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俗世地仙 > 章节目录 852章 风水宝地非宝地
    月影山距离迟宝田的家,直线距离不超过十里。

    老话说望山跑死马,虽然这里的山势和山路没有那么艰险,但是从大片开阔平坦的农田过去进入山里,再沿着蜿蜒曲折,还在修建中的道路,还未修至的山间小路,抵达月影山下正处在停工状态的山庄,却至少需要走二十余里。

    在迟宝田的计划中,道路修通之后,路途可以缩短至十五里。

    道路不需要修太宽,双向单行车道。

    这样一来,就便于游客们出行了。

    与月影山同属一座山脉的几座山峰,也就是早先被迟宝田租下来的山,都属于那种相对平缓的山,山中植被茂盛,有着各种东北地区的飞禽走兽,以及珍贵的药材。

    若非这几座山比较小,而且与主山脉断开的距离太远,不足以形成巍峨绵延之势,迟宝田纵然在当地手眼通天,也没有谁敢轻易把这几座山承包给他去开发。

    当然,这里面也必然有不当的利益存在。

    不好进,不便讲。

    话说这一日清晨,天光大亮时,一匹快马飞驰过长势极好,明显今秋又要大丰收的广阔农田,驰入山中。

    快马是黑马,马上有两人。

    这二人,正是迟宝田和邹天淳。

    昨日中午,迟宝田酩酊大醉,今早却能生龙活虎,在他这个年龄段还能有这般身体和精神状态的人,着实不多。而邹天淳,且不说比迟宝田小好几岁,单说其玄士的身份,日常修行,对于喝酒这种事儿,说白了就是想醉便可以醉,不想醉的话,喝多少都不会醉。

    进了山,可以看到正在施工中的道路,有的已经修好,有的则坑洼不平,到处堆满了石子、白灰、沙土,还有些工程机械停在路旁,一些早起又或晚上值班的工人,正在路旁洗漱。

    看到迟宝田纵马而来,工人便会笑呵呵地挥手主动打招呼。

    而迟宝田,则是在马上挥手吆喝一嗓子算是回应,旋即就纵马疾驰而过。

    过去正在施工的路段,便是山脚下的羊肠小道,有时候连道路都看不出,只是些相对杂草长势相对矮小些的草地,起伏不定,时而还会呈现极大的倾斜度。

    随处可见巨大的石块,以及大片大片的鹅卵石,以及突然冒出呈现在眼前的潺潺溪流。

    再往前走,更有一道宽达数米的河流,缓缓流淌着向东面的另一座山下流去。

    若是在夏季大雨倾盆时,这里水势暴涨,保不齐还会爆发山洪灾害。

    但跟着迟宝田共同生活过多年,对这里也颇为熟悉的邹天淳却知道,这里即便是暴雨倾盆时,也不会爆发山洪。一来山上植被茂盛,土石紧密不易松塌,二来,山中有无数在岁月中形成的或明或暗的溪流通道,有水自然顺着溪道流下,而山下这条河,以及两条干涸的河道,也拥有着极阔的排水能力。

    出山之后,河道、渠沟与大江相通,且此处地势相对要高得多,大水根本存不住,又怎会形成可怕的山洪?

    沿着河边往西拐去,没多远便看到了在建的山庄工地。

    山庄依山而建,坐西望东,地基建在了一片天然而成,相对平坦的高处,大约比河岸边要高出十七八米的样子,面积足有上千平米,而且再往上,向内凹去,大概也就四五米高吧,便又是一片开阔的平地,面积也有七八百平米。

    再往上,虽然目前还看不出有类似的平地,但从目前潦草的外观看,应该是打算人工开凿。

    至少,是从两侧开出通向山的小路。

    所谓的平台周边,高低不平的区域,明显也在整理,高大的树木都被砍伐一空,植被也明显被清理过,只有些新近长出的矮草,在忿忿地往上探着身子,向人类表达着它们的不满。

    也难怪,迟宝田不惜耗费巨资修路,也选择把山庄建在这里。

    天然的景区,天然适合建造山庄的地基啊!

    背靠着月影山的环抱之处,前方有河流蜿蜒而过,纵然不是修行相术,不通风水玄学的邹天淳,也能凭借对风水浅薄的认知,判断出此处真乃风水绝佳之地。

    只可惜……

    好端端的风水宝地,偏生阴气浓重,渐趋生煞,戾性极强。

    此时筹建山庄的工地上,到处散乱地堆放着红砖、石子、白灰,还有乱七八糟的各种椽子、木梁、瓦块、石块等等。

    唯独没有工人。

    连看守工地的人都没有。

    邹天淳和迟宝田下马,并未将马儿拴在哪里,迟宝田习惯性地松开了缰绳,任由爱马随意走动撒欢儿——以往就是这般,哪怕是爱马啃食了庄稼,他都舍不得责骂鞭打,如果是别人家地里的庄稼,赔钱便是,但绝对不能喝斥吓唬马儿,更不能打。

    不曾想,迟宝田刚扔下马缰,随着邹天淳往第一层平台上走了几步,便听得马儿嘶鸣,哒哒哒的马蹄声响起。

    扭头看去,却见一向听话的马儿狂奔而去,旋即又扭头回来,在原地数平方米之内,来回奔波跳跃,从眼神上看,明显纠结难堪,且在恐惧中不断地看向迟宝田,满目祈求。

    爱马如命的迟宝田见状,当即狂奔过去牵住了爱马的缰绳,一边伸手抚摸着马儿,一边心疼得直掉泪地安慰着。

    邹天淳看着这一幕,双眉紧皱,神情严峻。

    动物对于一些寻常人未知物事的敏感,确切地说是感知,包括嗅觉、听觉、视觉上,都要强得多的,当然这是从不同的角度去讨论,能嗅到、听到、看到的,不一定就是好的。但可以肯定的是,一些在人类的认知中视作邪孽异物的东西,人类感知不到,但一些特定的动物能感知到,是事实存在的。

    “万物为灵,皆在五行;阴阳共存,谁无亲情。人畜不憎,谁能成圣……”

    邹天淳默诵法咒,从高台上缓步而下,一边尽最大幅度地释放己身的气机至外围,感受着天地间非同寻常的狠戾阴邪气机。

    在风水宝地之中,遇成煞阴邪,实属异常。

    但涉及玄学,异常亦为正常。

    毕竟是人非人,寻常之异尔。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