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俗世地仙 > 章节目录 610章 卖,必须卖!
    终于在父亲故作严肃的目光中,忍住了笑的黄芩芷,正色却又掩不住笑容地说道:“胖子,到明年后半年,也许我们能凑够一个亿,但前提是,中海校区的收益能够达到我们的预想目标,另外,不给股东分红。”

    “不分红怎么行?”胖子立刻把头摇得像拨浪鼓。

    “我们还有一部分债务呢。”黄芩芷笑着提醒道:“华远科技那边……”

    “不是还清了么?”胖子说道:“我记得上次还说,一卡通系统集成,带来的利润分红足够偿还了,这都过完年了,难道华远科技没给咱们钱?”

    黄芩芷失笑,对父亲撒娇道:“爸,我们董事长已经有意见了啊,你们华远科技是不是贪墨我们的利润了?”

    黄申哭笑不得,道:“这事儿去找刘石,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

    温朔顿时一脸震惊相。

    这次是真的震惊——我的天,一卡通系统及其为数众多的衍生品,以及上市的,正处在研发中的,简直就是个聚宝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而黄申这位华远集团的董事长,竟然对于一卡通系统的利润、分红不知情?

    我靠!

    心太大了吧?

    “好吧,我打电话问问。”黄申看温朔那副震惊的表情,颜面上实在过不去,只好拿起了放在旁边的手机。

    “不用打了。”黄芩芷嗔怪地瞪了眼父亲和温朔,道:“你们俩,一个是不闻不问,一个是过后就忘,一卡通系统的利益分红,每次都会准时到账,只不过,我们质押股权借来的钱太多,从目前的产品销售进度和涨幅预判,今年的前半年可以还清。”

    温朔这才松了口气,旋即说道:“那,那按照这样算的话,明年钱就该够了吧?”

    “不止是地价,还有各种物资价格,建筑费用,都在不断上涨。”黄芩芷微笑道:“你觉得,明年后半年的时候,一个亿的预算还够么?”

    胖子愣住了。

    黄申和黄芩芷对视一眼,各有所思。

    过了一会儿,胖子呲牙咧嘴地说道:“芩芷,你是负责财务的,回头算笔账,贷款的话,利息与咱们那栋楼的升值幅度相比,哪个更划算?”

    “这……”黄芩芷显然没想到,温朔会有贷款的想法。

    “不用算了。”温朔好似想到了什么,挥挥手道:“肯定是还利息划算,反正咱们加把劲,明年就能还清。再说了,实在不行还可以搞融资入股,弄一些股东进来分红,他们就得帮衬着好好做,人情、利润咱们都得了,以后更好发展。”

    听完温朔的话,黄芩芷再次忍不住掩嘴笑了起来,笑得一颤一颤的。

    温朔有些莫名其妙,这有什么好笑的?

    黄申也终于失态,温朔这小子好像玩儿融资上瘾了似的,动辄就融资,然后把一群人拉上船,自己就能安然做甩手掌柜,打得一手的好算盘,但这种事情做多了,并不见得就是好事,因为股权分散,和股权集中,各有好处和坏处。

    他忿忿地瞪了眼幸灾乐祸的女儿一眼,然后说道:“那个,温朔啊,你完全可以考虑将现在京城网校所在的那栋楼出售,只要利润合适,拿到足够的资金,这样的话,无论做任何投资,都可以轻装上阵,还没有风险。”

    “不卖,绝对不能卖,赔本的买卖不能干!”温朔把头摇得像拨浪鼓,态度坚决。

    “放在那里市值涨得再多,那只是字面上的升值,不是实际可用的现金。”黄申劝解道。

    “出租还能挣钱的,稳定收入!”温朔理直气壮。

    “你现在出售掉,所赚取的利益,靠租金一百年都赚不回来!”黄申有些生气了。

    “那也不卖,至少房子、地,都是我的!”

    “我说你小子……”

    “老话说得好,豁房子卖地,那是败家子儿的行为!”温朔很认真地说道:“说到底,这房子和地摆在那里,其价值最稳定,目前看未来的升值空间又大,比做生意利润高,还没有一丝的风险,为什么要卖掉它啊?”

    “温朔啊,你这种思想太落后了。”黄申颇为感叹地批评道。

    温朔继续摇头,脸颊上的肉都快甩到腮帮子上了:“不不不,生意该做还是做,这房子和地,是定心丸,是定海神针,到时候即便是需要去银行贷款了,也能当个抵押。”

    黄申完全失去了耐心,怒道:“我想买了那栋楼,你卖不卖?”

    “啊?”温朔一愣,旋即正色道:“卖,必须卖,赔钱都卖!”

    这般果决的表态,让黄申和黄芩芷也愣住了,面面相觑,是不是听错了?

