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俗世地仙 > 章节目录 309章 拍马屁的境界
    “当初这里规划开发别墅区,我爷爷选了这块地,据说开发商特意从香江港请了风水大师,除却整个别墅区的风水布局堪舆之外,着重为我家的别墅做了规划。”黄芩芷凑近了些,颇显亲密地小声打趣道:“大师,您再帮忙看一下?”

    “我不懂风水。”温朔憨憨地挠了挠头——今早来之前,黄芩芷特意把家人的大致情况告知了他。

    提到了奶奶,却未提及爷爷。

    想必,老爷子已经过世了。

    而黄芩芷刚才这番话,倒是在无意中,让温朔分析出了三个可能有用的信息:一,黄家并不结识玄门中人,这栋别墅的建造和风水布局,是由开发商请来的风水大师指点;二,开发商在别墅区开建之前,竟允许黄家老爷子选地,并特意请风水大师,注重为此别墅做风水布局,足以想见,黄家绝不止是财力雄厚,而是……有着极高的社会地位和影响力;三,黄家福泽深厚,绵延时久,且枝叶丰茂,又各展其才,延地气托天运,才能承得起这般厚福重威。

    通俗地说,便是当前的黄家近亲人多,而且在各行各业中都能成为佼佼者,从而有五行皆备皆强,却又能平衡稳固,顺应天地自然,才能和此地风水布局形成的势,相辅相成,不但不会出现承接不住而伤人亡家的悲剧,反倒促使天、地、人有了良性循环。

    其实风水善恶,首重在人。

    信者期待风水之势相助,却往往疏忽了风水玄学从最初诞生时的目的,便是为了辅佐人,所以,人虽然排在天地后,但从风水起利的意义上来讲,又是处在主位。

    主位身姿不正,辅佐之力可为之校正;

    主位心不正,辅佐之力自然加强,便会起到反作用力。

    古往今来,莫说多少豪门大族兴亡,便是王朝百代亦有更迭,根源便在于此。

    所以风水能兴旺一人、一家、一国的同时,风险性也同样高。当风水之局大乱时,便有开明兴盛之主,却也是无力回天。风水之局越大,福运越厚,风险性同样更高。

    但这些,温朔却是不能明言的。

    废话,人家黄氏大族如今正值春秋鼎盛时,你一胖子跳出来,指指点点说些耸人听闻的话,那不是找抽吗?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别墅。

    室内的装修布局,以简洁明快为主,倒是多有盆景,绿意处处。

    一楼客厅靠窗的高大盆景旁,放着一个小木柜,柜子上有一台老式的收音机,正播放着缠绵婉转、柔曼悠远的昆曲。沙发上,坐着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太太,身形略胖,正自眯着眼,颇为享受地聆听着,右手抚摸着趴在她腿上的一只通体雪白的肥猫。

    温朔飞快地扫视了一下室内,耳朵也敏锐地搜罗着别墅里的声音。

    除了坐在客厅里听戏的老太太,楼梯那里有一位看上去五十岁左右的大妈正在擦地。

    楼上某个房间里,有两人在谈话。

    黄芩芷神色间略有些不愉,心想明明知道今天要带温朔来,怎么都不在家里,或者,不在客厅里等着呢?

    这,未免也太不礼貌了。

    她先是和轻手轻脚迎过来的保姆刘妈介绍道:“刘妈,这是我男朋友,温朔。温朔,这是刘妈。”

    “您好您好,新春快乐。”温朔赶紧恭恭敬敬地打招呼,又看看手里拎着的东西。

    “好好。”刘妈笑道:“傻小子,拿到客厅去,一会儿我会收拾的。”

    温朔便憨憨地点头。

    黄芩芷这才和温朔轻手轻脚地走到客厅的茶几前,黄芩芷唤了声:“奶奶,我带温朔来了……”

    “嗯?”老太太睁开眼,看了下黄芩芷,又看了看身材高大魁梧、白白净净的温朔,大概是年纪大了反应慢的缘故吧,满是皱纹的白净脸颊上,过了一会儿才显露出笑容,神色间立刻充满了令人心暖舒适的和蔼可亲。

    老太太抬手关掉了旁边的收音机。

    温朔很适时地弯腰把手里拎着的一大堆礼物放到茶几旁,一边满脸憨厚之色,略有些紧张地说道:“奶奶您好,我,我是芩芷的男朋友,我叫温朔,是,是燕云临关人。那什么,今儿初七,还没过十五呢,给您老拜年啦,祝您老健康长寿,福运绵绵……”

