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俗世地仙 > 章节目录 323章 塞翁姓温
    被罚款处理,暂扣的电脑也迅速拉回来了,这件突发事件便到此为之,并未给朔远网吧带来什么明显的影响。

    至少,在李琴看来事情已经过去。

    所以她现在开始替儿子发愁,啥时候第二家快餐店才能开张啊?

    李香和胡军海、胡志强、姚苗苗一家四口,过完十五就从临时租住的公寓里搬了出来,而且考虑到胡志强和姚苗苗是新婚小两口的缘故,温朔和黄芩芷,还特意为他们一家在公寓里租了两套一居室的小房子,加起来每个月的房租也有一千多。

    除此之外,一家四口每个月还领着工资……

    即便是亲姐姐一家人,可也不能这么白白养活着啊,胡军海和李香已经把制作手艺都学到了手,胡志强和姚苗苗年轻,但也学了个八、九不离十,再跟着父母干上三两个月,就能挑起大梁,按照温朔的计划,第三家分店也会尽快开起来的。

    可本来都已经定好了的店面房,又黄了。

    听说地理位置好的地方,想要租下一间店面房,是很难的。

    实在不行,劝劝儿子还在京大这边再开一家店,应该也可以吧?忧郁的李琴,却又不敢把这些想法去告诉儿子,生怕每天事情繁多还得学习的儿子,再劳心劝慰她。

    李琴左思右想之后,只得找到黄芩芷,和她谈了谈。

    结果这个准儿媳微笑着告诉她:“不用担心,一切都有温朔安排着呢。”

    张坚已经在外面疯跑了两天时间,附近的几所大学他几乎都跑遍了,看到地段好,又闲置的房子,或者贴着转租的房子,就赶紧登门或者打电话询问。

    但仍旧为能确定下来。

    紧邻着大学的店面房,本来就很难租到。况且如京大这边首开先河,直接搞出一条商业街的特例,也只有京大。

    同时,也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下,才造就出了朔远网吧这个迅速崛起的行业,并在残酷的商场中,间接吞噬着其它商户的生意,从而把一间间店面房拿下。

    这天傍晚,张坚满脸沮丧和歉疚地来到了办公室里,对温朔汇报今天的情况:“朔哥,明儿我再去找……”

    看着张坚的神情,还有那深陷的眼窝,温朔也不好再生他的气,再者,平心而论这事儿张坚有责任,但也不能完全怪他,他也确实尽心尽力了。所以温朔稍作思忖后,道:“行吧,别着急,慢慢找,这么多大学呢,实在不行,咱们不用非得找地段好的,差不多只要不那么偏僻就行,啊。”

    “知道了,朔哥。”张坚点点头应下,稍稍犹豫后,又道:“那个……甭管上次的事儿和久违、星宇两家网吧有没有关系,咱们也得趁机做点儿什么吧,否则他们心里还不得以为,咱们挺好欺负的,也没敢把他们怎么着。”

    “这事儿再说,你别胡来。”温朔笑了笑。

    “哦。”

    温朔看了看墙上挂着的钟表时间,已经六点二十分了,便起身说道:“去吃点儿饭早些回去歇着,栗总之前打电话约我晚上一起吃饭,就不和你多聊了。”

    “哎哎。”张坚答应着先行走了出去。

    温朔掏出手机给栗洋打了个电话,得知已经下班,便出门等着栗洋的车过来。

    他不知道栗洋为什么今天约他吃饭。

    前天处理完被罚款暂扣电脑的事情后,他本想请栗洋吃顿饭的,结果栗洋挨着两天都有饭局,也就没抽出空来。今天下午栗洋倒是打来电话,说晚上一起吃个饭。

    温朔也没想太多,因为以他和栗洋的关系,平时没事儿的时候突发奇想,也会坐到一起喝喝茶或者吃顿饭喝点儿酒。

    栗洋的车很快开了过来,接上温朔来到成府路上的一家蜀香菜馆。

    直到进了包间温朔才明白,今天,栗洋是负责牵线搭桥的,真正请吃饭的主儿,是久违网吧的老板姬永明,还有一位,是华清大学公寓楼管理处的主任蒋岸平。

    温朔一边笑呵呵地在栗洋的介绍中和姬永明、蒋岸平握手客套,一边琢磨着,这顿饭局的用意到底是什么。

    坐下点完菜,等着上菜的功夫,由栗洋先行打开话题做了简单的说明,原来,姬永明和蒋岸平是老同学,而蒋岸平和栗洋呢,则是去年在区政府开会时认识,关系还算不错。当然,温朔听得出来,这只是栗洋的一番客气话罢了。

