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俗世地仙 > 章节目录 821章 忆过往,是苦是甜
    似乎大多数的年轻人,都喜欢在生日这一天呼朋唤友,热热闹闹开开心心的玩耍。

    很多人美其名曰放松心情。

    终于有理由在压力极大的生活中,放纵一把自己。

    在饭店里吃一顿,到夜店里唱歌……总之,怎么高兴怎么来,平时精打细算舍不得花钱,这一天便会抡圆了消费——但往往不会去考虑,和家人平静而又幸福地度过自己的生日。

    温朔不同于大多数人在过生日这件事上的想法,或许是自幼习惯了抠门儿吝啬,又或是不喜欢这种热闹喧嚣的场合吧?

    他更乐意生日这一天,和母亲在一起。

    如果条件不允许,母亲不在身边,那么就不过生日……花那么多钱纯属浪费,年纪轻轻的没什么意思。

    在他童年的记忆中,每年的生日就是早上母亲给他煮长寿面吃,放两个荷包蛋,中午的时候做红烧肉,把红烧肉的汤汁浇淋在米饭中,那种滋味,让温朔每每回忆都会忍不住流口水。

    而在这份回忆中,还有更温馨的是,他吃得极为香甜时,母亲陪伴在身边,宠溺地看着他吃得倍儿香。

    然后小胖子一边狼吞虎咽,一边给母亲的碗里夹红烧肉……

    如今家境优渥,生活习惯却在不知不觉中,与当初在东云有所改变。譬如在东云时,一日三餐中,午饭是最丰盛的,早饭和晚饭则是简单的粥、馒头。而在京城,因为日常忙忙碌碌,一日三餐中,晚饭则成为了最为丰盛的一顿。

    就比如温朔的生日,清晨压根儿没有再煮长寿面,中午也没时间去张罗。

    因为大家都很忙。

    七点多钟,夜幕才终于拉上。

    温朔已然决定今晚不再去网校那边上课,和黄芩芷一起在公司加班到现在,才开车回小区母亲居住的家中。

    黄芩芷知道胖子在过生日这件事上的简单习惯,所以也没有和任何人提——现实社会如此,大家不知道,这件事也就过去了。但如果大家知道了,却没有得到你的邀请……

    唔,心里总会不舒服。

    尤其是,倘若你邀请了另一个人,却没有邀请我,那就更容易造成误解。

    小两口回到家门口,直接拿钥匙开门,推门而入。

    却见家里灯光明亮,客厅电视正在播放着新闻,厨房里有说笑声传来,淡淡的饭菜香味儿和香烟的味道飘荡在室内。

    温朔和黄芩芷格外诧异,关上门走了进去。

    过玄关,便看到客厅里坐着李彬、詹东、胡军海、徐从军、胡志强五个人,围坐在茶几旁的沙发上,一边看新闻一边闲聊着。

    而厨房和餐厅那边,李琴、李香、郑云红、冯春梅、姚苗苗正在张罗着饭菜……

    得!

    温朔和黄芩芷哭笑不得地对视一眼,小两口还琢磨着清清静静地过生日呢,谁曾想,母亲却是如此兴师动众地张罗着,把亲戚朋友都给叫了过来。

    但随即,温朔就明白了,为什么母亲今天会把亲戚都叫来。

    如今姐弟三人的家眷,事业,全都在京城里,平时都很忙碌,李琴和大姐、姐夫因为工作关系,几乎每天都能见个面,可李彬两口子的生意那么忙,公司总部又在南四环外,和两个姐姐之间,同样都在京城,见面的机会却很少。

    李琴这是借着给儿子过生日的机会,一家人在京城能聚在一起吃顿饭。

    “哟,寿星回来了!”

    胡军海在客厅里笑呵呵地站起身来,招呼道:“你这天天忙的,好嘛,这都几点了?”

    说话间,几个人全都站起身来和温朔打招呼。

    黄芩芷向大家微笑致意后,便转身去了厨房帮忙——帮不帮得上是一回事儿,去不去,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其实她心里并不喜欢这种氛围,却也不会过于厌恶。

    出身名门的黄芩芷,对任何人、事务、环境的适应性极强,哪怕是不喜欢,也能让自己平静地接受一些事情。一些,无伤大雅,也无甚坏处的事情。

    温朔笑呵呵地走向客厅,礼貌地和舅舅、大姨夫、表哥、徐从军、詹东他们打招呼,一边从兜里掏出香烟,散发了一圈,自己也点上一颗,然后走到电视墙旁侧拿了空调遥控器,把空调的通风系统打开到最大化——这些大老爷们儿因为生活习惯的缘故,抽烟没什么避讳,但温朔却格外在意这种小细节。

    但回来就直接开空调,会显得好像嫌弃、怨怪别人抽烟了,那样也不好。

    所以,温朔才会极为礼貌,自然地先给大家发烟,自己也点上烟,再打开空调的通风系统,尽量减少室内烟雾缭绕的状况。也许母亲、大姨、郑云红,乃至表嫂姚苗苗他们都不会在意,甚至都想不到这些问题,但……温朔却知道,不抽烟的女性,没有谁喜欢室内烟雾缭绕的环境,尤其是黄芩芷。

    和大家说说笑笑地闲聊了几句,将长长的烟蒂摁灭在烟灰缸里,温朔起身到餐厅和厨房之间,一边礼貌地和大姨、舅妈他们打招呼,一边故作出一副馋嘴的模样,探着脑袋看了看餐桌上丰盛的饭菜,道:“妈,有红烧肉,蒸米饭了没?”

