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俗世地仙 > 章节目录 498章 恰巧不凑巧
    只是稍稍思忖之后,温朔便微笑着说道:“既然这样,那就抓紧时间把材料完善,然后你亲自去中海……”

    “嗯。”靳迟锐心生感动。

    “不过。”温朔顿了顿,道:“我和你的父母没见过面,也不了解他们,所以话可能说得不大中听,你别介意。”

    “师父请讲。”靳迟锐神情认真。

    温朔叹了口气,道:“既然你有了这份担心,那么,即便是你亲自去中海走动各种关系,也难免会让他们知道,而且结果是同样的。所以,两手准备吧,我也试着去走走别的路子。”

    “弟子无能。”

    “无能个屁,你如果无能,那岂不是我也无能而且眼瞎了吗?”温朔没好气地挥了挥手。

    靳迟锐尴尬不已,恭恭敬敬离开。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徐芳见到温朔,都会红着脸低下头,尽可能地躲避着他,实在是避不过去了,才会小声地打个招呼,然后神情慌乱紧张万分地小跑而去。

    温朔哭笑不得,却也能理解如今徐芳心里对他的看法和印象。

    可即便是知道徐芳的心思,温朔这几日也不得不好似勤勉地经常到公司里来。

    因为徐芳躲着他,他却要关注徐芳的状况。

    万一因为白敬哲之死,她心情过于兴奋、激动、放松了,导致精神病复发,那可就坏菜了。

    还好,徐芳除了怯怯的、羞羞的躲避他之外,其它方面,都越来越好。

    周末上午八点半。

    朔远控股公司的会议室里,温朔、黄芩芷、彦云,还有李琴、詹东、郑云红六个人,开始了这次的会议。

    此次会议讨论的主题是,关于朔远快餐中,酱料及卤肉时所用调味食品,进行深加工,予以包装的生产,以及卫生保障的问题,还有,既然酱料和卤肉的调料需要深加工,那么,朔远快餐就得经营自己的厂房,取得食品生产许可证之类的东西。

    之所以有这样的计划,完全是从公司的发展计划,倒推着去完善,如何才能完成计划的目标。

    秘方,毫无疑问是朔远快餐的至宝,没有秘方,一切都是扯淡。

    所以对秘方的保护,一定要尽最大努力。

    会议得早些开始,尽快结束。

    因为临近中午时,詹东、郑云红还要去朔远快餐店的一号店营业。他们来开会,也是清晨那一阵忙过之后,又匆匆把中午所需准备好,这才赶紧跑到公司来开会。

    最早彦云计划要让朔远快餐店快速扩张时,提出了增加食品种类,扩大门店的营业面积;

    当时黄芩芷提出的意见是,为了保证秘方,可以扩大门店的营业面积,但不宜增开分店。

    温朔和詹东、郑云红,还有他的母亲私下讨论了几次之后,觉得可以另辟蹊径——朔远快餐之所以好吃,其主要是酱料、卤肉时的配料秘方,那么,完全可以把酱料和卤肉的配方料,直接做现成了,然后分送到各家分店中,如此一来,就可以避免秘方泄漏了。

    温朔的建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同。

    现在大家要讨论的,就是包装、质保期、食品类加工生产的资质申请、厂房建设等等。

    就在大家兴致勃勃地讨论着时,敲门声响起。

    大家几乎同时皱了皱眉头。

    没人愿意在开会时,尤其是讨论的情绪高涨时,被人打搅。

    门推开了。

    徐芳神情有些尴尬和歉疚地说道:“董事长,外面来了两位老人,说,说是靳迟锐的父母……”

    “嗯?”温朔愣了下,旋即站起身来,道:“靳迟锐走了没有?”

    “他走了快一小时了。”徐芳红着脸说道。

    温朔抬腕看了看手表,道:“他还没上飞机,那什么……能不能现在联系上他?”

    “可以,彦总前天刚给公司所有人配了手机。”徐芳小声道。

    “嗯?”温朔呲牙咧嘴,旋即恢复自然,大步往外走去,一边说道:“你马上给靳迟锐打电话,让他回来……”

    “是!”徐芳转身就走。

    彦云皱眉提醒道:“等等,董事长,靳迟锐是去中海出差,公司的事情很忙,时间很紧的……他的父母这次前来,很显然没有提前打招呼,如果现在让靳迟锐回来,那机票退不了、公司的项目耽误了,这些损失,我们应该算作是谁的?”

    温朔哭笑不得,道:“人家爹妈来京城了,这,这……”

    “董事长,这是公司的规定!”彦云正色道:“况且,靳迟锐是去中海出差,只要工作完成了,大可以回家去和父母亲人见面的。”

    “得,我说不过你!”温朔没辙了,干脆重重地叹了口气,愁眉不展地说道:“靳迟锐早先和他的父母关系不太好,到京城工作也是偷偷跑出来的,在我的劝说下,他最近一直都不断打电话和父母修复关系,这次回中海,他考虑到是公务出差,也没往家里打电话。谁曾想,人家父母悄无声息地就来京城看望他了呢?”

