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俗世地仙 > 章节目录 604章 迷之自信
    最近几日,梁誉舟和王启磊的情绪很烦躁。

    因为京大资源集团南街商业区管理处,京大资源集团,已经就南街拆除一事,向他们递交了通知书,并展开了协商工作。

    王启磊和梁誉舟当然不肯同意。

    但他们也知道,这种事儿可不仅仅是京城大学、京大资源集团做出的决定,而是京城政府的决定。说是与商户协商,其实……无非是补偿多少的问题罢了。

    而且,谁也别想着漫天要价!

    否则强制性拆除开始,根本无法阻拦——初期没能达成协商的话,拆除后再去找相关部门谈?

    那就等同于把自己作死了!

    南街一旦拆除,飞舟网吧二十多家店的生意怎么办?

    别的分店且不去说,仅是南街这边儿,每天都能带来数万元的净利润,每个月轻松破百万!

    虽然京大资源集团的协调小组给予了“优渥”的补偿承诺,但不是实际的资金补偿,而是在京大资源东楼的地下,为飞舟网吧提供了六千平米的营业面积,还减免一季度的租金费用,另外在租金上也会适当下调,可是……

    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京大资源东楼的地下营业场所,和南街相比的差距有多大!

    这他妈日子没法过了!

    梁誉舟和王启磊不约而同地意识到,己方在收购朔远网吧一事上,很可能中了温朔和彦云、黄芩芷的圈套,他们三个,很可能去年就知晓了南街即将被拆除的消息,然后刻意做戏,上演了一出公司股东内斗的戏码。

    而他梁誉舟和王启磊,被利益蒙蔽了双眼和灵智,中了套!

    年前想尽一切办法,说服公司股东,质押股权融资、贷款,终于成功收购了朔远网吧之后,眼瞅着朔远网吧的收益如流水,而且还有上涨的趋势,王启磊和梁誉舟别提有多开心了,在股东们面前说话时都要把头仰起来,而股东们也格外兴奋,都认为王启磊和梁誉舟对朔远网吧的收购决策,是无比睿智精明的,是成功的!

    因为这不仅仅是朔远网吧收益稳定、增长后,能实际收回成本的问题,而是公司影响力、市值的高速增长。

    春节刚过,投资飞舟的几个公司,以及梁誉舟、王启磊,甚至都开始考虑,将梁誉舟和王启磊的公司合并,继而谋划两年之内让公司上市。

    那样的话,他们的投资将能够得到更大的回报!

    可就在他们雄心勃勃、筹划着一年之内将飞舟网吧在京城开到一百五十家,同时全国布局分店,争取两年内要有上千家直营分店,加盟店两千余家,再有网络游戏、软件研发等诸多业务项目的收益规模,公司足以上市……南街商业区即将被拆除,而且会很快执行的消息,如同一桶冰水般,兜头浇到了梁誉舟和王启磊的头上。

    他们可以不在乎暂时飞舟网吧利益上的受损,他们难以接受的,是网吧一条街的名,就此没了!

    网吧一条街,多么响亮的名号!

    凭此就可以让公司的市值翻十几倍。

    可没有了南街,没有了网吧一条街,几十家网吧凑拢到一起,在京大资源东楼的地下经营,哪怕是仍然可以拥有火爆的生意,每天还能够顾客爆满……

    那也只是网吧而已!

    和他们希望中的品牌声誉,完全是两个概念了!

    现在,王启磊和梁誉舟还没有把这则消息告诉股东,确切地说,是不敢。

    两人如热锅上的蚂蚁,焦头烂额地琢磨着、希冀着,事情可以有转机,可以有更好的办法去应对。

    谈何容易啊?!

    愁眉苦脸地从二号店里出来,王启磊和梁誉舟正准备上车,就看到刚刚吃饱喝足的温朔,拿着牙签剔着牙,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一边神情感慨地打量着街边的飞舟网吧。

    “温朔!”梁誉舟忍不住怒喝一声。

    “嗯?”温朔略显诧异地循声看来,发现是王启磊和梁誉舟之后,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就如以往这段时间每每遇到王启磊和梁誉舟时那般。

    每每看到温朔这般表情,王启磊和梁誉舟都会格外开怀,心里那叫一个痛快!

    所以,他们才会经常到南街转悠,愿意经常偶遇温朔。

    可这次,他们看到温朔这般表情,心里感觉就像是吃了数十只苍蝇,而且是怀着一肚卵的苍蝇。

    温朔还是那般表情,恶狠狠凶巴巴地仇视着两人,重重地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你别走……”

    梁誉舟忍不住就要追上去,却被王启磊拉住了:“誉舟,你别冲动……你现在找温朔做什么?”

