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太古狂魔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秦雪受辱
    第三十五章秦雪受辱

    不得不说,凌瑶的一番话没把秦宇吓到,却把青狼王惊到了,他只是一头四阶狼王,在兽葬之地能称王称霸可到了外面他什么都不算,听到凌瑶讲述瑶池宗的过去,才知道这女子竟有这么大的来头。

    要他杀了凌瑶,那是不可能的,可若凌瑶不走,秦宇又不会放下他幼崽,这让狼王也纠结,想了片刻,他道:“道友,你先离开吧。”

    凌瑶撇了眼狼王,嘴角泛着一份轻笑,她淡然道:“狼王,我为何要先离开?这里是你的地盘,不是么?”

    秦宇冷眼望着凌瑶,神态从容,淡然道:“听说,曾有道境级别的祖猿死在这里,原本我就想见识一番,既然有你们陪同,那是再好不过的了。”说着,秦宇抱着幼狼便朝着深处走去,而他的手时刻放在幼狼的脖颈处。

    既然这凌瑶想跟着,那么就让她跟着,秦宇倒想看看她能坚持多久。

    青狼王有些不情愿,但幼狼在秦宇手里,他又不得不如此!

    “走就走,我看你有多少时间耗在这里?”凌瑶斜撇了眼秦宇。

    与此同时。

    李天机所指之处。

    那黑袍老者李掘金正在李天机所指之处神不知鬼不觉的观看着各山峰的走势,不得不说,以李掘金的毒辣眼光来看,这里还真很有可能是道府所在之地。

    这倒不是他对李天机的话深信不疑,认识他这一生不知挖过多少道府、多少坟墓,对于这些他有着自己的心得。

    一般而言!

    修士们都会在灵气浓郁之地和众山之间建立道府或者坟墓,这叫聚灵,诸多强者大限将到,但并不甘愿坐化,所以想找个灵力浓郁之地,以求灵力滋润能死而复生,虽然都知道这是荒谬的,但将死之人对生的渴望,就算明知道不可能,也会抱着侥幸心理尝试。

    至于道府那就更不要说了,哪个不希望自己道府天地灵力浓郁些?

    而兽葬之地其他地方,李掘金自认早已探知到,除了兽葬之地东北部有些怪异之外,就属这里最有可能是道府的位置。

    对于兽葬之地的东北部,李掘金也琢磨不透,他在东北部转过几圈,对于那里他真不好怎么说,那里透着诡异,他一涉足就感受到了,但这诡异又让他联想到了那头死去的祖猿。

    既然是道境级别的祖猿,那很可能拥有自己的道域,所以,李掘金将东北部的诡异归结于祖猿的道域缘故,加之他在这里也察觉到了激战的痕迹,这让他联想翩翩。

    是否,那道府在这里,那头祖猿在这里深受重创,逃到了东北部就陨落了?

    当然,李掘金这么想也有原因是李天机,毕竟,并非是他主动询问李天机,而李天机之前也不知道这里有道府的事,所以李掘金这次真信了李天机,不过,这也有李掘金确实遇到过能预知过去未来之人的原因,对推演之人李掘金格外信服。

    “此地已经有震荡传出,恐怕能引起青莲天域各大势力的注意,到时,这里必然强者云集,嘿嘿,想想我李掘金突然从地下冲出来,就感觉刺激啊……嘿嘿,我李掘金最喜欢刺激什么的了。小子姑且信你一次,反正在那边我都布置了传送阵。”李掘金嘿嘿一笑,拿出了一个金边玉盘,打量了片刻后,直接坠入地面,消失不见。

    万象丹铺。

    “熏儿,没事跑到这偏远地区来干嘛?你若想体验世俗生活,我童家商铺开遍各天域,随便一个地方都比这里繁华的多啊。”在丹铺阁楼阳台上,一名气宇宣扬的青年坐在藤椅之上,目光迥然,毫不掩饰爱慕之意。

    紫熏儿嫣然一笑,缓慢坐起,拿起了放在一旁的茶壶,为青年斟酌一杯,轻轻放下,闻着茶杯中袅袅升起的白烟,紫熏儿撇了眼青年,淡淡的道:“童云飞,试试这茶怎样,这可是有名的灵泉山茶呢。”

    青年眉毛浓密,五官俊俏,眼睛乌黑而深邃似乎如那无尽虚空一般,充满着异样魅力,在其眉心处有着一道金色菱形印记,令青年多了份神秘之感。

    他一袭白衣罩身,虽是坐着,但身躯挺直,如一柄神兵利器,浑身上下透着年轻锋芒却又不失随和。

    这人正是童云飞!

