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俗世地仙 > 章节目录 728章 为良师,不易
    俗话说名师出高徒。

    父母的脸往往是子女有出息给长得,同样道理,师父的脸那一定是徒弟优秀才能贴金嘛。

    挂断电话后,胖子心情大好地沏了一杯热茶,捧着大茶杯到阳台上坐下,点了一颗烟,悠悠然地拿着手机拨打靳迟锐的电话,结果提示暂时无法接通。

    他这才想起来,那边的无线信号已经完全中断。

    至于什么时候才能恢复……

    鬼知道!

    温朔又没在现场,不清楚当时的斗法激烈到何种程度,铺家镇周边的天地五行到底紊乱到了什么状况。

    青儿悠悠然飘了回来,落在了温朔对面的藤椅上,两只白生生的小腿儿翘起来晃悠着,雪纺裙搭在膝盖上,大眼睛忽闪忽闪地,歪着脑袋看着温朔,唇口轻轻开合。

    没有声音。

    但温朔却知道,青儿说:“爸爸,你没有睡觉吗?阳台上凉……”

    “你师弟,唔,就是靳迟锐,这次立了大功。”温朔神情颇为愉悦地说道:“荆白那样的老油子,精心布置了几个月,都差点儿阴沟里翻船,若非是你那大师弟关键时刻帮衬了一把,荆白那条老命可就要交代咯。”

    小青撅起嘴哼哼着说道:“我比师弟厉害。”

    “嗯,那是那是!”温朔当即露出了讨好的神情,嘿嘿笑着说道:“我闺女肯定是最厉害的,比爸爸都厉害……回头你得帮爸爸管教好靳迟锐,别让他骄傲。”

    小青的大眼睛就弯成了月牙,美滋滋地点头,颇有点儿郑重其事的样子。

    温朔那颗心几乎要化掉了……

    闺女啊!

    啥时候才能让俺闺女,成人啊?!

    就在他陶醉在幸福中,又因为期许和现实的无奈而略有些心酸时,手机铃声响起,看看来电显示,仍旧是一个固定的座机号码,他摁下接听键:“哪位?”

    “师父,是我啊……”靳迟锐的声音传了出来。

    从语气中,能听得出他压抑的兴奋和经历过凶险之后犹有余悸的紧张。

    温朔按捺住了对此次斗法经过的好奇,淡淡地说道:“之前荆先生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这次的经历对你来说很难得,不要因为一次功成,就兴奋到忘乎所以,要认真总结其中的不足,思忖能够成功的必要因素,以及受创的缘由,是否可以避免受创……哦对了,你的身体状况,还好吧?”

    靳迟锐被师父一番说教,给感动得差点儿落泪,在电话另一端不住地点头,道:“就是有些头痛,肌肉和筋骨也时不时会出现些酸痛的感觉。”

    “哦?”温朔皱眉稍作思忖,道“讲讲你所经历的情况,我帮你分析一下。”

    “好的,当时我给您打完电话,就第一时间联系了武玉生,然后……”靳迟锐尽量简单地把整件事情的前后经过快速地述说了一遍,而最后自己参与斗法的过程,尤其是慕容秋江突然情绪崩溃时的状况,以及自己面临那般突发状况时骤然遭遇到的无形打击,承受到的痛苦,靳迟锐讲得很是详细。

    听完他的讲述,温朔禁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暗暗感慨着靳迟锐福大命大。

    自己这个便宜徒弟,差点儿丢了性命啊!

    有道是“无知者无畏”,没有任何斗法经验,不清楚其中凶险的靳迟锐,在荆白和慕容秋江双方法阵斗到最激烈的状况下,尤其是天地自然的反噬之威也已经开始渗入双方的斗法中,他凭借着自己的天赋,悍然以气机探触慕容秋江……倘若慕容秋江占据绝对优势的话,只要能腾出点儿气力来应对,就足以将靳迟锐的气机卷入法阵的攻击中。

    到那时,靳迟锐想退都退不出来,最终会被法阵的攻击,天地自然的反噬摧毁。

    真正有经验的玄士,在这种情况下要么不参与,要么,以最快的速度,最强的力量,一鼓作气将对方击溃,犹豫不决缓慢推进,只会给对方更多反应的时间。

    除却攻击时不够果决,攻击到位后仍旧迟疑犹豫之外,靳迟锐还犯下了一个大错。

    在慕容秋江崩溃时,他应该以最快速度,抽回气机。

    万幸慕容秋江崩溃时,有风水法阵、他自身的蛊毒法阵,还有天地之威的反噬,将其瞬间摧毁,根本来不及更多地做出思忖和反应。

    如若给慕容秋江多一丝反应的时间,那么,必然会在绝望时刻,拖靳迟锐下水。

    要死一起死!

