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俗世地仙 > 章节目录 724章 生死豪赌,身不由己
    山川为势,风水在其间,衔接天地。

    荆白神色平静淡然。

    布局数月,风水法阵运转稳定,功效极为强横,即便是对方所施玄法精妙,且明显极为警惕,悄无声息间潜入铺家镇,布下了法阵骤然发起攻击,且效能极高,荆白仍旧有自信,可以在此番斗法中胜出。

    徒弟邢一强从旁边的房间里出来,手持一把铜钱剑,轻声道:“师父,我现在就去吧?”

    “不急。”荆白微阖双目,淡淡地说道。

    “哦。”邢一强站定。

    在荆白的计划中,不止是布局数月以逸待劳、周密的准备令对方直接陷入死局,还额外加了一份保险,那就是徒弟邢一强——双方斗法开始,锁定对方的位置后,迅速让邢一强赶过去,近距离内作法攻击慕容秋江,甚至可以直接抄起棍棒、砖头、刀子实施攻击。

    目的,是惊扰正处在高度紧张作法中的慕容秋白。

    在那般关键时刻,慕容秋江突然遭袭,有极大可能会当场走火入魔,身受重创。

    再有风水法阵持续不断的攻击……

    慕容秋江必死无疑!

    但现在,荆白却有些犹疑了——在他布下的风水法阵范围内,对于一切可谓了如指掌,所以他知道,对方布下法阵,作法启动法阵,阵心却有两处,作法者也有两人……不,是三个人,三处阵心在动。

    荆白无惧对方的法阵有多少阵心,有几人在维持法阵的运转。

    即便是再多几人,在他精心布置的风水法阵中,越是抵抗,越会深陷其中,脱不开身。

    问题是,让邢一强先行解决谁呢?

    这是重中之重。

    三个阵心,必有主阵。

    除掉主阵,就能让对方的法阵彻底崩溃。

    如果不除掉主阵的话,位于辅助阵心的人即便是当场身亡,有主阵的阵心在,整个法阵仍旧可以有效运转,甚至,辅阵阵心的人死亡,还会牵制风水法阵大部分的攻击力,从而为主阵减轻压力,帮助主阵发起反击。

    就在荆白认真感知、判断对方的主阵位置时,地方的阵心突然发生了变化。

    最初启动法阵的两处阵心,忽然全部停止了运转。

    而另外一处在法阵启动后才开始运转的阵心处,玄法的力量骤然增强,竟是操纵着法阵发起了对风水法阵之力的反击,虽然仍是螳臂当车,攻击力不足,但如果对方能够在这种情况下坚持很长时间……

    荆白就会陷入被动。

    因为但凡作法、启动法阵,势必都会引来天地自然的反应,也就是反噬的攻击。

    修为深厚和玄法精妙的玄士,尤其是风水大师,经过周密的布局详尽的安排,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打擦边球,避免引发天地自然的反噬,说白了就是以欺骗性的方式,让天地自然不会在短时间内察觉到法阵的运转带来的五行异常。

    但是,法阵高强度运转,乃至多重法阵长时间对决,形成的自然五行异常,会越来越极端,前期的任何准备都会在这种对决的冲撞中崩溃。

    到那时候,天地自然的反噬就会赶到,并越来越强。

    一旦天地自然的反噬累积到一定程度,荆白就会处在被两面夹击的困境中。

    从主动,成被动。

    而且,是极为凶险的被动,无法脱身。

    所以,在发现了对方主阵阵心之后,荆白左手放下罗盘,食指轻轻一点罗盘上的某个方位和符号。

    邢一强见状,当即躬身施礼,匆匆走了出去。

    荆白左手食指在罗盘上轻轻移动,唇口开阖诵咒,右手掌心向下,虚按山势。

    他的意念,在法阵中自由穿行,细细地查应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突然,他微微皱眉。

    因为对方法阵的攻势再次增强。

    自不量力!

    荆白轻轻地哼了一声,暗道慕容秋江“自不量力”

    在身陷风水法阵之后,不但没有在第一时间内做出壮士断腕的决定,让两个助手受伤从而抽身逃离,反而企图以三人合力助阵心抵抗。

    此刻,更是拿出了决绝的态度,要速战速决?!

    愚蠢至极!

    但随即,荆白想到了另一种极大的可能性,对方和他的计划一样,派人偷袭阵心!

    对方有三处阵心。

    而自己这里,只有一处!

    目前,对方三人合并在阵心之中,在自己的感应中,便成为了一体,如果对方有一人隐藏气机,脱离阵心然后在最短时间内赶到自己的附近,发起突击的话……

    与此同时,邢一强去攻击对方阵心,但对方却留有一人做防备。

    邢一强也有危险!

