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俗世地仙 > 章节目录 551章 你这个胆小鬼
    久经阵仗的胖子一扭头,腰都没往起直,抬手竖起食指在唇边:“嘘……”

    两位保安一愣。

    什么情况?

    “别捣乱!”胖子终于直起了腰,一脸不耐烦地小声说道:“没见过两口子吵架啊?我这是担心她,听听她睡觉了没……没睡觉这就进去道歉,睡觉了我也放心回屋睡去。”

    个头稍矮些的保安面露尴尬,扯了扯魁梧高大的同事,示意他赶紧回去。

    那身材高大的保安却是梗着脖子皱着眉喝道:“谁能证明你和这间房的客人认识?”

    “嘘嘘,小点儿声!”胖子赶紧再次示意。

    “你心虚了是吧?”高个子保安昂首挺胸,感觉自己好聪明,从蛛丝马迹中分析出了事情的真相。

    胖子挠挠头,无奈地小声说道:“兄弟,你是在尽职尽责,我无话可说……也不和你斗嘴了,我这就回我自己的房间睡觉,你如果坚决认为有问题,记住我的房号,或者现在咱们就去保安室做个登记,好不好?”

    说罢,温朔转身就走。

    “站住。”高个子保安明显是个愣头青,梗着脖子说道:“想一走了之啊?”

    “我靠……”胖子几乎要崩溃。

    也就是不占理吧,否则以胖子的脾气早就动手了,真是倒了大霉,遇上这么一号楞种。

    他妈不让老子走,不带老子去保安室,你还想怎样?

    把老子硬塞进这间房然后来一出抓奸在床?!

    大爷的!

    就在胖子忍不住要发飙时,房间的门打开了,穿着浅色长款睡衣的黄芩芷秀眉微颦着看了眼门口的三人,然后对胖子说道:“有话明天再说,我要睡觉了。”

    “芩芷……”胖子一脸尴尬。

    黄芩芷看向两名保安,道:“谢谢你们了,不用担心,他……是我同事。”

    言罢,黄芩芷后退一步,把房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胖子呲牙咧嘴地瞪视着高个保安,压着嗓门儿斥道:“你能耐,把老子的好事儿都给搅黄了……本来发短信都已经快原谅我了,再当面道歉就好,你……”

    “那个大哥,大哥对不起啊。”高个保安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红着脸赶紧赔不是。

    “滚滚滚……”胖子神情极度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两名保安见状,赶紧一边道歉,一边灰头土脸地逃之夭夭。

    胖子虽然在男女情感问题上,经常会犯关键时刻掉链子的毛病,但他的脸皮和情商还是有的,再者之前已经犯过一次关键错误了,同一块石头上绝对不能摔倒两次不是?

    所以胖子轻咳了两声,身板笔直地站在门前,抬手轻轻敲门。

    六识敏锐的他,能察觉到黄芩芷就站在门口,和他隔着一道门,距离不过一尺。

    黄芩芷轻咬着朱唇,不想搭理这个死胖子。

    那一刹那被撩拨起来的冲动已经过去,理智如她,当然不想和胖子之间尽快发生某种又纯洁又美好又令人羞涩,感觉时机不到的错误关系。

    “芩芷,开开门吧,我在这儿站得久了,容易令人误会的。”胖子柔声恳求道。

    “我要睡觉了。”黄芩芷忍不住轻声道。

    “我要当面向你道歉,之前是我的错,我现在想明白错在哪儿了。”胖子很认真地说道:“其实,我当时说出那句话,只是突然间想到了这一点,并没有一直琢磨。”

    黄芩芷脸颊顿时通红发烫,当时?

    当时那胖子把自己抱在他的怀中,上下其手还用嘴巴乱啃乱拱的,搞得自己浑身都软了,理智都有些模糊了。

    “明天再说吧。”黄芩芷赌气说道。

    “芩芷,其实你应该知道,咱们俩那啥……那时候谁还能顾得上想别的?”胖子认认真真地解释道。

    不等他继续说下去,黄芩芷已然忍不住,不能再让这胖子在门口瞎叨叨了,死胖子无耻不要脸,让别人听到了可如何是好?于是黄芩芷猛地把门打开,板着脸羞气地说道:“赶紧进来,别在外面胡说八道,让人听见像什么话?”

    “好的好的,我进屋去胡说八道。”胖子眉飞色舞地把肥硕的身躯挤了进去。

    黄芩芷意识到,自己中计了!