    “有!就知道你好那一口!”李琴乐滋滋地说道。

    温朔右手在餐桌上哒哒敲了两下,一副得到满足的小孩子模样:“我得多吃两碗米饭!”

    李琴笑着向大家解释:“以前日子过得紧,平时舍不得吃点儿好的,每年小朔过生日时,我就给他做红烧肉,蒸米饭,这孩子喜欢红烧肉的汤汁拌米饭吃,每次吃三大碗米饭……”

    说着话,李琴忽然眼圈一红,感慨道:“朔小时候,吃了不少的苦,唉,他爸走的早,我这当妈的也没本事,没让孩子享福,竟跟着我吃苦了,唉。”

    “二姐,现在不是挺好嘛,别想以前不高兴的事儿了,啊!”冯春梅劝道:“要我说,以前吃得苦也好,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东云谁不知道,小朔打小就懂事,听话,自己勤工俭学挣钱,才有了今天这大出息!所以啊,要我说小朔还得感谢你让他从小吃苦。再说了,小朔他还能埋怨你不成?”

    说着话,冯春梅给温朔递了个眼色。

    “是是是,我妗子说得对!”温朔点头附和道:“咱不提以前了,啊!哎,是不是该开饭了?我都饿了!”

    “开饭开饭……今儿给孩子过生日呢,唠叨以前的事情干啥,还,还烟圈儿都红了!”李香嗔怪了妹妹一句,又朝着客厅招呼道:“志强,把茶几收拾干净咯,咱们今儿人多,摆两桌,男女各一桌,你们大老爷们儿就在客厅喝酒聊天。”

    “哎,好嘞!”

    胡志强答应着,几个大老爷们儿一起收拾赶紧茶几,又搬小凳子围在茶几前。

    很快,客厅的茶几上、餐厅的餐桌上,便都摆满了丰盛的菜肴。

    颇为了解儿子,之前就注意到儿子开了空调的李琴,还特意把各房间的门窗都打开,如此更便于通风。

    “来,先祝朔小子生日快乐,大家同起一个!”

    李彬端着酒杯站起身来吆喝。

    客厅,餐厅两桌旁的所有人,都站起身来,笑呵呵地说着祝温朔生日快乐……温朔忙不迭地连声向大家道谢,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烟,是软包的中华;

    酒,是茅台酒。

    从未如此热热闹闹过生日的温朔,一杯酒下肚后,再想到母亲刚才略显失态的神情,心里也忽然有些酸酸的——遥想当初在东云,再想着入京近四年时间里所经历的一切……

    不易啊!

    温朔便按捺不住想要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摆手请大家坐下,和表哥一起将桌上空了酒杯满上,自己却并未落座,端杯向众人示意,笑道:“从小到大,过生日还没这么热闹过,我妈把我养大不容易,俗话说儿女的生日,母亲的苦日……所以今天,嗯,感谢我妈,说这些可能有点儿矫情,可还是要说!”

    说到这里,他扭头看向母亲,举杯道:“妈,这些您,您辛苦了!”

    言罢,他杯起酒干,眼眶湿润。

    “傻孩子,过生日高兴呢,说这些做啥?”李琴抹了把眼泪儿,笑眯眯地埋怨了一句。

    “来来来,坐下喝酒,以前的苦日子,也是一笔财富啊!”徐从军微笑着拉扯温朔坐下,道:“那,今儿不许提别的了,啊!大家都高高兴兴的,来,和叔碰一个!”

    温朔笑着点点头,和徐从军碰了一杯。

    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并不会影响到今晚开心的氛围,众人吃吃喝喝,聊得不亦乐乎。

    酒酣耳热之际,喝得有些上了头的胡志强突然说道:“哎对了,我响起一件事儿……朔!”胡志强往餐厅那边瞥了一眼,发现那一桌已然吃完,正在收拾桌子,他探了探身子,小声道:“今儿我和老姨去农贸市场采办时,你猜见到谁了?”

    “谁?”温朔颇显诧异地问道。

    “我是不认得,但老姨追着那人质问他,说是什么迟老板……”胡志强小声道:“那人不承认,说老姨认错人了,还有好几个人在旁边帮腔,老姨也就没再追究下去,我就问老姨,迟老板是谁,老姨也没说,哎,你听说过姓迟的老板吗?”

    温朔眉头猛地拧成了一个疙瘩,旋即松开,微笑着摇摇头:“没听说过,大概是真认错人了吧。”

    “哦。”

    李彬和胡军海听了这一番对话,张嘴想说什么,犹豫着对视一眼,相互摇摇头都没有吱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