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俗世地仙 > 章节目录 264章 做事不能见光
    说起来,起坛作法降妖除魔,前期准备工作似乎很复杂,干这种活儿的风险性也非常之高。

    其实,这很正常。

    因为玄法的应用,本就对细节方面的要求相当高,比如书符时,一笔一点稍有差池,符箓就不会有效;诵咒时,字音稍有不对,也会使玄法失效;罗盘定位亦或气机感应的分析,更是要精密细致地推算,不能有分毫之差。

    更何况,温朔的修为不够深厚,其心性又是天生的谨慎小翼,再加上遇到的是难得一见、极度敏感残忍凶悍的尸煞……

    再如何小心也不为过。

    好在,提前知晓了尸煞生前的年龄、性别,还知道了她大概为什么会成为尸煞,对于温朔在提前准备的细节方面,有了极大的帮助——正所谓细节决定成败嘛。

    做好这些充足的准备后,温朔和杨景斌没有回墓区临时办公室休息,而是在古墓所在的小山包上,来回转悠,做出考古勘察讨论的姿态。而小山下面的警察和值班工作人员,对此也不以为意——如杨景斌这类专业的考古人员,和正常人不一样。

    都有病!

    乐意天天钻进古墓里研究尸体、陪葬品、墓葬结构的……不是有病是什么?

    再说了,杨景斌带一位有证的工作人员在墓区转悠,权限足够,即便有人会觉得现在墓区处在封禁停工时期,也不好去提醒询问什么。大家最多也就是在私下嘀咕几句,杨景斌以权谋私,为了培养自己的学生,在考古现场进行教学,增强其考古经验。

    似乎考虑到这么做,难免会被人诟病,秉性耿直爱较真的杨景斌心里略有些过不去,所以快到傍晚的时候,他主动提出代替工作组的两位专业考古人员,今夜在现场值班,让他们可以回驻地休息,还委托一名值班的村民,去买两瓶好点儿的酒。

    那位村民乐滋滋地开着摩托车回村,花六十元买了两瓶白酒。

    上世纪末,单瓶三十元的白酒,在偏远的乡下农村,已经算是好酒了。

    天黑之后,前来换班顺便送饭的人员,和已经下班的人,看到有好酒,下班的人也不急于回去了,干脆张罗着凑点儿钱,再去买几瓶酒,买点熟肉回来,美其名曰聚个餐。

    杨景斌在人际关系交流方面的水平,实在是太差了,听着大家热闹张罗,他不反对,却也没有吱声。

    好在,有温朔这号人精在。

    生就一颗七窍玲珑心的胖子,大咧咧地从兜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和一张五十的钞票,递过去说道:“别介凑钱啊,大家伙儿难得想要聚个餐,这钱我来出!今天下午在现场考古的时候,我的老师一直对我说,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担惊受怕的还要值班,不容易……”

    “哎,这多不好意思。”

    “到底是京城大地方来的人,办事说话就是敞亮!”

    “京大的学生和老师,水平就是高!”

    ……

    一帮人乐得不行,既然温朔一介学生掏出了一百五十元钱,大家伙再小气,也得多少意思意思,于是乎十个人每人拿出十元,再买上四瓶好酒,剩下的钱全部买熟肉和菜。

    晚上七点,简易房中间的屋子里,就摆上了一桌丰盛的酒菜。

    这年头,大家并不在意什么违反规定这类的,更何况还有考古工作组的组长在场,并亲自花钱买了酒,谁还去考虑太多?

    至于古墓的安全方面……

    有警察啊!

    警察就算是喝醉了酒,那也是警察!

    震慑的效果是相当高的。

    更何况,大家其实心里都有数,这座大墓便于盗窃的几个盗洞都被处理过,就算是钻进去了,里面也没什么值得盗窃的有价值的文物。没有盗洞的地方,该清理的早已经被考古人员运走,再往深处还没发掘的地方,也进不去!

    酒量相当大的温朔,今晚却并未发挥他的酒量,争取把所有人都灌醉,因为那样的话,自己也需要大量饮酒。

    而饮酒过多,必然会影响到精神状态无法集中等问题。

    所以,他只喝了大概有四两酒,便滴酒不沾了。好在,他凭借其过人的交际能力,能言善辩,又是今天这顿聚餐消费上花了大头的主儿,在酒桌上自然而然有了优势话语权,四位警察和六位值班人员,相互之间会说笑攀酒,却无人攀温朔喝酒。

    酒足饭饱之际,温朔借口出去方便一下,到墓区附近探出气机仔细观察感应了一番。

    没什么异常状况发生。

    尸煞,还躲在古墓深处。

    转身走下山坡时,一位警察和两名工作人员出来小解,看到了温朔从山坡上下来,顿时惊得酒醒了一半,纷纷开口劝说温朔,晚上如果墓区没什么异常,千万别上去,石志学前车之鉴,万一再出什么事儿的话,后悔也晚了。

