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俗世地仙 > 章节目录 382章 胖子肚里能撑船
    从千佛洞所在地,至预定的楼兰遗址考察点,有八百多公里的路程,考古车队需要行驶至少十二个小时。

    好在,近些年来国家在西部地区的基础建设,尤其是交通方面大力投入,大部分的路途状况良好,而且预定地点因为已经先后有多批次的科考、探险队伍前往,路线非常熟悉,所以这一趟旅途,只要没有什么突发的恶劣天气等意外因素,基本不会有什么问题。

    这些平均年龄超过五十岁的专家学者们,对于此次连夜行程的安排,不但没有丝毫异议和不满,反而格外兴奋。

    来自国外的所有专家,都是第一次去往著名的楼兰遗址。

    有的甚至,是第一次来华夏。

    充满了神秘色彩的楼兰遗址,曾经一度在传闻中称之为鬼域,碎片化地深处于荒芜的大漠隔壁之中,时而出现,时而又会消失,近百年来,多少来自世界各地的考古探险家们,不惧艰险地闯入大漠寻找楼兰遗址,有的成功找到了楼兰遗址的某一块地方,并得到了诸多宝贵的文物,从而功成名就,有的则付出无比的艰辛之后,却只能空手而归,还有的,永远留在了神秘浩渺的鬼域中。

    仅是听着考察队队长,汉威大学考古学院院长贾生岭对楼兰遗址的讲述,所有人的心都不禁不住飞到了那片神秘的,充斥着各类恐怖传说的荒漠区域中。

    车队准备出发时,温朔没有急于上车,而是一直注意着那个没皮没脸不知廉耻的埃文·查尔斯,还有他的两名随从人员。直到确认那家伙上了二号车,温朔才大步走到车门旁,憨笑着拦下了一位来自于苏斯联邦共和国,名叫伊诺维奇的专家,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您好,咱们能不能换一下车?我的老师杨景斌教授很愿意在接下来的行程中,与您同乘一辆车,那么,你们会有更多时间进行学术方面的交流探讨,当然,也可以轻松地聊一下别的。”

    听了随从人员的翻译,这位相貌彪悍留着大胡子,像头棕熊似的专家,立刻开心地答应下来,并使劲拍着胖子的肩膀,一手竖起大拇指夸赞道:“我当然乐意,没问题……你是一个很棒的小伙子,昨天晚上在住地发生的事情,别人看不出来,但我却是最先走出房间,看到了那家伙被你痛揍的最后一幕,干得漂亮!”

    温朔被拍得差点儿蹲下,这个已经年过花甲却强壮得像头熊的老家伙,干嘛这么兴奋?

    早知道如此,是不是应该拿“和杨景斌教授同坐”进行拍卖?!

    翻译很清楚这番话不方便被旁人听到,只得微笑着低声用华语向温朔翻译了一遍。

    温朔立刻露出了腼腆的神情,微低头道:“没什么的。”

    伊诺维奇见状,不需要翻译便哈哈大笑起来,开心地大步往前面的那辆车走去。

    温朔笑眯眯地登上了这辆中巴车。

    一上车,他就看到了坐在倒数第二排位置,独自一人占了两人座位的埃文·查尔斯——倒不是查尔斯刻意要独占两人座,而是因为车上有六七个空着的座位,恰好没人乐意与这个自负且粗鲁的家伙同坐,有意无意间将他孤立了。

    虽然昨天晚上最终的处理结果,是相互妥协,他也主动道歉,可事实上,埃文·查尔斯怎能消除心头之火?

    然而形势比人强……

    追究下去的话,自己首先不占理,会丢了国家的颜面不说,查尔斯贵族也会因他而蒙羞,这是查尔斯决不允许发生的情况。同时,如果自己不肯认错道歉,那么很可能就会失去此次前往楼兰遗址的机会,让他以后再找机会独自或者结伴前往大漠中寻找楼兰遗址?那更不切实际了,先不说以他的身份,来一趟华夏本身就会引起相关方面的注意,就算是来了,身份高贵的他,也断然不会去冒险进入荒漠戈壁深处,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不值啊!

    所以,无论如何,这趟楼兰遗址之行,也必须参与。

    一是为了从这里得到些久远的历史气息,二是,熟悉一下路线、环境,为以后可能再来这里做好准备。

    还有一个原因……

    查尔斯希望,能够在此行的过程中,制造出一些,或者仅需要一次的小小意外,干掉那个胖子!

    没有人,可以肆意羞辱一位不列颠王国现如今已经很少的世袭伯爵,更不要说,羞辱了这位伯爵之后,还当众诬陷栽赃这位伯爵,让查尔斯蒙受了更大的屈辱,更让查尔斯家族蒙羞!

    所以,这个人必须死!