    姬永明通过蒋岸平找到栗洋,然后委托栗洋,请温朔来吃这顿饭。

    栗洋打开了话题,接下来姬永明也痛痛快快地把自己的想法讲了出来。

    去年姬永明看着朔远网吧的生意越来越好,而酒吧的生意却越来越差,就动了心,并立刻付诸行动,拆除酒吧的装修,转而着手搞网吧。虽然他心里对于温朔这个年轻人,也多少有些忌惮,但毕竟是土生土长的京城人,好歹也有点儿实力,再者也没想过恶意竞争,就想着网吧的生意好,咱也跟风赚点儿钱。

    不曾想,八十多万元投进去之后,生意却眼瞅着没什么希望,反而因为一开始就降价优惠,直接和朔远网吧形成了针尖对麦芒,打擂台的恶劣竞争关系。

    而朔远网吧却凭借着它各方面的绝对优势,将生意吃得死死的!

    那天警方突击检查,朔远网吧被查出事儿之后,他还琢磨着有了翻身的机会,朔远网吧怎么着也得被关上几天吧,不曾想半天都没耽误,照常营业不说,第二天就把被拉走的电脑,又原封不动地拉了回来,朔远网吧的生意还越来越火。

    这说明了什么呢?

    再想想那天温朔离得远远的,投过来的眼神,姬永明意识到,温朔无论如何会怀疑到他在背后使坏了。

    而被温朔记恨上……

    这两天姬永明睡觉都睡不好了。

    巧之又巧的是,昨天他和蒋岸平在一起吃饭时,听蒋岸平提及,华清大学公寓以西,紧邻华清南路中段的拐角处那里,过些日子会腾出来几套店面房,蒋岸平还劝说愁眉不展的姬永明,与其在京大南街的竞争中,被朔远网吧压着打,不如干脆认倒霉,赔点儿钱,把全套东西搬到华清公寓这边儿来开一家网吧。

    姬永明当即就没说得动了心,他可是知道,温朔这家伙虽然不好惹,却也是个好说话的主儿,想想当初周启良的服装店转让、关河胜都准备要开张的网吧转让……

    于是姬永明立刻委托蒋岸平,找栗洋做中间人,和温朔好好谈谈。

    当初姬永明能够顺利开网吧,栗洋也没从中为难他,也正是因为有蒋岸平打过招呼。

    而栗洋和温朔之间的关系……

    南街商业区的商户们,谁不知道?!

    听完姬永明的话,温朔心中一喜,神色却很平静地皱眉思忖着——他倒不是惊喜久违网吧转让给朔远网吧后,星宇网吧也八成会迅速败退,而是对姬永明要搬走的地点,起了兴趣——华清公寓楼西侧,紧邻华清南路中段的拐角处?

    那里,东侧是华清公寓,西南是燕园小区、西北是京大的公寓楼!

    地理位置相当好啊!

    他年前就曾去过那里考察,这两天张坚也两次路过那边儿,看到的却是施工、整修道路和公寓外墙及绿化带……一些违法搭建起来的平房,有的被拆除,有的也即将被拆除。

    那里唯一不会被拆除,能够腾出几套店面房的建筑物,温朔记得只有一家坐东朝西的幼儿园!

    见温朔神色平静地思忖着什么,姬永明误以为他还有些生气和误解,便举杯说道:“温总,咱们喝了这杯酒,我顺便得再向你说明一件事,扭头警方突击检查,我的网吧没被查出问题来,我知道,你肯定会有所怀疑,但我发誓,这事儿和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我姬永明,也做不出那种下作的事情。”

    “唔,抱歉,我刚才想到点儿别的事情。”温朔端起杯和姬永明碰了碰,一饮而尽,然后微笑道:“姬老板,你把栗总和蒋主任都请来了,我还能不同意么?开个条件吧。”

    姬永明神色一窘,好嘛,温朔这句话可是把他推到了前面,既不能要价高了,又不能再让温朔先开口。

    他苦笑着想了想,道:“我是这么想的,你把剩下的房租给我就好,电脑、桌椅什么的,我都得搬走,装修呢,我也不要钱了,算是送给你的,不过……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你说。”温朔微笑道,一点儿都没有惊喜的样子。

    “我搬到华清公寓那边之后,能不能……”姬永明神情略显尴尬地说道:“用朔远网吧的招牌?”

    温朔微皱眉,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姬永明和蒋岸平,便把目光投向了栗洋,希望栗洋赶紧说几句话。栗洋心里略有些犯嘀咕,他了解温朔的性格,姬永明能够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前后赔了三个月的房租进去,当然,他在被动的情况下,本就不可能让温朔以转让费的方式补偿给他,但四百八十平米的店面房装修,往少了说,姬永明也花掉好几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