    死胖子!

    黄芩芷无奈,把门关上,板着脸往屋内走去,下定决心一会儿就把这死胖子赶出去。

    比起胖子的吝啬抠门儿,或者说好听点儿叫勤俭节约,黄芩芷因为自幼生活环境的缘故,到哪里居住都尽可能选择好一些的环境,若非胖子住在了这家酒店,黄芩芷也不会住到这里来,而是选择更好的酒店。

    好在是,这家酒店还不错——是靳迟锐提前替董事长预定好的酒店。

    而胖子,哪怕是心疼,也知道出于身份地位的缘故,出门在外,尤其是要接触诸如靳文、赵伟言,还有江岸区政府相关部门的一些人,总不能太寒酸了。

    但因为知道董事长向来简朴的缘故,靳迟锐折中定了普通的房间。

    黄芩芷住的,是套间。

    和胖子不同的是,黄芩芷住套间无关面子,无关消费,只为了……自己舒适、方便。

    胖子没有在客厅停留,很无耻地直接走进了卧室。

    黄芩芷咬牙切齿,大步追进去就要把胖子赶出来,却发现胖子进了卧室之后,站在了电脑桌旁,微微俯身,浏览着黄芩芷刚才写在草稿纸上的一些纪要。

    于是黄芩芷压下了心头冲动,板着脸走过去,站在旁边盯着胖子,却不说话。

    “芩芷,这是你刚写的?”胖子把草稿纸拿了起来,一边看一边问道,微微皱眉,似乎对于黄芩芷刚写出来的一些公司事宜安排很感兴趣。

    “嗯,只是想到什么写什么,难免有些乱,还未整理。”黄芩芷轻声道。

    “哦,挺不错了。”胖子点点头,继续浏览着,一边指了指电脑椅,道:“没事没事,你先坐,我站着简单看一下就好。”

    黄芩芷愣了下,旋即咬牙切齿地坐下。

    死胖子!

    就这点儿出息了!

    要么是装得,要么就是……遇到工作上的事情,就能把一切情感、人,全都抛到九霄域外了!

    胖子把草稿纸放到桌上,俯身,双手从黄芩芷两侧穿过,抚在了桌子上,脸颊几乎从侧面和黄芩芷的脸颊贴上,却是认认真真地指着草稿纸上的记要,道:“朔远网吧的新店扩张事宜,我觉得还是停了吧,可预见到的收益,和投资相比,太低了,不符合我们公司的发展状况。”

    “胖子,这不是单纯的收益问题,规模,往往预示着利益。”黄芩芷轻声劝道。

    “网吧很快就会成为我们公司的累赘了,规模与大,将来对于公司来说,就越难以摆脱掉。”温朔叹了口气,道:“芩芷,我和彦云有过赌约,她会在年后想办法将朔远网吧卖掉,这件事我从未后悔过。”

    黄芩芷怔了怔,点头道:“好吧,但已经租下的店面房,正在装修中,停工合适么?”

    “我明天回京,和彦云见面详谈吧。”温朔轻叹口气,双臂缓缓抱住了黄芩芷,脸颊贴着她的脸颊,轻声道:“还要辛苦你在中海多待几天,把收购浅湾中学的事情办妥。你知道,这种事我不方便再出面了。”

    “嗯。”黄芩芷轻轻点头。

    “唉……”温朔眯起眼,嗅着黄芩芷脸颊和发丝上的清香,似乎有些疲累的感慨般,想要得到些依靠和安慰。

    黄芩芷心一软,问道:“怎么了?”

    “只是感慨自己运气好。”温朔幽幽地,发自肺腑地说道:“这辈子能够遇见你,能够和你谈恋爱,将来能够娶你做老婆,能够和你一起生儿育女……”

    “我可没答应你。”黄芩芷小声道,羞羞地低下头,侧脸想要避开胖子的脸颊和嘴唇里呼出的热气。

    但侧脸躲了躲,恰好让热气吹到了耳垂上,于是她忍不住轻轻呻-吟了一声。

    “如果没有你,我做什么事情都不会有这么强大的信心,仔细想想,能够在两年多的时间里,白手起家闯下这么大的事业,多亏了你啊。”胖子感慨万千。

    他心里,却在深深地内疚着。

    宋钊生这老家伙的催眠术效果确实是立竿见影,但……最自己老婆玩儿催眠,是不是太卑鄙无耻了?!

