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俗世地仙 > 章节目录 414章 探查精神病人
    听闻徐芳是心理和精神上的疾病后,温朔就已然大致猜测到了,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徐芳目前的病症。

    毕竟遭遇了穷凶极恶的歹徒刺杀,身受重创,还眼睁睁看着母亲为了救自己倒在血泊中,又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侥幸生还,一个二十二岁的女生经历这般可怕、悲惨的遭遇,心理上必然会留下极大的阴影,短时间内很难恢复。

    但这种心理和精神上的病症,不是虚病!

    温朔刚才其实想说,不是虚病的话,用玄法诊治其实是不合适的。

    可是看着徐从军那副憔悴、焦灼、悲伤、近乎绝望又抱着一丝希冀不肯放弃的神情,温朔实在是说不出口。而且,刚才电光石火间,他想到了玄学五术中,也有医术一门!

    温朔不懂中医,但正所谓万法相通,先看看情况,再琢磨琢磨,万一能治呢?

    “徐叔,我去看看芳姐。”温朔道:“也好和马爷见面时,能够讲一下芳姐的大概情况。”

    “哦,好好好,我带你去。”徐从军立刻答应。

    这栋住院楼总计五层,住在这里的都是如徐芳这类,还算不上极端疯癫或者重症抑郁的患者。

    医院按照患者的症状轻重,分配病房。

    相对最为严重的,住院后先在五层,随着在医院治疗的症状减轻,逐步到四层,什么时候到二层了,基本上观察一段时间就可以出院了。而徐芳的症状,在入院后,就直接安排到了四层。而且因为徐从军委托战友找关系,也舍得在治病方面为女儿花钱,徐芳住的病房是单人套间,便于家属陪同,也有着更为安静的康复环境。

    每天除了按时服药之外,会有医生安排一些运动、学习计划,还有心理医生与其谈话交流、辅导。

    乘电梯来到五楼时,恰好主任例行查房结束,刚回到办公室门口,便遇到了徐从军和温朔。

    救女心切的徐从军立刻上前询问:“屈主任您好,小芳她……”

    屈主任是一位精神科的老专家了,有着丰富的学识和治疗经验,恰好此时查房结束,屈主任有那么点儿时间,而且徐从军是他一个堂弟的战友,便把徐从军叫到了办公室里,温朔自然而然地跟着进去,想听听专业的医生对徐芳病情的讲述,如此,也有助于他接下来分析、考虑如何救助徐芳。

    能否治得了徐芳的病另说,但,必须出手!

    看到温朔跟了进来,屈主任微微皱眉,略显疑惑,徐从军很及时地说道:“唔,这是本家的侄子,自己人。”

    “哦。”屈主任点点头,接下来便很坦率地告诉徐从军,徐芳的病症虽然目前看来不算太严重,至少她大多数时候还能保持一定的清醒理智,但她的心理思维中,却已经形成了严重的障碍,难以接受医生的心理辅导和引导,并在大多数情况下出现自闭情绪,对外部的一切讯息生成极强的抵触情绪。换句话说,徐芳的病情正在持续恶化,目前医生只能尽最大努力去阻止、延缓病症的恶化。

    只有把病情控制住了,才能进行下一步的治疗方案。

    从主任办公室出来,徐从军的心情愈发沉重,脸色苍白中泛着一丝不健康的蜡黄——这段时间身心疲累,得亏徐从军这么多年来打下的坚实身体素质做底子,才能扛得住,换做一般人,恐怕孩子的病还没见好,他就先病倒了。

    “徐叔,你不用太担心。”温朔小声安慰道:“刚才主任不也说了嘛,精神类疾病的不确定性最大,也许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契机,就能让人迅速恢复健康呢。”

    “嗯,我知道,知道。”徐从军苦笑着点头。

    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宽慰自己,从而给自己多一些坚持下去的信心和理由。

    还能怎样?!

    跟在徐从军身后走进病房,外间有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太太正在擦拭着茶几,时不时抬手摸一把泪。

    那是徐从军的母亲。

    见到徐从军回来,身后跟着一个高高胖胖,白白净净的年轻人,老太太略显诧异。

    温朔露出一抹微笑,上前很礼貌地主动躬身打招呼:“奶奶您好,我叫温朔。”

    “妈,他就是温朔,我和您提起过。”徐从军轻声道。

    “哦哦,我知道,知道……”老太太立刻流出了泪水,抬手一边擦拭着眼泪,一边说道:“好孩子,你,你是咱们东云的名人,是个好人,你这次可得帮帮我们,找那位马大师,咱们给钱,不管要多少钱都行,只要能让马大师治好小芳的病。”

    温朔心里一酸,赶紧上前搀扶住颤巍巍的老人,道:“奶奶您别哭,刚才徐叔都已经跟我说过,我也给马先生打电话了,他答应尽快抽出时间,来给我芳姐治病。”

    “真的?”老太太激动万分,旋即又忧心忡忡地问道:“马大师,能,能治好小芳的病不?”