    童云飞听闻到紫熏儿的话,微愣了下,嘴角含笑,端起茶杯,轻啄一小口,微闭着双眼,似是在品尝茶之美味,片刻后,他睁开双眼,道:“不错,不愧是灵泉山茶,入口带着泥土芬香,却不浓,不淡,经历了揉捏,暴晒,却没有破坏其灵力,此茶,为上品。”

    紫熏儿美目擒了眼童云飞,不得不说,童云飞不管出身、容貌还是资质皆是人中翘楚,更是无数少女梦寐以求的道侣。

    “灵泉山茶,味浓气香,可若有意栽培,却少了那股别致的纯朴之味,经历了风吹雨打才算的上茶之上品。”紫熏儿淡淡说道。

    童云飞目光微闪,眼中的爱慕之意更浓,他道:“只要熏儿你想,我可以放下一切,陪你游走各天域。”

    紫熏儿抚媚一笑,目光眺望着下方忙碌的人群,淡淡道:“你看,下方人流,他们大多都是风尘仆仆,脸上神态各异,有焦急、有笑意、也有愁眉苦脸,人生百态,尽显于此。”

    童云飞正欲回答,却听到一声话语想后方响起:“紫丹师,秦家的秦雪求见。”

    紫熏儿淡然道:“带她上来。”

    片刻后。

    “紫姐姐。”一道怯弱的声音响起,瘦弱的秦雪满脸憔悴的走到阳台门口。

    紫熏儿缓慢站起,款款走到了秦雪面前,脸上带着随和笑意,道:“雪儿,怎么了?”

    “我……我……紫姐姐,你能告诉我,我哥哥去了哪里吗?这么久了我哥哥还没回来,雪儿很担心。”秦雪双手紧攥着衣角不敢和紫熏儿对视,面对紫熏儿她情不自禁的生出自卑之意。

    近四个月了,秦宇一直没有消息,这让秦雪按耐不住的担忧,前面一个月还好,可随着时间退意,秦雪越寝食难安,担心秦宇会不会出事,更担心崔家会不会暗中下毒手。

    胡思乱想的秦雪哪里还静的下心去修炼?纠结挣扎了许久,秦雪才跑到万象丹铺来寻找紫熏儿,希望能够听到秦宇的消息。

    “雪儿,你相信姐姐吗?你哥哥没事的,在过一个月他一定会回来。”紫熏儿安慰说道。

    “可是……紫姐姐我还是担心……你能告诉我,我哥在哪里吗?雪儿想去找他。”秦雪不依不饶的说道,不是她不相信紫熏儿,而是当初她看到父亲秦战跪在崔府前时,崔鸿的目光,每每回想她就越担心,越觉得崔鸿不会放过秦宇。

    在这个年纪,秦雪很会胡思乱想,这一个月来,她都没怎么休息,她很想快点提升修为,可心乱如麻的她连心都不能静,哪里还能修炼?

    紫熏儿柳眉微皱,倒不是不耐烦,而是这几个月她都在谋划道府的事,根本没心思去想秦宇的踪迹,所以她也不知道秦宇去了哪里。

    “哪里来的不懂规矩的贱婢?不相信熏儿你跑来问什么?滚出去!”坐在一旁的童云飞察觉到紫熏儿皱眉,冷声喝道。

    被人打断,童云飞心里就不爽了,加之,秦雪因为担心秦宇的事也没心思整理衣裳就跑来,看起来身着朴素,让童云飞以为是这世俗里某家的婢女,而一个婢女跑来找他哥哥?这让童云飞很是不爽,紫熏儿和你哥哥很熟么?当看到紫熏儿皱眉,童云飞火冒三丈。

    秦雪吓的一抖,惊惧的看向童云飞,她原本这些天就没休息好,有些浑浑噩噩,听到童云飞的厉喝声,她心里一颤,紫熏儿的身份尊贵,否则也不会纠结这么久才来。

    童云飞长期养尊处优早已形成了威严,又和紫熏儿一起,这让秦雪明白童云飞的身份也不凡,吓的双眼透红几乎留下眼泪来,她极力克制泪水不往下掉,低下头鞠了一躬,道:“对……对不起,紫姐姐,我……我……秦雪没有不相信你。”,说着,秦雪转身就小跑离开。

    紫熏儿撇了眼秦雪转身时掉落的晶莹泪水,心里微叹,并没有追上去,而是淡然道:“一个小女孩而已,也能让你大动肝火?”

    “熏儿,你别说跑到这边缘小地方来是因为善心大发?”童云飞反问道。

    “倒不是,我在这里遇到了一个让我看不透的人。”紫熏儿缓慢坐下,端起茶杯轻抿了口,道。

    “哦?”童云飞浓眉微皱,沉吟片刻,道:“是这小女孩的哥哥?”

    紫熏儿嘴角微掀,淡然道:“到时你便知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