    黄芩芷抬手,攥住胖子交叉在她胸前的双手,往后仰了仰脖子,用头顶蹭着胖子的下巴,心疼地说道:“胖子,你别让自己太累了,我们本来就是合伙人,都是应该做的。而且,而且你我还,还是男女朋友……”

    “芩芷,谢谢你。”胖子轻轻地吻在了黄芩芷清秀的脸颊上。

    黄芩芷低头,霞飞双颊。

    胖子再吻,轻轻的,柔柔的,若即若离着。

    黄芩芷终于没能忍住,缓缓扭头,轻轻仰脸,和胖子的嘴唇,吻在了一起。

    胖子一手捧着黄芩芷的脸颊,一手轻轻转动电脑椅。

    两人终于面对面,胖子双手捧着黄芩芷的脸颊,深深地吻着她,黄芩芷慢慢地仰着上半身站起来,俯身的胖子也随之慢慢站直了身子,只是低着头吻着她,双手慢慢地到了黄芩芷的后背上,紧紧地抱住了她的腰。

    胖子双手下移,突然用力把黄芩芷半抱半端了起来。

    黄芩芷轻轻惊叫了一声,双手不由自主地勾住了胖子的脖子,双腿也翘起圈住了胖子的腰。

    胖子吻着她,抱着她,慢慢转身,缓缓走到了床边,轻轻放下。

    依然在亲吻着,一手托着她的后背,一手扶着床,让她慢慢地仰面躺下去,胖子也俯身亲吻着她。

    室内的气氛,立时变得旖旎、浪漫。

    胖子右手还压在黄芩芷的背后,左手颤抖着,慢慢地从手臂,到肩膀,再到胸前的柔软。

    他又有些紧张了,害羞了……

    这样,真的好吗?

    还没结婚呐!

    但胖子旋即想到了之前黄芩芷生他的气……于是他一咬牙,暗暗想着:“去他大爷的,该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都他妈什么年代了?宁做禽兽,也不能不如禽兽!”

    于是他手上稍稍用力。

    黄芩芷阖目,脸颊通红如苹果,心里想着完了,罢了!

    明明决定要赶胖子出去的,可是,怎么又,又软了,又让这胖子给,给又抱又亲又摸……

    现在,他的手……

    黄芩芷不敢睁眼,只觉得浑身麻酥酥的,软绵绵的。

    胖子忽然松开了她的唇,轻声唤道:“芩芷。”

    “嗯?”黄芩芷睁开了眼睛,眼神中闪过一抹慌乱和担忧的愤怒——死胖子,该不会又,又想到别的了吧?

    “我爱你……”胖子深情地看着黄芩芷。

    黄芩芷红着脸,抿着嘴轻轻嗯了一声,桃花般粉艳的脸颊上,挂着丝丝娇媚的笑意。

    “我,我……”胖子眼眶里泛泪,他又紧张了,他恨不得抽自己俩耳刮子……他妈的,自己这不是有病吗?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想别的?

    黄芩芷又气又羞又急又心疼,死胖子,贱胖子哟!

    她一咬牙,不知哪儿来的力气,双手搭在了胖子的腰间,旋即挺腰,拧身。

    胖子一个不小心,被翻倒在床上。

    不等他惊呼出声,黄芩芷已然翻过来骑在了他的身上,板着脸狠狠地瞪视着他。

    胖子惊恐万状地看着黄芩芷。

    然后,黄芩芷俯身,轻轻地吻在了胖子的嘴唇上,然后慢慢亲吻他的脸颊,再到耳边,呼着热气,轻轻地说道:“胖子,你真是个贱人!你是个胆小鬼……”

    胖子当即怒了!

    骂胖爷是贱人可以,但骂胖爷是胆小鬼不行!

    因为“贱人”是假的,胖爷心里不怵。

    但“胆小鬼”是真的,胖爷丢不起这人啊!

    于是胖子抬臂紧紧揽住了黄芩芷,狠狠地亲吻着,然后一翻身又将黄芩芷压在了身下,这次,却是不再有丝毫怜香惜玉实则没经验发怵的心里退缩,他几乎像是和人打仗似的,上下其手,连拱带啃又加摸……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娘们儿敢如此挑衅、调戏老爷们儿了!

    今晚不主动些出手拿下,那以后在家里,还有老爷们儿的地位吗?!

    黄芩芷腰背突然挺直,仰脸,睁大了眼睛,脸上满是笑意。

    死胖子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