    “嗯嗯,好着了,快,快坐下说话。”老太太似乎对温朔的第一观感不错,抬手示意他坐下说话。

    温朔略显拘谨地看了看黄芩芷,这才做到了斜对面的单人沙发上,憨笑着好似因为紧张的缘故,不知道说什么是好,双腿并拢着,双手在膝盖前搓着。

    老太太拿起旁边的花镜戴上,笑眯眯地上下仔细端详着温朔。

    温朔露出愈发紧张的样子。

    “奶奶,我爸妈呢?”黄芩芷忍着笑不去揭发死胖子在老人面前扮憨厚可爱。

    “刚才还在的。”老太太扭头看向楼梯,唤道:“小刘啊,去楼上看看,小申儿和慧兰要是在的话,让他们下来,家里来客人了,一点儿规矩都不懂。”

    刘妈正拿着抹布擦楼梯,闻言扭头笑道:“在书房谈事情呢,一会儿准下来。”

    “哦。”老太太脸色稍有不满,旋即又看向温朔,笑眯眯地问道:“小胖子,听说你和芩芷在京城的生意,大过年挺忙的,这次来深港,不耽误生意吧?”

    “不耽误,初六员工们基本上都回来了,来之前我都安排过,而且有什么事,可以随时打电话联系的。”温朔憨憨地说道:“如今现代化了,通讯和交通都方便,您看,昨天我忙活到傍晚,然后坐飞机当晚就到了深港,今天下午我和芩芷去机场,傍晚就又到京城了……”

    黄芩芷秀眉微颦,心想胖子扮憨厚也便罢了,怎么说话也没个分寸,扯起了闲篇呢?

    给他使眼色吧,他却是憨憨地,专注地和老太太对视着,一脸乖巧。

    黄芩芷却没想到,奶奶听了温朔这般闲话,竟是很开心地“嗯嗯嗯”附和着一边点头,道:“可不是嘛,我那时候和芩芷她爷爷,从京城来深港,坐了两天火车,把人累得腰酸腿痛……那时候打电话还得七拐八绕,有时候都接不上,还拍电报。”

    “嗯,听说过。”温朔撇嘴很认真地说道:“我们是赶上好时候了,没吃过那个年代的苦,也得亏了您老那代人当年的辛苦付出。我每次从书上和电视上看到那个年代的讲述,都会被感动,心生钦佩,您老那代人,才是真正大公无私,一心为国为民去努力。唉,说起来,我们如今的年轻人,即便是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站在您老这个年龄段的人面前,都应该心生愧疚。”

    老太太眯着眼似乎很享受小胖子的马屁,但老人家还是笑眯眯地直接揭破了胖子话里的漏洞:“哪个年代都有好人,有坏人的。”

    “这倒是,不过……”胖子挠挠头,憨憨地说道:“我虽然不迷信,但却坚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数十载过去,善恶已然有了分明,当年小善如今小安,当年厚德大善,如今自然应是福厚绵长。我是学考古的,对历史比较了解,古往今来,乃至现在我们生活的身边,都不乏实例证明,心术不正为恶者,纵然能一时富贵,却是过眼烟云,终落不得好下场,唯厚德载物,才能家大业大,人丁兴旺,福泽绵长。”

    老太太听着缓缓点头,也不禁为这番话而在心里思量己身和过往,于是乎愈发觉得有理,是这么回事儿。

    和之前那番明显的马屁不同,这番话却是没有直接夸赞,但“厚德载物,家大业大,人丁兴旺,福泽绵长……”说得可不就是目前老黄家的状况嘛。

    于是这前面讲述的“善恶有报,数十载过去,善恶有分明,当年小善如今小安,当年厚德大善,如今福厚绵长……”

    明显却又含蓄地表示,老太太当年是有厚德大善。

    人性本私,纵然人老成精时,也难做到世事人情皆洞察,更难做到无比清明识己身。

    所以这一番明显却又含蓄,蕴藏着传统大道理的话,让老太太听了,不由自主地便会回想起数十载人生过往,所作所为中的各种善举、各类大义……

    才有了如今这般家境状况!

    当然,已故老头子曾经的赫赫功勋,才是这个家的最大福泽!

    “到底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啊,芩芷,你听听你听听……”老太太感慨着说道:“你们兄妹几个,从小生活在蜜罐里,再过上二十年,都不见得比温朔更明白事理!”

    黄芩芷撇撇嘴,忍着笑,欣喜万分又颇为感慨钦佩,温朔这家伙……

    难道玄术,能看透人心?

    温朔憨憨地,有些不好意思地挠着头,白白净净肉乎乎的脸颊上泛起一抹红晕,谦逊道:“我,我是从书上学来的,在您老面前说这些,是,是想请教的意思。”

    老太太顿时乐得合不拢嘴儿:“哎,我岁数大了,不管那么多事儿,但就是爱唠叨他们,不管是当官也好经商也罢,时时刻刻都要谨记不能昧了良心,要多多行善积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