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俗世地仙 > 章节目录 486章 可恨之人有何怜?
    江老太太很可怜。

    可怜的不止是自己恐惧愤怒之下,神经质地和俩外孙女打了起来,自己闺女郭小翠更是疯了一般,一会儿向着她打俩闺女,一会儿又向着俩闺女打她,然后俩闺女又互相向着,或者向着郭小翠乱打……

    更让她感觉可怜、悲伤的,是自己摔伤、被殴打致伤后,亲闺女郭小翠,竟然只是把自己弄到村里的诊所简单包扎,上了点儿药,开了点儿药之后,连输液都不让用,就自顾自地领着俩闺女回了家。

    她在诊所里当着娘家和老李家的人说:“我丢不起那人!”

    这还不算,两个儿子一听说是妹妹、外甥女把老太太打成了这样,得,他们和家里的老婆一商量,几乎立刻达成了一致意见,将老太太从诊所里抬出来,用板车将老太太推到了郭小翠的家里,还负责抬到屋内床上。

    是你们娘仨把老太太打伤的,该着你们管!

    然后,俩儿子、儿媳、孙子孙女们,全都甩手走人……

    这日子没法过了!

    那可都是江老太太的亲儿子、亲闺女、亲孙子孙女、亲外孙女们啊!

    一个古稀老人,被殴打一顿,牙都掉没了,做儿女的怎么就一点儿都不心疼,反而一个个的满是嫌弃呢?以前,不是这样的啊,他们一个比一个敬重老太太,在老太太面前都不敢大声说话,抢着让老太太去家里住!

    选择在闺女家里住下来,一是相中闺女家的新房好,二是彰显自己压得住老李家,有自己这个老太君给闺女撑腰,女婿和他老李家的人都不敢吱声。

    那时候,闺女女婿外孙女,还都是欢天喜地的模样,住在这里两年,一个个得也都表现得特别孝顺。

    谁敢有丝毫厌烦?

    儿子儿媳孙子孙女,隔三差五谁家包饺子、做包子、炖肉了,都会给送来点儿!

    哪儿曾想,陡然间就这般翻天覆地,截然不同了。

    到底哪儿出了问题?!

    江老太太感觉自己是在做一个漫长的噩梦,想醒来却怎么都醒不来,又无比真切地感受着身体上的疼痛,心灵上的创伤,委屈得想死,又舍不得死,怕死……

    当然,这类老太太指望着她能反思自己的过错,是不可能的。

    死都不会悔过知错的。

    她现在只是愤怒、恼恨孩子们的不孝,恐惧那个带来这一切的小女孩子,那只可怕的鬼!

    怎么回事?

    为什么那只鬼,嗯,绝对是鬼,搞了一辈子的迷信,从未相信过只是撺掇着让别人信,更是从未见过那些自己凭着些民间传说而瞎编乱造的东西,如今却真真切切地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还挑起了家庭的事端。

    她记得,以前村里谁家小两口吵架、婆媳吵架,她就会编造说是后巷子、某个街上,有了只白狐子精,专门挑拨家里生是非,或者有只黄狼子精,会逗弄人上吊、喝药、跳河……然后,她就负责去烧香、请神上身,去和那白狐子精、黄狼子精谈判,当然,是要有好处的。

    难道,这世上真会有挑唆家中生是非的东西?

    那个小女孩?

    江老太太想着想着,忍不住哭了起来,委屈地发出了哀嚎声:“我一辈子没做过亏心事啊,咋就找到我的头上了啊,这些丧了良心的孩子们啊,不孝啊……”

    外面,立时从堂屋东卧室里传来了女婿李常平愤怒的吼声:“嚷嚷啥嚷嚷?还让不让人睡觉了?都快钻进土里的人了,整天就找到个瞎嚷嚷……”

    江老太太怔住,她怀疑自己听错了!

    这,这是那个一向在自己面前说话都不敢大声的女婿,在喝斥她,咒骂她快钻进土里的人了?!

    又等了一会儿……

    江老太太心中以为必然会出现的情况,没有发生,女儿没有和女婿争吵。

    想到白天女儿的表现,江老太太哇哇大哭起来,却也只是哭了两嗓子,便赶紧自己忍住,咬着牙,不,已经没牙了,绷着嘴强忍住了哭嚎。

    这大半夜的,万一女婿和女儿,也如同儿子和儿媳那般,把她给扔出去了……

    睡哪儿?

    这副遍体鳞伤的身子骨,架得住在刚下过雨,秋天的夜晚凉气侵袭吗?

    如果在外面冻一宿,会要了命的!

    向来强势,没有怕过任何人,只会让所有人都怕她的江老太太,绷着嘴委屈地唔唔着,不敢发出大点儿的声音——她还没活够,她还想活一百多岁!

    大好时光在等着她,三乡五里谁都怕她,走到哪儿都趾高气昂……怎么能死啊?

    好死不如赖活着!