    “我,我找他问清楚!”梁誉舟怒道。

    温朔没有理会梁誉舟和王启磊,脚下生风走得飞快——就像是,如以往那般,不愿意以一个失败者的模样,和战胜了自己的对手面对面,因为那是耻辱!

    王启磊拉着梁誉舟,轻声道:“冷静些,你找到他能说什么?如果真是如你我猜测的那样,是他们刻意下套,我们上了当,那岂不是主动上前被人羞辱吗?而且,你找上他,把他骂一顿,打一顿,能有什么实际意义?”

    梁誉舟冷静下来,脸色铁青,眸子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是啊!

    找温朔吵架,骂他,打他一顿,就能挽回损失,就能让事情出现转机吗?

    不可能啊!

    只会自取其辱,被温朔幸灾乐祸、得意地讥讽一番。

    更何况……

    两人联手也打不过那个灵活的、令人恶心的、战斗力可怕的胖子!

    王启磊轻轻叹了口气,道:“我看温朔的样子,好像他还不知道南街要拆除的消息。所以我们现在遇到这种事,只能是巧合,是倒霉,而不是钻进了别人的圈套。”

    梁誉舟皱眉思忖一番,默然点头。

    是的!

    一定是这样的,我们只是倒霉,运气不好。

    我们怎么可能上当受骗?!

    稍作思忖后,梁誉舟面露鄙夷的神情,冷笑道:“以温朔这种低贱出身,目光短浅的家伙,我估计,即便是他知道了南街要拆除的消息,也不会多么得幸灾乐祸,反而会更加愤怒,生气。因为,他眼里只有网吧的利润,只会看到在这次南街的拆除协商工作中,京大资源集团给予各方面的补偿,所以他一定会眼馋,会愤怒,会愈发愤恨黄芩芷和彦云!”

    王启磊点了点头,道:“是的,所以我们现在一定要冷静,退一万步讲,即便是南街拆除了,网吧还在!网吧的收益还是很客观的,我们可以继续做大,因为飞舟网吧有着全国网吧行业中最大的规模,收购朔远网吧,收购京城网吧一条街,更彰显出了我们雄厚的实力,我们可以凭此继续扩张!”

    梁誉舟重重地点头,自信地攥紧了拳头,狰狞道:“京大南街的网吧一条街没了,我们还可以在别的地方重建,一条街,两条街,全国每个城市里,将来一定都会有飞舟的网吧一条街!”

    一番热血激昂的话语,没有令王启磊感到多么得震撼,只有苦涩的惊讶。

    他为梁誉舟如此狂热的自信,感到迷惑……

    这家伙,不会如此天真吧?

    老子刚才是在自我宽慰啊!

    温朔和黄芩芷,仅用两年时间在京大南街,创建出网吧一条街,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在飞速发展的当今时代,那是一个不可复制的传奇。

    更何况,南街拆除之后,飞舟网络能不能活下去,他们两个创始人能不能扛过这一劫,都是个渺茫的奢望,因为两人自己的公司股权都质押出去了……

    本钱没了,信用没了,还要背负一屁股的债务。

    又凭什么,去大踏步扩张?!

    各自家里面虽然条件不错,但这几年已经为他们投入了很多很多,经此失败之后,凭什么再让家里拿钱给他们投资?!能帮他们把债务还清都不错了!

    再者,家里面,还有那么多钱让他们去折腾么?

    表面平静,内心忧郁的王启磊,驾车载着神情坚毅狰狞,内心热血沸腾的梁誉舟,飞快离开了南街,看到温朔那快步走动的背影时,王启磊差点儿没忍住开车撞上去!

    把那个死胖子撞死!

    也就在王启磊强行压下心头的恶念时,那胖子好似长了一双后眼似的,一转身从京大南门侧旁的小门穿过。

    看似随意,但脚步飞快。

    很显然,他是害怕了,是在躲避很可能会从后面撞击他的那辆轿车。

    “这个混蛋!”

    王启磊忿忿地骂了一句,心里甚而生出了一丝懊悔。

    若非刚才犹豫,直接撞上去的话……

    至少也能把温朔撞死吧?

    这年头,开车撞死人,无非是赔偿解决罢了。

    社会上有那么一句听着很残酷又狠实际的话:“拿到手驾驶证,就等同于到手一张杀人证。”

    走进学校,温朔便轻松避开了王启磊和梁誉舟的视线,紧张得浑身颤抖。

    刚才走路好端端的,突然就感觉到了一股凌厉的杀机从身后袭来,瞬息间后背生寒,他下意识地右转躲避,同时用眼角余光扫了眼身后,这才注意到了那辆车。

    妈的,胖爷我大意了!

    虽然看得出来,开车的王启磊杀机一闪即逝,但……还是很危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