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俗世地仙 > 章节目录 669章 言传身教好家长
    听着众人发笑,再看众人颇为满意,尽是赞赏的神情,中年男子这才从少许失落的情绪中回过味儿来,顿时愈发钦佩,也愈发欣慰,道:“温董事长太谦虚了,那,您帮我签个字,最好是再写几句话,唔,是写给我那刚刚考上大学的儿子的,他这几天在家里一直念叨着,要向您学习呢!”

    “这样啊,我,我实在是……好吧。”温朔红着脸接过笔,在笔记本上写了几句鼓励的话语。

    中年男子激动地接过来,连连道谢。

    眼见着中年男子得偿所愿,周边吃饭的群众,小饭店的老板,还有些路过的民众,也都开始纷纷上前,有离家近的还打电话让家里人送相机过来,合影拍照。

    好嘛……

    如此一番折腾下来,胖子从最初假装低调害羞不好意思,实际颇为兴奋,还有那么一丝紧张地签字、闲聊、合影,直到开始有些烦不胜烦却还得装出客客气气,想找个帮腔搭救他的人吧,才发现荆白不知何时已经逃之夭夭。

    狗日的老滑头!

    温朔忿忿着,起身满脸歉意不住地向大家说着不好意思,对不起之类的话语,艰难地挤出人群落荒而逃。

    围拢在小店前的群众们,看着温朔连车都没有,先是讪笑着倒退着向大家挥手致歉道别,再转身小步快走,渐渐速度越来越快,然后便是如丧家犬般夹着尾巴狂奔而去。大家面面相觑,回味着刚才与温朔在一起的情景,再看看现在温朔狂奔的背景,全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位温董事长,原来是如此好玩儿,如此接地气的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他是个可爱的胖子!

    一路狂奔回武玉生的家,胖子进门气喘吁吁地把自己扔到了沙发上,对端着紫砂壶神情悠闲,满脸戏谑和幸灾乐祸神情的荆白抱怨的:“老荆啊,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把我自己扔下悄悄溜走,不怕我被人抢走吗?”

    “当时我看你很享受,就不在那里打搅你们的互动了。”荆白微笑道。

    如今因为荆白居住在这里,武玉生让妻子去了两个儿子家里轮换住,别墅中平时只有武玉生和荆白二人,每天保姆会按时过来把家里打扫一番。

    昨晚,武玉生从书房出来后,为了不打搅荆白和温朔,武玉生干脆大晚上地跑去了学校住。

    温朔摆了摆手,一副疲累不堪的慵懒模样,掏出手机拨通了武玉生的电话:“武总,还得给您添麻烦了,一会帮我买个遮阳帽,再买一副墨镜回来。”

    “好的,我这就去。”武玉生应道。

    声音有重叠,温朔坐起了身子往外看去,却见武玉生拿着电话已然站在了门口,正转身往外走。

    “等等。”温朔忽而想到了什么,起身追过去问道:“武总,你是自己开车,对吧?”

    “啊,是的。”武玉生点点头,一脸疑惑。

    温朔道:“一会儿把东西买回来,送我去火车站。”

    “好的。”武玉生应声转身离去。

    温朔返回到客厅里,坐到沙发上唉声叹气道:“做名人,可真是累啊,出个门儿都不方便。”

    其实他刚才很想说,让武玉生开车和他一起去栖凤山,如此更能避免被人认出来,然后还得装出一副客客气气礼貌的热情模样,却要浪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

    可栖凤山距此四百多公里,武玉生毕竟是一老头儿了,独自驾车太累。

    虽说以武玉生和温朔现在的财力,完全可以找专车司机,但,惯于未雨绸缪的胖子,很清楚自己现在正处于新闻舆论的热度中,如果让人知道自己跑到栖凤山找一个算命的探讨交流……那,会影响自己形象的。

    “确实,这种生活并不太好。”荆白幸灾乐祸道。

    温朔翻了个白眼,转移话题道:“你不会,把这儿动作风水杀阵的中宫吧?”

    “当然不会。”荆白道:“太明显了,容易被人擒王破阵。”

    “可你住在了这儿。”温朔道:“被堵住了门,你临时想离开都来不及。”

    荆白微笑着,摇了摇头。

    温朔一脸疑惑,却也没有多问——既然荆白心里清楚待在武玉生家里的风险,说明他有所准备。

    上午九点多钟。

    穿着牛仔短裤,白色休闲短袖t恤的温朔,戴了顶白色遮阳帽,一副宽大的黑色墨镜,背着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旅行包,登上了开往栖凤山的列车。

    为了避免自己的身份“打扰”到别的乘客,温朔还特意买的是软卧车票。

    适逢客运淡季,他所在的软卧车厢里,只有他一人。

    狭小安静的车厢里,胖子舒适地倚躺着,持笔在本子上勾勾画画地写着昨夜和荆白一番长谈之后,所了解的相关风水玄法知识——好记忆不如烂笔头,胖子虽然记忆力不凡,但他更习惯于把刚学到的、重要的知识点写在本子上。

