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俗世地仙 > 章节目录 473章 舵手
    下午在黄芩芷的办公室里,听过彦云那一番略带抱怨,更多是提醒和建议的话语后,温朔也确实做了认真的反思,打算在全体会议中,和大家好好谈谈。

    他知道,公司的良性发展,需要集思广益,需要每个人在担起执行力责任的同时,还要从公司发展的角度多考虑,敢想,也敢提出自我的建议,这样才能有助于公司的发展和个人能力的发展,而不是一味地听从温朔的意见,然后只管去执行,去单一地思考如何完成工作的任务。

    正如彦云所讲,随着公司的规模扩大,权力和职责必须要合理分化。

    个人的能力再强,也不能,更做不到事无巨细亲力亲为。

    那样会束缚影响其他人的思维能力和责任心,他们会慢慢形成一种惯性般的惰怠心理。

    温朔曾一度因为彦云的话而紧张、彷徨,感觉彦云这样的精英不愧是精英,而自己这么久带出来的这帮人,全都缺乏彦云这种独当一面、独立思考、有为公司做大而不断上进的心。但回过头来仔细想过每一个人的性格、能力之后,最擅于忖度人心的胖子,隐隐然明白了一些事情的真相。

    彦云到朔远控股的时间毕竟太短,和各公司的负责人接触少,不够了解。

    而且,彦云必然有她自负的一面,她也有这个资格。

    但,也正因为如此,她会轻视林波、曲燕、卢元超、张坚、詹东、郑云红等人的能力和思想。

    她是精英,是华远集团里走出来的高级职业经理人员!

    她年纪轻轻,就有了这般成就和地位!

    这些由没文化的农民、刚毕业的大学生、钻在屋子里只会闷头搞研发的技术人员,甚至地痞流氓出身的乌合之众们,也只能去听命、执行罢了。

    把他们培养出来,得等到什么时候?!

    与此同时,朔远旗下各公司负责人、股东心里面对彦云的不满,对公司加大投资,增加规模的速度过快,超过了公司己身实力的担忧,以及他们难免对彦云的不信任,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嫉妒,为温朔抱不平心理……也都被温朔仔细地忖度到,所以,在今晚的会议前,温朔临时起意,把已然做好准备的一些批评性质的发言,加以改动。

    一番话之后,他不急于再说下去,眼睑微垂着,端杯一小口一小口地嘬茶喝。

    大家从面面相觑,开始小声议论。

    温朔还是不吱声。

    直到议论声从小到大,又渐趋没有,所有人的目光看向他,等待着他说话时,温朔才放下茶杯,轻咳两声清了清嗓子,道:“这段时间,我对于公司一应事务疏于管理,也没尽到自己的责任,公司也没出什么意外的状况,挺好。”

    “其实放下这一切,交由黄总和彦总全权负责,不止是因为我忙于学习,我疏懒公司事务等等。”温朔叹了口气,道:“还有一个原因是,我想看看在座各位,每个人心里有一个什么样的目标,每天的工作生活中,有没有想过公司需要发展,如何发展,目前的公司的运行、制度,个人的工作方面,还有没有什么缺陷……很可惜,我没有等到。”

    “不能完全说失望,毕竟大家尽职尽责了,没有懈怠。”

    “我温朔不吹牛,却也不会妄自菲薄。”温朔又点上一颗烟,眯起眼扫视众人:“在座各位,都想过,也都应该私下商议过,和别人说起过,我温朔入京短短两年,白手起家,把事业做到这样的程度,莫说是在京城大学,在南街,便是在中关村,在京城,也称得上是个人物了吧?”

    “这两年,黄总、林总,曲校长、卢主任,张经理,詹总、郑总……你们都是和我肩并肩,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咱们的成绩有目共睹!”

    “可大家想没想过,为什么我们的发展速度这么快?”

    “凭什么我们就能成功?!”

    “历数这两年,我们哪一次的投资扩大规模,不是拿出了全部的身价?”

    “哪一次,不是在破釜沉舟?”

    “现在,大家却都觉得不行了,太冒险了……但大家给我面子,心里面也有些不舍和期许,犹豫着。说到底,还是因为我们现在的规模比以前大了,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存款、收入、身价都不错了,知足了?!”

    “所以,大家没有了锐气!”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种猜测和顾虑,不知道自己说得对不对,但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温朔微笑着、苦笑着摇了摇头,继而目光凌厉地扫视众人,掷地有声地说道:“但我还是要告诉大家!