    就在父女二人怔神儿时,胖子又露出了憨憨的,心痛的神情,可怜巴巴地说道:“那个,叔,您要买的话,我肯定不能说不卖,而且您,您也不会让我和芩芷赔钱的,对吧?让我们俩晚辈赚得少了,你自己都不乐意……”

    黄申深吸了一口气,挥挥手道:“那个,芩芷啊,你带温朔出去吧,我一会儿有客人要来。”

    黄芩芷艰难地忍住笑,肚子都有些发痛了,她起身向温朔示意离开。

    温朔已经起身,点头哈腰极为礼貌地告辞。

    看着两人离开,听着房门开启又关上,黄申捏了捏额头,端起已经凉了的茶水一口喝下,旋即忍不住失笑——这胖子,将来要做我的女婿?

    他,还是一位神秘的玄士?!

    这家伙……

    唉。

    还不错。

    至少芩芷跟着他,对外不会吃亏,对内……嗯,这胖子好像很疼芩芷,也很怕芩芷,不然也不会让芩芷现在就掌握钱财。

    嗯,芩芷不止掌握着朔远的资金,还掌握了胖子!

    挺好的!

    外面。

    黄芩芷伸出纤纤素手,掀起胖子的外套,隔着里面的单衣掐住了一块他腰间软肉,狠狠地一拧。

    “哎哟哟……疼!”胖子顿时鬼哭狼嚎了起来。

    “死胖子,你小点儿声!”黄芩芷赶紧松开手,很是无奈地白了眼这个胖子,旋即红着脸避开工作人员的目光。

    终于进了电梯,黄芩芷好似刚刚走过了独木桥般,松口气又伸手想掐胖子,但考虑到胖子那夸张的鬼哭狼嚎,只得悻悻地把伸出的素手收回,撅嘴道:“死胖子,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猜到了我爸想要买咱们那栋楼?”

    温朔露出一脸的迷糊:“不知道啊,你还不了解我?多聪明一人啊,早知道他要买,我怎么可能会说那些话?”

    “呸!”黄芩芷啐了他一口。

    “好吧。”胖子知道瞒不过冰雪聪明的黄芩芷,老老实实地说道:“其实,之前话谈到一半的时候,我才明白怎么回事儿,但那时候话已经说到那个份儿上了,我只能坚持下去。那,后来他生气了,我可一个字儿都没反驳。”

    黄芩芷道:“是啊,没反驳,却好意思说出那么一番话,让我爸多掏钱,还得让你多挣钱,可不能让你吃亏赔了钱,是吧?”

    温朔错愕道:“这话说的,好像华远集团给多了钱,没你的份儿似的。”

    “你……”黄芩芷无语。

    “要说也是。”温朔挠挠头,憨憨地,有些歉疚地说道:“那毕竟是你爸,是我的老丈人,做生意做到自己人的头上,挣得太多确实说不过去。”

    黄芩芷抬手用食指狠狠地推了下胖子的额头:“不要脸,谁是你老丈人啊?”

    “你爸啊。”胖子理直气壮。

    “你……”黄芩芷莞尔一笑,略显羞涩地小声说道:“这是你说的啊,可不许反悔。”

    胖子顿时兴奋起来,伸手把黄芩芷揽入了怀中。

    叮!

    电梯到了一楼。

    门缓缓打开。

    外面站着几位等电梯的人,黄芩芷脸颊通红,胖子面不改色,双臂前伸抱腰化作单手揽腰,昂首挺胸地携美走出了电梯。

    胖子没有忘记刚才电梯了说了一半的情话,微侧头低着,轻声道:“我怎么可能反悔?”

    “既然这样,咱们再回去吧。”黄芩芷笑眯眯地说道:“见到我爸,改口。”

    胖子眉毛一挑:“成啊!”

    黄芩芷浅笑嫣然,转身往另一部电梯口走去:“说话算数!”

    “一口唾沫一颗钉!”胖子跟在她旁边,心想着:“嘿,真以为抓住我的心性啦,想拿捏啦?这种激将法对付一名玉树临风聪明绝顶的胖子,是无效的。”

    最多三十秒!

    黄芩芷就会败退!

    胖子得意洋洋,自信十足——咱可是修行玄法的大师,心理学上深得宋钊生老院士的真传!

    电梯门开了。

    黄芩芷当先迈步而入。

    胖子愣了愣,旋即昂首阔步走了进去——呵,跟我比耐性了是吧?

    自认为深谙心理学的胖子,当然不会在关键时刻掉链子,他面带微笑,神色从容。

    电梯门开了。

    黄芩芷走了出去。

    胖子从容的神情已然有些僵硬了,但还是咬着牙走了出去,心想着万一见到了黄申,找个什么理由好呢?

    黄芩芷脚步更快了。

    胖子一把拉住黄芩芷,正色道:“我突然考虑到,咱们毕竟还没有订婚,贸然改口是对你爸,我老丈人的不敬,再者说了,这也不是改口的正式场合,不好。”

    “没事,不要紧的。”黄芩芷笑道。

    “芩芷……”胖子诧异地看着她,道:“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你今天有些不对劲……”胖子猛地露出惊喜的神情:“你,你迫不及待要嫁给我了?”

    黄芩芷抬脚狠狠地用高跟踩在了胖子的脚面上。

    “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