    所以说,靳迟锐真是命大啊。

    不过也可以理解,毕竟他没有斗法的经验,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当时以气机与慕容秋江联系,和对方交谈,其实就是在实施可怕的攻击了。

    “只是气机被强行斩断后的意识损伤,坚持修行,依靠真气和本元对身体各器官的梳理,增强脑部意识的机能供应,很快就会恢复的。”温朔劝慰着,同时也教导着靳迟锐的修行,随即又问道:“那个被抓的玄士,荆白准备怎么处理?”

    “他说没事,让我下楼休息。”

    “唔。”温朔稍作思忖,道:“迟锐,这次参与斗法,对于你来讲是一次难得的历练和经验,今天你好好休息,同时也要仔细感应铺家镇天地五行灵气的变化,如果有异常状况发生,哪怕是细微的,也要仔细去分析其中的五行紊乱变化规律,这都是难得的实战观摩机会。”

    靳迟锐诧异道:“还有斗法?”

    “没有了,只是风水法阵……”温朔微笑道:“如果我没有猜出,那个被抓到派出所的玄士,出来之后就会被荆白的徒弟盯上,然后凭借残留的风水法阵,解决掉那名玄士。”

    “师父,这……”靳迟锐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怎么了?”

    “这是杀人啊。”靳迟锐似乎刚刚从斗法之后的兴奋和激动中,冷静下来。

    突然意识到这场斗法,已经死掉了两个人。

    还是两个身负绝学的玄士!

    自己,亲自参与,甚至可以说,直接出手杀死了那两人……这对于一个三十多年人生经历中,老实巴交的人来讲,着实是一种巨大的心理折磨和打击。

    温朔也怔住了。

    一时间,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劝慰,或者说是安慰靳迟锐。

    对于人心忖度方面可谓相当擅长的温朔,能够理解靳迟锐现在的心理状态和他的恐惧、紧张、内疚、自责等等重重复杂情绪——这种事情,不是口头上讲两句,或者在小说、影视剧上看到的情节画面,普通人,确切地说应该是心理正常的人,但凡亲身经历了这种事情时,都会出现极大的心理障碍和包袱,甚至一些心理脆弱的人,很难走出这种阴影。

    师徒二人,就这般在电话中安静着,想着该说什么,或者等待着对方说些什么。

    终究还是温朔率先开口道:“迟锐,在不认识我之前,当你拥有了非凡的特异功能时,你已经知道,自己不再是普通人,你的人生,也将会与绝大多数人不同,你认为自己一定会接触,踏足一个不同的世界,是吗?”

    “嗯。”靳迟锐轻轻地应了一声。

    “你我相识,继而我传授你玄法……”温朔轻叹口气,道:“虽然我一直以来的信条,就是尽可能地生活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不去被非凡的人和事物惊扰,从而让我们的亲人、朋友可以更安定地生活。但,我们是玄士,莫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类自欺欺人,却又极为贴切实际的话,即便是我们在正常生活中,遇到一些靠正常的手段、方式解决不了的难题时,我们会自然而然地用玄法去解决,这里面,也同样牵涉到了一个公平和人伦的问题,你,明白我的话吗?”

    “我,我好想明白一点,可是师父,这……”靳迟锐吞吞吐吐。

    “你这次参与斗法,其实是江湖事,玄门江湖事。”温朔语气平静地说道:“修行,运用玄法,哪怕是在正常社会中,就要做好面临江湖人和事的心理准备。就像邱斌和柯平江请慕容秋江杀武玉生,这件事如果武玉生没有恰好走运遇到我,那么他,乃至他的家人,必死无疑。但恰好我出手了,这件事就成了玄门江湖事,且不去谈所谓的正义,只是利益上出现了冲突,然后,就有了邱斌之死,柯平江全家逃离中海,荆白划地为牢,固守铺家镇坐等慕容秋江的到来,这,就是江湖,而你,还有我,都是玄门江湖人,我们没得选择。”

    靳迟锐犹豫道:“可我们,我们可以不插手啊。”

    “我不说什么荆白站在正义的一方,我们应该诛杀邪恶的话,也不说出于情义,从而出手相助。”温朔语气愈发温和,道:“即便是出于我们自身的利益,武玉生和荆白,是我们的股东,他们死了,对我们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师父。”靳迟锐语气苦涩地说道:“您,您还不如说,说我们属于是正义的一方,我们也出于和荆先生的情义,理当出手相助,我们还,还救了平凡的武玉生一家人,这样我的心理上更容易接受。”

    温朔欣慰一笑,道:“看来,你现在真的好多了,那就去干掉还被关押在派出所的那个玄士吧。”

    “啊?!”靳迟锐爆出了一声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