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俗世地仙 > 章节目录 754章 我送你几年阳寿
    侯君齐感觉到眉心似乎被一根针刺中,却不痛。

    他微微皱眉,有些诧异地看着神色狰狞,眼神中还有些恐慌、挣扎憋屈的温朔。

    于是他后知后觉,自己还真的害怕这年轻气盛的胖子,突然发了狂拿刀杀人,所以才会被匕首的锋芒震慑到,所以紧张了?也对,自己是什么身份?

    这胖子又算什么?

    如果这胖子真想拼命的话……

    最后都死了,那胖子也是赚了!

    此刻,胖子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似乎都沸腾了起来,滚烫得好像要把自己全身上下从里到外煮熟了——他的精神,都开始出现了恍惚,若非长久以来的修行,心神极为稳固,这一刻都有可能被对方强大的气场,摧枯拉朽般打垮崩溃!

    将军令!

    是古代真正经历过尸山血海的将领,在兵刃上所书之符,加持兵刃之力,可以斩妖除魔,能撼杀人的心神。

    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催发将军令!

    将军令的反噬之力,极为强大,没有多年来尸山血海征战沙场,血海里滚过多少次,长期积累养成的强横煞罡,又怎能镇得住书符“将军令”的神兵魔刃?!

    温朔只是一个玄士!

    而且这将军令,还是他从杨景斌老师那里得到符痕图鉴之后,自己研究揣摩,试验出来的。

    此刻面对的,又是侯君齐这样气场强大的人物。

    他的目的,又是取侯君齐的气血生机与己用!

    所以,骤然施展将军令之威,便瞬间承受到了仿若峰峦压下的万钧之力。

    以目前这样的状态,不待彻底击溃侯君齐的气场,自己就会先行心神崩溃,从而身受严重内伤。于是胖子一不做二不休,咬牙切齿地豁然站起身来,神情狰狞地向侯君齐走去。

    “你……”侯君齐骇了一跳。

    这胖子疯了吧?!

    他,他真的想拼命?!

    至于吗?

    这,这他妈多大点儿事情啊,何至于如此?!

    侯君齐想要掉头就跑,可是他发现,自己竟然紧张得双腿双脚都不听使唤了——他不是胆小怕事的人,可,可这种逞凶斗狠的场面,他自己一个人不行啊!

    而且,被这个胖子杀死……

    想想就他妈憋屈得想自己一头撞死!

    心神慌乱,恐惧大增,气势锐减。

    刚刚绕过茶桌的胖子,清晰感觉到了匕首上的将军令,威势大涨,顷刻间逼退了侯君齐的磅礴气场,继而“刀芒”狠狠地切入了侯君齐的透露中。

    一击而定!

    胖子趁势而进,左手掐决诵咒,右手将匕首扔到茶桌上,抖手从兜里摸出了六张符箓,轻轻一挥。

    符箓爆出火光,瞬间熄灭化作灰烬。

    无形中,一股股气机从侯君齐头上被将军令击破的缺口处钻入,旋即席卷带出缕缕生机。

    温朔退后一步,右手掐决一招一收,将侯君齐头颅中抽出的生机攥住,随即左手再拿出六张符箓,以气机控制,轻轻一挥,在半空中燃烧,化作无形法阵“六爻锁生阴阳法阵”

    温朔再退半步,生生咬破指尖,屈指轻弹。

    己身鲜血和侯君齐的那一缕生机,尽数落入“六爻锁生阴阳法阵”之中。

    旋即。

    温朔拿起桌上的匕首,划破了自己的左手掌心。

    鲜血淋漓。

    温朔好似不觉痛楚般,左手鲜血淋漓的掌心朝向空中无形的“六爻锁生阴阳法阵”

    法阵高速旋转。

    办公室内,平地起风。

    “六爻锁生阴阳法阵”在高速的旋转中缩小,瞬息间钻入了温朔的左手掌心伤口处。

    温朔放佛受到了不可抗拒的大力攻击,承受不住般快步倒退,后背重重地撞在了墙上,嘴角、鼻孔、眼角,甚至耳孔中,都有鲜血渗出,他坐倒在地,大口地喘息着。

    作法已毕!

    他挣扎着起身,也不去看侯君齐,踉跄着走到茶桌旁坐下,右手将茶桌上的茶罐放到旁边,拿起茶罐下面提前备好的创可贴,贴在了左手掌心处,一边咝咝地倒吸着凉气。

    这他妈是真疼啊!

    侯君齐怔怔地站在屋中间,从起初的镇定、自信,淡定从容,到后来温朔持刀而起时的惊恐、懊悔,直至温朔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动作,还有那掏出符纸,掷空燃烧的诡异情形……让他几乎忘却了一切,只是好奇地观看温朔的行为。

    直至此时,侯君齐豁然醒过神儿来,再想到温朔玄士的身份……

    “温朔,你,你对我做了什么?”侯君齐怒目圆睁,跨步上前双掌重重地摁在了茶桌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那里的胖子,恶狠狠地说道:“你,找死?!”