    埃文·查尔斯思忖着,是否在半途中动手,给温朔和杨景斌乘坐的车辆制造事故。

    考虑一番后,他还是否决了这个想法。

    查尔斯判断,如果自己施展法术,必然会被正处在警惕中的杨景斌察觉到,这个华夏法师的气场那么强大,等级至少不低于我。所以贸然施展法术,成功的把握低,还会暴露自己的想法,甚至会引发强烈的反击。再者,即便是成功了,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大量人员伤亡,组织方一定会取消此次楼兰遗址之行。

    等有了合适机会再说吧。

    查尔斯情情绪有些烦躁地睁开了眼睛,随即便看到那个让他恨之入骨的胖子,上了车。

    该死的!

    他怎么上了这辆车?

    胖子压根儿没想到,自己一时冲动会给查尔斯伯爵造成如此大的心理压力和仇恨。

    如果事先对不列颠王国如今的贵族现状和法律体系,了解得足够多,并且了解贵族在不列颠王国的荣誉,尤其是世袭贵族有多么得重视家族的声誉,那么,当时被啐了一口唾沫还被骂了一句的胖子,绝不会毫不犹豫地出手揍这个外国佬,而是会认真考虑一番后,再把查尔斯暴打一顿,最后的诬陷就算了。

    有道是打人不打脸,更何况还会牵涉到贵族的家族颜面,讲道理且胸怀宽广的胖子怎么能干这种事儿呢?

    此刻,和埃文·查尔斯目光对视,胖子立刻露出了惊喜的神色,憨憨地咧嘴笑着,大步走了过去,一边大声用蹩脚的英语说道:“哦,尊敬的查尔斯先生,我能坐到您的旁边吗?”

    到底是京大的学生,平时也多有认真学习过英语,温朔虽然比不得杨景斌的英语水平,也做不到诸多京大学生那般,可以用英语进行正常的交流,而且,胖子的听力也有待更多的加强,但普通打招呼,简单的一些话语还是能蹩脚讲出来的。

    查尔斯一头雾水,胸中怒火腾腾。

    这个混蛋,他怎么好意思提出这样的要求?

    他怎么,还摆出这样一副热情的模样,好像真的很崇拜、很尊敬我,很荣幸见到我似的?!

    难道正如华夏那句老话“不打不相识”,华夏人都这样?

    “您还在生我的气吗?”胖子已然站在了查尔斯的面前,一脸无辜和委屈的模样。

    他说的,还是英文。

    车厢里,所有人都扭头看向了这边,大家心想着,华夏果然是数千年文明的礼仪之邦,杨景斌教授的学生,更是其中的典型,对待外邦之人,能够有如此广阔的胸怀,在诸位无关己身的专家学者,都不屑于和埃文·查尔斯为伍时,这位受了委屈的华夏年轻人,却主动乘坐这辆车,并向查尔斯表达了友善之意。

    查尔斯的两位随从人员尴尬对视,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也用不着他们翻译了,那胖子会讲英文。

    虽然,讲得委实不咋地……

    查尔斯先是强挤出一抹笑容,旋即神态便放松下来,耸耸肩说道:“当然,没问题。”

    言罢,他往里面坐了坐。

    胖子还真就一点儿都不客气地挨着查尔斯坐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都不禁皱眉,再看向查尔斯时,就都忍不住露出了一抹同情的眼神——此行所用的中巴车虽然空间宽敞,座椅数量不多,可查尔斯的身材本就魁梧高大,而胖子更是犹有过之,好家伙,他往那儿一坐,两人之间显得格外亲密!

    这大夏天的!

    那胖子也真是的,胸怀宽广的态度表现出来也就罢了,旁边空着好几个座位,干嘛非得挤到一起?

    查尔斯双拳紧攥,脸颊上的肌肉绷得紧紧的,阖目不让自己愤怒的眼神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中。他现在,真想马上离开这辆该死的中巴车,然后找个地方好好洗个澡。

    “你好,我英语不行,你帮我向查尔斯先生翻译一下。”温朔全然没有感觉有丝毫不妥,憨笑着对坐在侧对面的那位随从说道:“问问查尔斯先生,在车上和他谈一些问题,方便吗?”

    随从面露疑惑,但还是把话翻译给了查尔斯听。

    查尔斯的眼睛睁开一条缝,皱眉稍作思忖后,摇了摇头——他判断,温朔之所以会刻意这么提问,应该是想谈及到法术了。

    虽然随从人员是亲信,也了解法术,但,车上这么多来自于世界各地的专家学者,谈法术……

    太不方便了!

    温朔挠挠头,从肩包里取出本和笔,用英文写下了一段话:“查尔斯先生,别心怀恨意想要报复,从而做什么蠢事,否则,我不介意把你打死在荒漠隔壁中。还有,记得杨老师昨天对你讲的话,千万别轻易使用你的法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