    也由此,温朔心中有所明悟——这些警察和值班人员,嘴上说不怕,其实每天晚上在这里值班,心里也是害怕的。

    所以,他们每个人喝酒都很痛快。

    酒壮怂人胆嘛。

    温朔装出酒意上头的模样,呵呵傻笑着说刚才出来解手,迷迷糊糊地不小心就走到了墓区,等发现来到了古墓发掘现场的边缘,自己还真吓了一跳,就赶紧往回走。

    夜里十一点钟。

    酒席总算是到了尾声,除了温朔和杨静,其他人都喝高了。

    两位警察和三名村民,晕晕乎乎醉醺醺的往外走去,其中一位村民刚出门就歪倒在地上,醉得不省人事,大家嘻嘻哈哈把他抬回屋里的床上,其他四位也不开摩托车,不骑自行车了,大声说笑着,晃晃悠悠地结伴回村。

    过了一会儿,温朔向杨景斌示意。

    杨景斌便说道:“温朔啊,我看你也没喝多少酒,去,追上他们四个,把他们平安送回村里后,你再回来,不行的话,你也住在村里面,别一个人回来。”

    “哎,行吧。”温朔答应着。

    另外三位村民和两名警察见状,大着舌头口齿不清地劝了几句,也便作罢——他们,都喝多了。

    从值班室出来,温朔沿着小路往东北方向走到了小桥边,远远能听到那几位虽然酒后胆量激增,却也是刻意把说笑声放大以壮胆的警察和村民。

    观察了一会儿,温朔转身沿着河边往西快步走去。

    河流走向是绕着小山包的,所以从这座小桥走到白天布置好法阵的水台,足有两公里远。

    温朔几乎是一路小跑着赶到了水台旁。

    抬头观夜空,华月高悬。

    掐决诵咒,温朔气机溢出,向四周扩展,仔细感应着天地间五行灵气的平衡状态,哪怕细微的少许波动,都能在第一时间感应到。与此同时,他经络舒展,心境入空灵,与自然相参,灵气汇聚缓缓入体,补充着体力和精气神状态。

    子时已经过半。

    正如温朔所预料的那般,躲藏在古墓中的尸煞,由于形成时间不久,且形成后就不断受到惊吓,对于外界的恐惧,让它躲在安静的古墓中,哪怕是嗅到了姜汁的气息,仍旧犹豫了许久却始终不肯出现。直到天生对外界的敏锐感知,意识到最安全、最适宜出去的时间段即将过去时,它才按捺不住,从古墓中爬了出来。

    古墓西侧,被清理过的盗洞口,一具尸煞嗖地蹿了出来,随即钻进了繁茂的植被中,警惕着,小心着。

    它浑身被两三公分长的白毛覆盖,长长的头发亦是雪白,散开遮盖住大半个脸颊。它的脸颊是黑色的,眼窝深陷,却看不到一丝眼白,像是两个黑洞。

    死后亲人给穿的衣服,都已经被它撕碎抛弃。

    双手成爪,漆黑的指甲足有五公分长,弯钩,在月光下泛着幽幽的锋芒。

    它嗅到了姜汁的气味,贪婪地张着大嘴呼吸着。

    大约过去几十秒钟后,它小心翼翼地爬出了植被丛,嗅着姜汁的气息,以趴伏的姿态,如同一只大号的敏捷白猫,一跃而起两米多高,呈弧线跃至两丈开外,趴伏停下,嗅了嗅气味,随即再次跃起,又是两丈多远的距离。

    尸煞的速度,越来越快。

    它已经感应到了,最佳时间即将过去,天地间五行灵气越来越排斥它的存在。

    但此时此刻,头脑极度简单,只有些许本能意识的它,却并未想到赶紧夺回到古墓中去,而是被姜汁的气息所吸引,即便是遭遇危险,也会往姜汁最为浓厚的方向逃窜。

    一里多地外,年久失修的水台边。

    温朔豁然向西北方走出十几米远,在一条狭窄的田垄上站定,左手掐决平端在腹前,右手掐决竖起在面门前,心中默念法咒,气机一瞬间就高速流转,张口轻声道:“青儿,坐到我肩头!”

    咻!

    脖颈间一道青芒闪现。

    随即,穿着小白裙、小白鞋、扎着一根小小朝天辫,胖乎乎粉嘟嘟的小青,便坐在了温朔的左肩上。

    寻常人看不到它。

    尸煞没有视觉,自然也看不到它,却能感应到小青的存在。

    而且,小青所散发出的气息,尸煞、阴邪之气感应到之后,会垂涎欲滴,会愿意吞噬或者被吞噬,却,不敢轻易去招惹。同时,小青的气息,能够掩盖住温朔散发的气机,从而避免尸煞第一时间感应到温朔的气机之后,要么逃窜,要么发动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