    荆白双眉紧皱,右手一把攥住了山形石雕,旋即放到了罗盘上,左手抬起,咬破食指指尖,随即点在了罗盘的乾中位上,开口诵咒。

    咒音如凤鸣,清亮高亢。

    然而受法阵效应的控制,被束缚在了室内不会传出去丝毫。

    风水法阵在荆白的气机操控下,骤然增强了攻击的力度,围绕着铺家镇,方圆数里之内,天地灵气急速汇聚,狂风阵阵平地而起,铺天盖地呼啸肆虐。

    为了防范最危险的可能发生,荆白不得已,不惜倾尽全力,力求在最短时间内,将敌人一击毙命!

    时间拖得越久,对他越不利。

    正如荆白最担忧的那般,慕容秋江在作法接管了法阵的控制之后,两个徒弟立刻按照预先议定的计划,迅速向师父靠近,三人合在一起。

    随即,得到师父明确指示后,身型偏小的吕锋劲,如同一头敏捷的野猫般,遁入了黑暗中。

    而霍武强,则是退步隐在了树林内,随时观察着附近的情况。

    他的责任,是保护师父作法不被惊扰、侵害。

    霍武强和吕锋劲刚刚退出法阵,隐匿气机不再参与斗法,风水法阵的攻势骤然增强,狂暴的玄法力量从四面八方疯狂涌向了处于阵心的慕容秋江。

    慕容秋江此刻,也只是刚刚与两个徒弟完成了法阵控制的交接,骤然遭到几乎势不可挡的攻击,斗法经验丰富且修为深厚的他,在震惊之余并未乱了阵脚,毫不犹豫地狂喷出了几口遭受重击后积郁在胸口的鲜血,迅速缓和了气血的紊乱,随即一把捏碎了手中法器。

    那枚趴伏的三尾猴形法器,在被捏碎的霎那间,喷涌出了浓密的腥臭黑雾。

    黑雾弥漫,迅速将慕容秋江笼罩,并如同刺猬般冒出了无数尖利的刺,这些数不清的,密密麻麻的黑刺,迅速向周边的空气中刺入。

    刺与刺的尖端距离越拉越远,但却好似相互感应般,形成了一层又一层密密麻麻的网状结构。

    层层网格,层层阻挡着铺天盖地,山呼海啸般涌来的法阵攻势。

    然而由密密麻麻的尖刺、层层网格,以及一团浓密的黑雾组成的防御,在初始几乎势不可挡的膨胀之后,迅速被外部的风水法阵力量的攻击压制住。

    随即,尖刺与网格、黑雾,在重压之下如同呼吸般,开始起起伏伏。

    随着起伏的缓慢波动,防御范围开始压缩。

    慕容秋江咬紧了牙关,默念法咒,从七窍之中不断逼出一点一点的鲜血。

    这是他刻意而为之。

    唯有这样做,才能减轻体内气血的紊乱。

    事到如今。

    他没有了退路,唯有死扛,坚持到徒弟惊扰甚至刺杀荆白,又或者,荆白如此大规模地布下风水法阵,如此极端地运转法阵,引来天地剧烈的反噬。

    这,是一场豪赌!

    赌的是命!

    慕容秋江不喜欢赌,更不喜欢把自己的性命赌上。

    但他万万没想到,荆白有如此的耐性,守株待兔般,傻傻地待在铺家镇数月,周密地布下如此庞大的风水法阵,只等他慕容秋江自投罗网。

    万幸他来时准备充分,事已至此,仍有豪赌一把胜出的机会。

    他很想把霍武强也安排过去,不用守在身边,去配合吕锋劲,击杀荆白。

    因为,自己留霍武强护法,荆白身边难道就没有护法么?

    可是……

    自己派了吕锋劲过去袭扰刺杀荆白,那荆白,有没有可能也已经派了人过来,袭扰刺杀自己?

    所以霍武强,必须留在身边。

    慕容秋江脸色铁青,渐渐泛起了灰色。

    斗法!

    对赌!

    输掉的人,会丢命!

    摩托车引擎的轰鸣声中,邢一强赶到了小河边,隔着小河看到了对岸树林边缘,身材修长正在作法的慕容秋江。

    邢一强从摩托车上跳下来,不管不顾摩托车歪倒在地,很干脆地盘膝坐下,抖手在面前布下了十六张符箓,外八卦内八卦,卦象定风水,借风水法阵之势,再成弑仙乾坤阵,咬破食指弹出两滴鲜血,口诵法咒,启动法阵。

    此阵,对常人无效。

    确切地说,是在一般情况下对常人没有任何杀伤力,几乎所有法阵都是如此。

    但如果知晓了一个人的生辰八字、气血五行……

    就能轻松夺其性命。

    而对于正在玄士,尤其是正在作法的玄士,此阵的杀伤力强不强另说,至少,会精准无比地直接攻击正在作法的玄士——汝有仙人力,便夺汝之命。

    与此同时,慕容秋江身后的小树林中,霍武强大踏步而出。

    只见他右手持一巴掌大小,黑色瓦罐状的物事,念念有声,左手打开黑色瓦罐,从中飞出了无数细小的黑影,直扑河对岸的邢一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