    一个人,没有了锐气,就没有了前途!

    一个家庭,没有了锐气,就没有了美好生活的前景!

    一个公司,没有了锐气,就会在时代的大潮中成为一朵飞溅而起的浪花,涛生涛灭在汪洋中!

    锐气是什么?!

    锐气不是腾空而起、跃过丘壑的愚鲁狂妄,而是敢于逢山开路,遇河架桥,坚忍不拔的勇气和魄力!

    锐气,是踩着脚下的农田,挥起锄头把视线所及的荒野尽数开辟成为沃土良田的胸怀和欲-望!

    锐气,是意气风发,是不断进取、攀登的优良秉性!

    锐气,是要拒绝满足、守成、惰怠、耄耋心态的精神锋芒!”

    ……

    说到这里,温朔缓缓地站了起来,看着一众眼神放光,情绪被调动得高涨起来的股东、负责人,斩钉截铁地说道:“再给我们一个两年,我们会怎样?!

    朔远会走到哪一步?!

    你们不是在跟着我温朔做事,我们是并肩作战的合伙人,是战友!”

    所有人,都绷紧了神经,攥紧了拳头,凝神注视着温朔。

    温朔抬起夹着烟的右手,指着会议室的门,道:“最近,我沉默下来的原因,不止是学习考古系专业的课程,还在潜心、认真地学习彦总,是如何运营、操作、管理公司的!我认真地阅读过彦总的每一份计划书,我甚至看过每一次的会议纪要,因为我知道,我,我们,都缺乏管理运营一家大公司的经验,我们甚至不知道一家正规的企业,会在市场上遇到什么样的风险,什么样的竞争,该如何应对?!

    我希望,这次会议结束后,大家回去能够把彦总的每一份计划书,都翻出来再仔细看看,回想一下每次的会议,彦总和你们谈过的话。

    当然,我不是在说彦总每一项计划都是完全对的,每句话都应该被大家认可学习。

    我只是希望,大家从中看到那种锐意进取的精神!

    还有,我和彦总发生过几次争执,接下来也会和大家讲述一下……

    但在这之前,我需要强调,大家也都看得到,我仍然无比信任彦总,给予她权力,为什么?因为我们的争执,甚至拍桌子吵起来,不是在斗气,而是在求实、求真,都在为公司好,我们都在,尽心尽力,认认真真地为公司的发展而思考。

    我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够有这样的思维和魄力,有这样的锋芒!”

    接下来,温朔简单地讲了讲他与彦云之间发生的几次争执,轻描淡写间,又隐隐约约透出了他对彦云有少许的成见,但更多的,还是从公司、股东们的利益为出发点,愿意继续与彦云合作,由彦云来掌握更多的权力。

    听完温朔的讲述之后,大家心里对彦云的那些怨气,很快消散无踪,反而生出了歉疚和钦佩之情。

    人家彦云没错啊!

    大家如果有什么更好的意见、想法,都可以提出来的嘛。

    私下议论,情绪化地惰怠消极,这怎么能行?

    公司要发展,对于每个人来讲,都是好事儿啊!

    每个人心里都开始反思,确实被目前一点点小小的成就和财富,遮蔽了奋进的心,时而和一些朋友、亲人在一起时,享受、满足着奉承和羡慕,觉得已经挺好了。

    但正如温朔所言,大家的锐气正在快速地消耗着。

    待众人纷纷反思着,低声议论一番后,温朔端起徐芳为他添好的茶水,一边慢慢地喝着,一边微笑着说道:“话又说回来了,其实我个人从一开始,对于快速的扩张也有顾虑,毕竟,如此大规模的扩张,需要极高的资金投入,以公司目前的实力,远远不足,只能贷款或者融资。

    问题是,这又要涉及到股权和分红的问题。

    公司如果扩大投资,银行贷款的话需要所有股东的同意,毕竟会将来要支付给银行极高的利息;

    其二,公司到季度分红时,拿什么给股东分红?

    其三,如此大笔的投资,应该由谁来投?各自分担的责任又该是多少?

    股权比例和承担的责任比例,与实际运营时的问题,欠妥啊!”

    这番话讲完,与会者一个个再次皱紧了眉头。

    是啊。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贷款的话,公司就背负上了巨额债务,公司及所有股东都承担了更大的责任和压力,同时,按季度股权分红涉及到每个人实打实的利益,又该怎么办?

    如果接受外部融资的话,公司各股东的股权势必要被稀释降低。

    当然,一旦公司成功,降低的股权其实际价值反而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