    彦云皱眉想了想,摇头道:“董事长,我坚持原则,同时,公司可以代靳迟锐接待他的父母。”

    “对对对,你说得都对,行了吧?!”温朔没好气地说道:“你们开会吧,我去负责接待员工家属!”

    言罢,他板着脸走了出去,把会议室的门狠狠地关上了。

    徐芳赶紧跟着往外走去。

    会议室里,安静得有些尴尬。

    李琴脸色也不大好——这小娘皮,她就是在俺儿和俺儿媳妇的公司里上班的,俺儿和儿媳妇还给了她这么高的职务,每个月那么高的工资,她咋就敢当众顶嘴,让俺儿下不来台了?!

    于是李琴冷哼一声站起身来,但她注意到了黄芩芷投来的眼神中带着哀求之意,而且好歹在京城待了这么久,受儿子和儿媳熏陶,她比以前的心胸和眼界要开阔得多,所以淡淡地说道:“该讨论的都讨论通过了,接下来无非是执行的事情,你们商量着办吧,我也去接待下那个靳迟锐的父母去,小朔一个年轻人去接待,难免会有不周到。”

    言罢,她转身离开会议室。

    会议室里更安静,气氛更尴尬了。

    徐芳在前,温朔在后,两人快步来到了一楼前台那边的会客厅。

    会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对老夫妻。

    看上去都是五十多岁不到花甲。

    男士头戴一顶黑色的礼帽,穿黑色风衣,一条雪白的长围脖,黑色的西裤,擦得铮亮的皮鞋,看起来传统却又不失时尚,加之他肤色白净,戴一副金丝框眼镜,给人很精致、绅士的感觉。

    女士穿着一款米黄色的大衣,长发微烫,同样戴着一副眼镜,化着浅浅的淡妆,蓝白格子的围巾,深蓝色牛仔裤,高跟鞋。

    刘茵茵已经为二人沏了两杯咖啡。

    是那种速溶的袋装咖啡,刚才刘茵茵礼貌地询问二人喝茶还是咖啡,两人要了咖啡,并很礼貌地表示了感谢。

    不过很显然,二人对这种速溶咖啡不大喜欢。

    温朔和徐芳下楼时,正好看到两人微微颦眉,却有不好意思说出来,各自端起咖啡杯子轻轻抿了一口,然后对视一眼,尽皆流露出了无奈的神情。好在是,良好的修养让他们不至于当场说出些什么很容易令人鄙夷,却偏偏自以为高大上的话语。

    “伯父,伯母,你们好。”温朔大步走了过去,面带诚挚热情的笑容,双手伸了过去。

    “你好。”男士神情略显诧异地和温朔握了握手。

    温朔又和女士握了握手之后,这才神态恭敬地自我介绍道:“我姓温,单名一个朔字,朔方的朔,是朔远控股公司的董事长,刚才正在开会,所以让二老久等了,真的很抱歉。”

    靳迟锐的父亲名叫靳文,他温和说道:“温先生客气了,我们也是刚到。”

    “温先生,你……是这家公司的董事长?”靳迟锐的母亲欧阳慧卿秀眉微颦,凝视着温朔,道:“真是年轻有为啊,敢问董事长,今年有二十五岁么?”

    “二十岁,是京城大学考古系的大三学生。”温朔神色轻松地笑着坐下,一边掏出烟来给靳文和欧阳慧卿递烟,被两人婉拒,他也就不好再抽,把烟和打火机放在茶几上,对神色间尽是不可思议的两人说道:“很抱歉,因为之前不知道二老要来,靳总的日常安排中,今天恰恰出差,现在,他应该已经坐上飞机了。”

    欧阳慧卿怔住,用有些愤怒的眼神看向靳文。

    靳文叹了口气,神情有些淡漠地说道:“唔,倒是不凑巧了,这件事怪我们,没有提前打电话。”

    “其实也怪靳总。”温朔笑道:“靳总这次出差,是去中海,之前安排日常的时候,他还笑着说不给您二老打电话,出差工作闲暇时偷偷回家,要给您二老一个惊喜,结果……”

    靳文和欧阳慧卿面面相觑。

    这事儿……

    怎么就这么巧,又如此得,不凑巧呢?!

    “无妨。”靳文淡淡地说道:“我们是来京城旅游的,想到很久没见过迟锐了,就顺便过来看看,既然他不在,那我们也不打扰了……温董事长,再见。”

    “哎别啊!”温朔赶紧先行起身,摆着手说道:“不行不行,既然来到京城了,靳总又没在,我必须得代表靳总好好招待二老,略尽地主之仪嘛!先不急于旅游,我带您二老先了解一下我们公司,也算是了解一下靳总目前的工作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