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俗世地仙 > 章节目录 686章 理念没有对错之分
    惆怅之余,胖子也庆幸着,能够第一时间得到消息,警方不仅要给他颁发见义勇为证书,还要宣扬他的英雄事迹。他赶紧请求乘警长帮忙,联系上那位警长,再联系上级部门,将他的个人意愿和诉求,传达给上级领导。

    他知道这事儿不可能瞒得住了,但,要尽可能避免再大张旗鼓地各种宣传表扬。

    否则,之前的新闻热点风头刚刚过去,又泼上一桶油的话……

    他也别回京了,干脆跑去大草原上避风头吧。

    不想出风头,不想上新闻,这样的理由和诉求,令警方觉得倒也可以理解,于是乎,本来都已经打算联系温朔,还要搞一个表彰大会的计划,被中止了。

    只有一张见义勇为的证书,寄到了京城朔远控股公司。

    温朔干出的那件极为震撼的英雄壮举,也就没有登上媒体新闻,只是小范围地传播开来。

    回到京城的第三天上午十点多。

    温朔正在办公室里审阅暑期网校速成班的业绩效益统计,一边和黄芩芷、彦云,讨论朔远快餐店拓展直营店,增设全国范围内加盟分店的战略事项。

    对于加盟店这一项,温朔原则上表示同意,但他却提出了令黄芩芷和彦云都感觉近乎蛮横的霸王条款。

    在和加盟商签署的协议中,必须标注清楚,一旦加盟店出现了食品卫生导致的投诉量达到一定标准数,或者出现了重大食品安全事故,有损朔远快餐的名誉,那么,朔远快餐总部有权随时终止其加盟使用朔远快餐店品牌的资格,并视情况要求其给予相应的声誉损失补偿。

    补偿数额,也要分出几个档次,诸如五万、十万、三十万、五十万等等,明确标注出来。

    至于协议详细内容,自然交由专业人士来拟定。

    除此之外,还有其它各方面极为严格的要求。

    黄芩芷和彦云认可温朔严格管理的态度,但不赞成协议太过于严苛。

    因为朔远快餐店,本质上来讲只是普普通通的小型快餐模式,过于严苛的要求,会把有意向加盟的合作者拒之门外。如此一来,加盟店在全国的扩张速度,必然会非常慢,并且会在业界引起不良的影响。

    黄芩芷和彦云认为,可以适当地放宽加盟条件,争取以最快速度将朔远快餐的品牌推向全国,加盟协议的具体内容,可以含蓄些,便于以后的维权操作。

    “其实就是玩儿文字游戏呗?”

    温朔摆了摆手,说道:“我们不能急于求成,要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地走,才能稳妥!明确、简单、清晰的协议条款,将来有什么争议打官司,也站得住脚!公司现在不缺钱,各家直营店做得都非常好,而且,仅仅是在京城,我们未来至少还可以增加五十多家直营店,甚至达到百家以上的规模……”

    这番话,让彦云感觉颇为无奈,心中再次升出了一股对温朔眼界过低,气量不足的念头。

    在彦云看来,朔远快餐靠着绝密的配方,绝对有着在快餐行业中争雄的根基,目前每家直营店火爆的经营状况,就是证明。如今,朔远网络技术培训学校在温朔刻意营造的一次舆论新闻热潮中,已然名动天下,借此机会,让朔远快餐的品牌跟风而上,才能够吸引来众多有意向加盟的人。

    等过了这个时期,再需要自己投入大量广告去宣传时,且不说需要极大的财务支出,还要重新提升品牌在人们心目中的认知、信任度。

    那都需要时间和大量的资金投入。

    这都什么年代了?

    温朔的思想,似乎还在用传统的观念,想要打造出一个什么百年老店的品牌……

    执着中透着股子可爱的愚昧!

    在这个各行各业都在飞速发展,稍稍迟缓些都有可能被淘汰的时代,速度快意味着能够拥有更多的资金,更多的资金也可以促进速度的加快,这才是良性循环。

    公司要发展,要有广阔的未来,就必须轻装上阵,不能给自身增加太多负重!