    无形中,侯君齐那磅礴的气场之威,如天河之水浩荡而下,将温朔紧紧地裹住。

    温朔被压制得胆颤心惊,神色惊恐地抬头看着侯君齐。

    他没有回答,只是绷着嘴,在惊恐中倔强着,瞪视着侯君齐。

    “说!”侯君齐厉声道。

    温朔不回答,就像是一个被老师诬陷后,心有不忿所以偷偷往讲桌中塞了死耗子的犯错小学生,面对老师无比可怕的质问,倔强着,恐惧着不敢回应。

    深知玄法之祸的侯君齐,再没有了之前的无比自信,以及看到温朔这类玄士时,视作草莽蝼蚁,可以轻易捏死的心态。

    在这之前。

    他知道,玄法为祸害人看似简单,实则难度也不小。

    尤其是对于他这样的人物,起坛作法为害,本身就是在犯大忌,没有哪个玄士敢轻易去做这种蠢事。而且,想要作法害他,许多最基本的条件都无法形成,因为他居住的地方,他工作的地方,他平日里接触到的人,去的任何地方,都有着各种各样强大的气场,在维护着稳定的五行平衡之势,玄士向这些地方起坛作法祸害,等同于是在找死。更不要说,本身想要以玄法侵害他,亦是极难的事情。

    可今天,现在……

    他不敢确信,温朔刚才那一番看似胡乱的行为,是在极度的压力之下发了疯,精神狂躁的表现。

    那连续出现的符箓,燃烧,温朔掐决的手法,之前自己诡异的感觉!

    无不在证明着一件事。

    温朔,在针对他,作法!

    侯君齐压下了心头无尽的怒火和恐惧,坐回到茶桌旁,凝视着对面的胖子,淡淡地说道:“温朔,我不管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现在,给你一次改过的机会,收回自己的错误行为。”

    温朔摇了摇头。

    “你知道我的地位、权势,甚至身份!”侯君齐眯起眼睛,道:“你也知道,我能找到别的玄士。”

    温朔点了点头。

    “所以,即便是你试图作法害我……”侯君齐冷笑一声,道:“现在,马上害死我,你也难逃一死。当然了,和我一命抵一命,你肯定是赚了,但你并不想死,不是么?”

    温朔神色平静地看着他。

    “如果你不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害死我,那么……”侯君齐淡淡地说道:“我可以很快找到更为高明的玄士,解决你刚才可能对我施加的玄法之害,而你,会死得很惨。因为你加害的人不是一般人,你的亲人、朋友,都会受到连累。我不妨告诉你,其实我是一个心胸极度狭隘的人,所以这次事发之后,才会来找你。”

    “这个世界上,没有神仙。”温朔终于开口了,只是说完这句话,他没有再接着说下去,只是端起茶杯,轻轻喝下一杯,继而端起茶壶往杯子里添茶。

    侯君齐双眉紧皱:“你什么意思?”

    温朔叹了口气,神色间似乎有些委屈和无奈,继而面露出一抹微笑,道:“我也不是神仙,只是一名玄士,而您,是一位显贵高官,起坛作法对付您,实在是太难,太难了!所以,我不得已,只能耗费了自己数年的阳寿,从而与您的生机相融,等同于变相的强行赠予您更多的阳寿了,做出这种蠢事,也实属无奈,很委屈。”

    侯君齐愣了愣,旋即笑道:“唔,损自己的阳寿,赠予我阳寿,想让我完全原谅你,似乎也是个不错的条件。”

    “是的。”温朔点点头,神色平静地说道:“增长你的阳寿很难,而我却折损了自己的阳寿,这有违天道,所以,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条件,当然,这也算不得什么,对于您来说,轻而易举地就能办到,只可惜我的几年阳寿,回不来了。”

    “什么条件?”侯君齐心里一寒。

    “你回家之后,最好给我立一块长生碑,每日里祈祷保佑我平平安安。”温朔轻轻叹了口气,道:“你的生机,是我予以的,所以对我有丝毫杀心,都会牵连到你。说得简单点儿就是,你如果想杀我,那么自己就会死在我的前面。”

    “你吓唬我?!”侯君齐冷笑。

    温朔摇摇头,道:“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比如你现在,就已经感觉到心口痛了吧?”

    “你……”侯君齐张口吐出这一个字,立刻就感觉到了胸口绞痛,令他浑身直冒冷汗。

    他刚才,确实对温朔动了杀机。

    “这世上,没有神仙。”温朔再次重复了这句话,道:“所以,你找谁都解不了我此次以阳寿为代价,布下的玄法,如果你想冒险,也可以,那会直接消耗掉你的生机。”

    “你……”侯君齐浑身颤栗。

    “不送!”

    温朔微微阖目,似乎疲累至极般,将养着心神,不再去看侯君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