    写一遍,可以让自己记得更牢;

    而且,写在本子上,便于以后翻查,更便于去排布、计算时所用。

    不知何时,小青从玉佩中钻了出来,好奇地在四个铺位上来会飘荡着,时而坐到小桌旁,隔着车窗向外张望不断快速后退,不停变换的景色。

    终于,小青对于乘坐火车的新鲜感消失,她坐在小桌边缘,探头看着温朔时而书写,时而停笔思忖的模样,于是新鲜感转移,开始专注地打量温朔写在本上的字,还有他勾勒出的那些玄妙的阴阳、五行、八卦图案。

    察觉到小青在看自己写字绘图,温朔微笑着说道:“青儿,按照爸爸教你的,好好修行,将来你成人了,可以去上学,在学校里有老师教你识字、写字、读书……”

    “为什么要识字、写字、读书?”青儿好奇地问道。

    “因为……”温朔怔了怔,放下笔扭头慈祥地看着近在咫尺的青儿那张可爱的小脸,柔声道:“每个人都会慢慢长大,将来有自己独立的生活和思想,如果你想去认识更多、了解更多,让自己的生命更加丰富多彩,也让自己有更独立、更高远的思想认知,那么你就需要读更多的书,学更多的知识。而想要做到这些之前,首先必须认识字,会写字。”

    小青懵懵懂懂。

    温朔抬手摸了摸小青的头发,微笑道:“你看,爸爸是不是经常读书写字,还有修行?”

    “嗯。”小青点点头。

    “爸爸是不是懂得很多很多?”

    “嗯。”

    “但爸爸还是要不停地,努力地学习。因为,爸爸想要更优秀,想要自己得到许多许多东西,想要给予亲人朋友更多更多的东西,就必须学习,学得越多,得到的越多,可以给予你们的,也会更多……”

    小青似懂非懂地板起小脸认认真真地说道:“我也会不停地学习,一直学习,给爸爸很多很多东西。”

    话,都是在说。

    但两人的交流,却只能是意念中的相互理解。

    即便如此,温朔还是感到很欣慰,很满足——庄稼是别人家地里的好,孩子,还是自家的好啊。

    笃笃笃。

    敲门声响起。

    为了避免被打搅,温朔进入车厢后,就从内反锁了门。

    此刻听得敲门声响起,小青悠悠然飘到了上铺,温朔也不在意小青不避人,反正寻常人也看不到她,随口应道:“谁啊?”

    “先生,检查车票。”

    外面传来一名男子沉稳的声音。

    “稍等。”

    胖子也没多想,把本子收起来放到桌上,坐起身伸手把内锁拧开,一边往旁边轻轻一推。

    哗啦!

    门被猛地往一旁拉开,两名戴帽子和口罩的男子冲进了狭小的车厢里,各自手中攥着一把锋利的尖刀。

    “哎!”

    胖子惊叫一声,满脸惊恐地往后缩身。

    当先一名男子右手持刀,语气狠戾地压着嗓子低声喝道:“把钱拿出来,快点儿!”

    后面那名男子伸手把门拉上了半截。

    门外,左右还有人!

    惊恐万状的胖子没有再做戏,陡然起身,左手闪电般捏住了对方持刀的右手,重重地磕在了上铺的边缘,同时在狭小的空间里,抬腿用膝盖狠狠撞击对方的腹部。

    砰砰!

    两声闷响,由于一切发生的太快,太出乎两名持刀劫匪的预料,以至于,刀被打落,腹部被撞击身不由己地缩进下铺的位置后,这名最先倒霉的劫匪,才惨叫出声。

    另一名劫匪整个人都傻了,拿着刀毫无反应地被温朔一脚踹在了胸脯上,身体重重地撞了下半拉上的车厢门,然后弹回来,下意识地挥刀扎向温朔,却被温朔一把攥住了手腕,一拉一拧,尖刀脱手掉落,劫匪身不由己地扑到了温朔的面前。

    温朔低头,被温朔蒲扇般的右手整个捏住了那张脸,然后拧动着将他的脑袋狠狠撞在了上铺的横梁上。

    咚!

    一声闷响。

    这名劫匪当即身子一软,如面条般跌落在地。

    另一名劫匪从下铺钻出来,伸手刚捡起跌落在地的尖刀,就被温朔一脚重重踩在了手腕上。

    喀嚓!

    骨折声中,劫匪凄厉地惨叫起来。

    唰啦!

    车厢门整个被拉开,两名同样戴口罩和帽子的男子,眼神中尽是震惊地盯着车厢里的情况。

    胖子皱眉大步向外走去,神色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