    “妈……”徐从军面露苦涩。

    只是没等他斟酌作难如何回答,温朔已然抢在他前面说道:“奶奶,马先生一定能治好的,当初我那个同学的父亲,疯了那么久,结果马先生一去就直接除了根,后来到我店里上班,如今都一年多,从未复发过,还成了我公司的股东。”

    “是吗?”老太太混浊的双眼中立刻充满了希望:“那,那简直太好了,太好了。”

    “您放心,啊!”温朔微笑道:“您先坐下歇会儿,我进去看看芳姐。”

    “哎哎,去吧,她现在清醒着呢。”老太太赶紧说道。

    温朔扭头向徐从军轻轻点头,然后迈步往里面的病房走去,一进病房,他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病号服,梳着马尾辫,身形消瘦的女孩子,背对着门口坐在窗前的椅子上,抬头望着窗外晴朗的天空——窗户,是加了钢筋防护网的。

    好在窗户向北开,没有太过强烈的阳光刺目。

    窗台,还有室内的桌子、椅子、病床,全部都没有尖锐的棱角,所有该有棱角的地方全部做成了圆弧状态,而且桌椅病床,牢牢地固定着,无法挪动。

    温朔稍稍犹豫了一下,抬手向徐从军做了个手势,然后缓步走过去,站在了徐芳左侧一米远的地方,轻声唤道:“芳姐。”

    徐芳好像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按理说,徐芳在清醒状态下,听得一个陌生人说话,而且已经近在咫尺,多少应该有些反应的。但此时此刻,她却全然不予理会,只是大大的眼睛眨了眨。

    从侧面看去,能看到她的肤色白净,睫毛很长,鼻梁挺翘,上唇略高于下唇,因为消瘦了许多的缘故,下巴显得很尖。

    但可以看得出来,徐芳以往是一个很漂亮的女生。

    “我知道,你现在只是不喜欢和别人说话,心里什么都明白。”温朔轻轻叹了口气,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温朔,你应该听说过我,不是吹牛,在东云,我假假也是个小小的名人了。徐叔以前对我多有照顾,所以这次知道你伤愈出院没几天,又精神不佳入院,还到了京城治病,我必须来看望一下,而且,我一定会尽全力,帮助徐叔,治好你的病,唔,你不认为自己有病吧?”

    说话的同时,温朔很随意地把左手揣进了兜里,斜着身子略显吊儿郎当地靠过去,右胳膊肘撑着窗台,正面看着徐芳,心中默念法咒,心法流转,度出一丝气机,悄无声息间触碰到了徐芳的神庭穴,并试图探入神庭穴中。

    神庭穴,是人身穴位中,对外部气机、阴邪防御力最强的地方。

    这里,也是命魂和天魂灵接的通道。

    如果神庭穴没有了防御力,说明游离在外的天魂与命魂之间断了连接——这是很多精神病人之所以神识失常的主要原因。

    温朔知道这些,得益于当初和宋钊生院士交流时,学到的一些皮毛知识。

    温朔的气机在神庭穴轻易灌入,他不禁皱眉,面露严肃。

    但稍稍停顿了大概两秒钟后,已然灌入的气机遭受到了极强的抗拒和反击,神情呆滞的徐芳,也终于正视温朔,而且目光中有了困惑的眼神情绪。

    还好,只是反应迟钝了许多。

    天魂、命魂受创。

    “你一定会好起来的。”温朔继续说道,一边从神庭穴收回气机,继而气机在徐芳体表迅疾周游一圈,然后盯着她的眼睛,柔声道:“芳姐,我能给你把脉么?”

    说话的同时,温朔眯起了眼睛,面露微笑,希望以自己英俊的面孔消除徐芳的自闭抵触情绪。

    可惜,徐芳的目光从他脸上移开,看向了窗外的天空。

    温朔看了眼在门口神情诧异的徐从军,稍稍犹豫了一下,缓缓伸出手去,柔声道:“徐叔也来了,那,我没别的意思,只是给你把把脉象,你别害怕。”

    说着话,他的右手轻轻地,慢慢地接触到了徐芳的右手腕,只是用中指小心翼翼地搭在了徐芳的腕脉处。

    徐芳猛地一抖,甩开了温朔的手指,怒目相视:“滚开,流氓!”

    温朔赶紧站直了身体往旁边退出一步,身体贴墙站好,高举双手,咧嘴讪笑:“芳姐,你可千万别误会……”

    徐芳的目光移开,再次看向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