    听温朔话里的意思……

    似乎,他对于现在的成就和财富,已经很知足了。

    他已经没有了曾经的锐气和魄力,他开始变得保守,小心翼翼。

    而这样的变化,往往预示着,一家企业开始走下坡路了。

    彦云轻叹口气,看了眼黄芩芷,却发现黄芩芷依旧笑吟吟的,说道:“好吧,既然你坚持要这样,那我只能支持了,尽快安排专业人士,拟订协议草稿。”

    “嗯。”温朔点点头,道:“和詹总再商议下,提前做好相关方面的后勤准备工作,他的酱料厂,需要扩建啊。多做出点儿来以备将来不时之需。”

    “那也得注意不能浪费,任何东西都有保质期。”彦云随口说了一句。

    “这一点詹总心里有数,而且他说过,酱料的储存时间越久,味道反而越好。”温朔不以为意,道:“当然了,你说得也对,有必要找专业机构进行采样化验,对于酱料的保质期,有一个明确的判断,以免将来因为这东西出了大问题。”

    话刚说到这里,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

    “进!”温朔说道。

    徐芳轻轻推开门,手里拿着一份邮件,道:“董事长,您的邮件。”

    “哦,放下吧。”

    徐芳将邮件放到办公桌上,转身离开。

    看着徐芳的窈窕的背影,温朔忽而想到了徐从军——上次听闻徐芳近期的一些异常表现后,他就猜到了徐从军应该已经辞职入京,还想找到徐从军呢。

    结果因为逃避媒体记者的追访,去了趟栖凤山,回来就把这一茬给忘了。

    他随手撕开了邮件的封条,从里面取出了意料之中的见义勇为证书。

    红色的绒布,烫金的字体。

    掀开看,里面清晰地印着几行字,概述了他的英勇行为,并特意点名他是英雄。

    下面除了年月日之外,还有某省厅的印章及省厅厅长的亲密签名。

    “这是什么?”

    坐在沙发上的黄芩芷起身走过来,诧异地问道。

    温朔撇撇嘴,脸上没有什么满足了虚荣心之后的得意,反而有些无奈的苦涩,将见义勇为证书递给黄芩芷,道:“喏,在火车上随手抓了几个歹徒,就获奖了。”

    黄芩芷接过来看了眼,顿时惊讶道:“见义勇为?”

    “唉。”温朔叹了口气。

    黄芩芷错愕,不明白为什么温朔会叹气,打开再看里面的内容,尤其是“英雄”二字格外惹人注目。

    家庭出身的缘故,黄芩芷虽然对于官方用词不怎么了解,但耳濡目染,也知道官方用词中,基本上很少会用“英雄”二字去评价、赞扬一个人。

    因为官方用了“英雄”二字,要么是带有一定的虚拟成分,要么是特指历史人物。

    多数情况下,用这类词汇特指现实的话,要么是一个团体,要么个人受重伤甚至死亡。如温朔这样活蹦乱跳没有丝毫受到伤害模样的……

    见义勇为这个证书已经达到最高标准了。

    英雄二字,显然有些过。

    那么只有一种情况——这家伙,做了什么非同寻常的事情,是常人不能为的事情!

    而且,极度凶险!

    “温朔,你到底干了些什么?”黄芩芷皱眉,神情严肃地问道,心里忽然就生出了浓浓的担忧,哪怕是……明知事情已经发生,已经过去,但还是余悸犹生!

    “怎么了?”彦云起身快步走过去,一眼扫过证书上的词句,顿时露出了惊愕的神情:“见义勇为?英雄?你?!”

    温朔本打算简单解释下糊弄过去,但彦云这般态度,却令他很是不爽。

    “嗯,是给我的。”温朔点点头。

    彦云马上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表现有些失态了,她神情尴尬,歉疚道:“对不起对不起,董事长,我的意思是……这,这太,太让人惊讶了。”

    “惊讶什么?”胖子小心眼儿地哼了一声:“惊讶我不配做英雄?”

    “不不不,我只是觉得……”彦云愈发尴尬,不知如何解释。

    她知道,若是面对其他人,兴许也不至于如此尴尬,因为随意解释几句便罢了。但温董事长,实在是个人精,最擅于察言观色忖度人心。

    温朔从黄芩芷手里拿过来证书,很随意地塞进抽屉里,微笑着摇头说道:“就是在火车上遇到了几个持枪的劫匪,我把他们全都打伤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啊?”

    黄芩芷和彦云全都怔住,面面相觑。

    “那个……你们别这样吃惊的表情好么?我知道,这点儿事情算不得什么,配不上什么英雄的称号。”温朔赶紧略显不好意思地解释道:“我其实也对他们说了,千万别对外宣传,我已经吃够被新闻舆论包围的苦头了。没想到,他们还是给寄来了这份证书。嗯,我估计,其实也可以理解他们,毕竟当时列车上的乘务员和乘警赶到时,劫匪都已经束手就擒,几十名乘客安然无恙,所以,所以他们大概感觉不好意思,生怕我把实情说出去了,他们面子上不大好,所以才会给我颁发这么一张证书吧?”

    一分假九分真!

    但着实让黄芩芷和彦云,没有了半分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