    她想不通……

    就在这时,她忽然感受到了一股阴寒之意侵袭而至,令她禁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有些熟悉的感觉。

    她吃力地扭头,循着感觉看向了窗户。

    外面不知何时已经云开雨停,穹顶上银河贯空,繁星点点密布,一弯月牙清清冷冷洒下似霜般华辉,交织着星芒,让刚刚被小雨洗涤过的天地间,幽清静谧。

    这让江老太太所在那屋,没有挂着窗帘的窗口,光线相对来讲很不错。

    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影影绰绰的,看不太清楚。

    江老太太有些懊恼,有些惧怕……

    以往,她向来得意自己这么大年纪了,却眼不花耳不聋,精神状态也好,吃得香睡得香,三乡五里同龄的老头儿老太太,有几个能比得上?

    现在怎么有些昏花,看不清楚了呢?

    难道,是今天被打了一顿,受伤加上上火生气,所以,眼睛也有问题了?

    毕竟年岁大了,眼睛出问题,是不是预示着,其它方面也会相继出现问题?

    于是不可避免的,江老太太再次想到了死亡,便更加害怕了。

    她忍着疼痛,吃力地抬起手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向窗户那边,影影绰绰,似有若无的存在,如流动的水纹般,渐趋开始变得清晰,向一起汇拢,凝聚。

    然后,出现了一个小女孩的身影,站在地上,被透过窗户照射进来的月光星芒笼罩。

    是白天,午后出现在屋内的供桌上,汲取香火气息的小女孩。

    是那个可怕的,挑起了她与女儿、外孙女纷争吵打,在街坊四邻面前丢尽了颜面的小女孩。

    是那个,导致她浑身受伤,被儿子、儿媳、女儿、女婿、孙子、孙女、外孙女嫌弃,愤恨,厌恶,导致她如今凄凄惨惨戚戚的小……鬼!

    只是,她比白天时的模样,打了一倍不止。

    约有一米一的身高了。

    小歪辫,大眼睛,白色连衣裙,白色的小皮鞋,很漂亮很可爱,一看就是大城市、有钱人家的宝贝儿。

    “你,你你你……”江老太太吃力地想要坐起来,却坐不起来,她就往床里面挪动着伤痕累累的身体,使劲地挪动,想要尽可能离那个小女孩远一些。

    小女孩俏皮地、好奇地看着她,还挥了挥小手,冲她做了个鬼脸。

    无比真切!

    江老太太想起了下午的情景,女儿、外孙女们,分明都看不到这个小女孩,只有自己看得清清楚楚,小女孩在她们四人直接活蹦乱跳,不言不语却是挑唆得她们直接大打出手,乱殴成了一团,就像是,被迷了心窍!

    她想大声叫,却发现自己被吓得张着嘴喊不出声音来,她吭哧吭哧着,哆嗦着,想求饶都说不出话来。

    只剩下恐惧了……

    终于,她吐出了一句话:“为,为什么,我,我是个好人啊……”

    话音刚落,小女孩的右手扬起,像是握住了什么。在小女孩的右手边,空气中再次显现出了流纹般的波动,渐趋汇聚成人形,越来越清晰。

    是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胖子,年纪轻轻的,脸上挂着温和的微笑。

    他,他是那个……

    江老太太猛地想起了这个胖子,是上午,被赵长富请到家里喝酒的那个,从京城来,特有钱特有钱的年轻人。自己还曾往他鞋子里啐了口痰,还曾骂了他,也曾怕过他,并且因为骂了他,他却不敢有任何回应而自得、成就感十足。

    他,他此时此刻,拉着那个可怕的小女孩的手,就像是一对父女。

    挨骂的年轻胖子,可怕的、能迷人心窍的小女孩,鬼!

    江老太太再笨,此时此刻也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那么,他,他现在来这儿做什么?

    他,他是怎么进来的?

    他怎么能,就那么像是西游记电影里那些神仙似的,突然就凭空出现了?

    胖子在看着她,神情看不出丝毫生气,反而温和的笑容中,透着一股子悲天悯人的情怀。

    江老太太整个人呆呆地躺在那里,扭着脸,瞪着眼,突然,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和精神头儿,她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一翻身就跪在了床上,朝着窗户下那一大一小两个人影,砰砰砰地使劲磕头:“大神啊,大仙啊,老祖宗啊,我知道错了,饶了我吧,放过我吧,您老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这个快死的贱胚子一般见识,您就把我当作一泡狗屎,都不稀得看我一眼,更不会踩我,您就当我是个屁,您远远地避开我……”

    江老太太磕头的声音很重,凄厉哭嚎的声音很大。

    搅得街坊四邻都能听见,她的女婿、女儿、外孙女们,更是听得清清楚楚,刚刚睡着又被吵醒的他们,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齐刷刷冲到院子里,朝着西屋大喊大叫地骂了起来,没有丝毫的尊重,只有愤怒和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