走的。

    但万淑霞这次的事情不同,万家营是个三千多口人的中型村落,所有村民们因为万淑霞的死,拧成了一根绳,那天去乡里闹事的时候,男女老少去了有上千人!

    就这股气势,就足以震慑得所有人心惊胆颤。

    普通民众们发怒时,决心够大,聚集到一起时更是有众志成城的威力,但,也有极大的弊端。

    那就是,当民众们聚集起来宣泄怒火之后,往往容易失去理智,个人的欲-望在事件朝着自己所希望的方面发展时,不断地膨胀。于是当相关各部门开始主动前来和村民接触、谈判、调解时,放低的姿态助涨了村民们的期望值。

    他们要的条件越来越高,最可怕的是,事件很快发展到一个糊涂账的状况下,没人做主!

    还不断地提高价码,却没有人敢于答应,赔多少钱这件事就算完。

    因为,谁也不敢做这个主。

    因为,谁也不想被人指斥你要价低了……

    于是短短一周时间,事情便拧缠成了一个死结——其实所有人都累了,烦了,谁心里都明白,这件事儿总要有个了解,再如何悲伤愤怒,毕竟,人死不能复生。

    生者,还要继续过日子啊!

    什么时候是个头?

    后来还是村里一个有点儿威望,有头脑,却也不敢明着去说服村民的长辈,私下和上级部门的官员出了个主意:“人都死这么多天了,而且是意外身亡,本就是大不吉,该早早下葬的,拖了这么久不像话,村里人现在也纯粹是被群-体裹挟,乱了套。干脆这样,让畜牧局安排几个人,晚上偷偷把尸体弄走火化掉,到时候人已经火化了,再闹腾还能怎样?多赔给家属们一些钱,我们再安排人劝劝家属,他们现在也是没办法,说了不算啊,唉。”

    有了这个主意,畜牧局便安排了六个人去偷尸体。

    这天晚上十一点多,当时驾车导致事故发生的畜牧局四个人,还有另外两位年轻力壮胆子但的,每人蹬着一辆自行车,悄悄地来到了棺材和尸体摆放的路口。

    他们想开车来的,但,拉死尸……

    谁也不乐意让车拉死尸,尤其,还是横祸而死的人啊!

    带头的名叫邢军强,是名四十来岁,身材魁梧结实的汉子,向来是畜牧局出了名的胆大司机,那天发生交通事故,导致万淑霞死亡,就是他驾着面包车的。

    每天晚上,负责在这里值班的,都是万家营村的青壮。

    但几天时间过去,村民们都已经有了厌烦的情绪。年轻人更是没那个心思大半夜的守着棺材和一具尸体,所以到了九点多钟的时候,大家就散了去找地方玩儿、喝酒。

    反正尸体和棺材扔在这里,谁会来偷抢这东西?

    眼见着附近没有旁人,邢军强一马当先,带着人来到了棺材旁,然后招呼着大家把尸体从棺材中抬出来,放在了自行车的后架上,尸体僵直冷硬,由于深秋时节天气不太热,而且棺材里撒了石灰粉,所以尸体的腐烂过程被延缓,而且棺材里相对干燥了许多,尸体的水分也大量流逝。但,延缓不等于可以确保不腐,所以难免有淡淡的尸臭,以及各处皮肤有溃烂黏糊的地方。

    大家强忍着臭味儿,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把尸体在自行车后架上摆置好。

    邢军强胆子大,他让大家让开,把僵硬的尸体横着担在了后架上,然后用绳子一圈圈地绕着捆,还使劲拉,以便捆得更结实些,别半路上颠簸掉了,太麻烦。

    但就在他捆缚尸体的时候,尸体突然出现了异变。

    时,明月高悬,月华如霜!

    所有人都看到尸体裸-露在外的肌肤上,以肉眼可及的速度,开始生长出一层细密的、雪白的毛发,很快便布满了全身。

    就在所有人愣神儿,傻眼的时候,邢军强最先发现,这具尸体竟然开始动了,他完全是下意识地用双手摁住了尸体的两条胳膊,然后,就感受到了尸体的两条胳膊开始挣扎,他急忙大喝道:“快来帮我,我摁不住她了!”

    这一声大喝,其他人立刻往前冲,但随即反应过来一个个大声叫着掉头就跑。

    因为,他们看到被邢军强死死摁住胳膊的尸体,猛地扬起了头和上半身,睁开一双黑洞洞的眼睛,盯视着俯身咬牙使劲摁她胳膊的邢军强——这一幕,简直太可怕了!

    邢军强后知后觉,整个人吓懵了,赶紧松开死尸就要跑。

    这一霎那,捆缚着死尸的绳子嘣嘣嘣断裂,然后,自行车倾倒,正好砸中邢军强的小腿后部,惊惶失措中,他扑倒在地,随即便被那具变异了的尸体,扑在了身上。

    之前逃窜的那几人,惶恐中不时扭头看去,就见到月光下,邢军强大呼小叫地和死尸打斗着。

    待几人跑远了,聚集在一起气喘吁吁时,这才反应过来不行,不能扔下邢军强一个人啊,他们各自从路边捡了砖头、木棒做武器,战战兢兢相互壮着胆子往回走。

    他们看到了棺材,看到了躺在旁边地上的邢军强,也看到了,一个灰白色的影子,跃入了路旁的草丛中,消失不见。

    几个人匆匆跑了过去,却发现邢军强已经死透了。

    他的脖子几乎被完全咬断,血淋淋的,胳膊腿的骨头都已经被生生拧断,以一种诡异的态势向各个方向扭曲着,白森森沾着血的骨茬子穿透肌肤和衣服露在外面。

    如霜月华之下,如此凄惨恐怖的一幕,令所有人禁不住大喊大叫着往村落方向跑去。

    很快,他们就找来了很多村里人,还有乡派出所的警察。

    邢军强死了。

    万淑霞的尸体不见了。

    年长的那些老者,还有村里那些神棍神婆,尤其是警察的号召之下,出动了大量村民,打着火把、手电筒,开始循着尸体逃走的方向,搜索寻找。

    但直到第二天天亮,附近方圆几里,几乎能藏东西的地方,都搜遍了,也没找到那具逃走的尸体。

    然后,警察把怀疑的目光,放在了和邢军强一起前来盗尸的几个人身上。

    毕竟,他们说得那种情况,太匪夷所思了!

    那是迷信!

    不管他们有没有罪责,首先就要控制住他们,尽量避免消息的扩散,尽量,让他们先改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