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太古狂魔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二章深渊
    第一百一十二章深渊

    秦宇眉头微皱。

    第二所说的这个问题,秦宇得知第五的身份后就想过这个问题,第五乃战猿部部首之孙,身份尊贵,就算自己能活着离开炼塔,那战猿部部首必然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但秦宇倒没有太过担心,从血猿那里他了解过太古契约,睚眦十三部的高手不能对万重战宗的青年弟子动手,否则,便会违反太古契约!

    加之,秦宇也看到了战胜十一时,那恐怖战猿想出手击杀自己,却因一片落叶而停下了攻击,从这一点,秦宇就断定太古契约必然存在,而且,极力压制着睚眦十三部。

    不过,秦宇不敢大意,还是需要提防着战猿部。

    血猿沉吟少许,传音道:“不是有太古契约吗?”。

    第二见此,又道:“莫非,你认为太古契约能护他一命?但你莫忘了,太古契约是相互制约的,一旦遇到无法化解之事,可请契约守护者主持公道,错方进入深渊为惩罚。你认为战猿部首不会请契约守护者主持公道?而这小子在杀了第五的哪天起,就注定要进入深渊的。”

    血猿浑身剧烈一震,脑海里仔细回忆着太古契约,因为他从小就进入了炼塔,对契约的了解只是停顿在小时候,而这么多年过去,他也遗忘了不少,此时听到第二所说,血猿突然想起,契约之中似乎真有这么一条!

    而秦宇脸色瞬间阴沉起来,他没想到太古契约中竟还有这么一条,而自己斩杀了战猿部首之孙,他必定不会善罢甘休,绝对会想尽办法杀了自己,而顾及太古契约,他不会亲自出手,但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将自己送入深渊之中!

    也就正如第二所说,从自己斩杀第五开始,就已经注定了?秦宇突然想到了什么,猛的抬头,看向了前方的第一,眼眸中拂过一抹阴鸷,恐怕,第一早就知道了这一点,所以,他当初没有出手,反而想利用自己进入炼塔第七层。

    可是让秦宇不解的是,第一自己都没把握得到的睚眦之血,他为什么会花费心思精心算计自己,似乎,他认为自己能得到?

    如果真是这般,那么,赤霄七人恐怕只是第一拿来遏制自己的其中一方面,而第二个则是深渊,一旦自己得到睚眦之血,第一必然会摊牌,那时,初闻要进入深渊的自己会方寸大乱,交出睚眦之血以求自保。

    秦宇只感觉这第一早就布置了好了天罗地网等着自己钻,还断了自己的退路。若非是第二点破,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是不是进入炼塔第七层就可以得到睚眦之血?”秦宇突然问道。

    第二眉头微皱,他没想到秦宇在这个时候还妄想睚眦之血,若非顾及血猿的面子,他都想冷嘲热讽秦宇是不知死活,这个时候该想的是深渊,而并非是睚眦之血。

    压下内心的念头,第二道:“进入炼塔第七层方才是开始,你以为第一带这么多人是为了前面六层?”

    “无数年来,成群结伴的进入第七层者并不少,但能活着出来者不多,而能从其中得到睚眦血脉者,数万年以来也就我爷爷得到了。”第二傲然说道。

    “你爷爷是否告诉了你第七层的情况?”秦宇继续问道,第二的爷爷是睚眦一族的首领,也是近年来唯一一个进入第七层且得到了睚眦血脉之人,对第七层应该极为了解。

    那第一既然算定了自己能得到睚眦之血必然有缘由。

    “就算去了第七层,也不要去打先祖之血的主意,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第二不耐烦的道。

    “第二,知道第七层是什么情况就说出来,王星辰并非是想得到睚眦之血!”血猿察觉到了第二的不耐烦,传音说道,这几个月的相处,血猿知道秦宇并非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人,而这么问自然有他的理由。

    现在,不仅仅是关系到秦宇,也关系到他是否有机会血洗睚眦一族!

    第二看了眼血猿那扭曲丑陋的脸孔,心生不忍,血猿这模样,也有他的原因,沉吟少许,他冷冷道:“第七层除了火灵比前面六层更强之外,也没其他区别,但如果想得到睚眦之血,需进入死亡之地,我爷爷虽对死亡之地闭口不谈,但我猜测那里应该笼罩着死亡道韵。”

    死亡道韵!

    原来如此。

    秦宇双目微眯,脑海里的线也瞬间串联起来了。

    在自己和第五一战时,那第一必然是认出了死亡之火,所以,第一会千方百计的算计自己。

    “倒还真会打如意算盘。我岂能让你如愿?”秦宇心里冷笑,已经确定第一想得到睚眦之血还需靠自己,秦宇倒不急了。

    当即,秦宇继续问道:“第二,不知凭你的实力能深入深渊多少里?”

    “深入深渊?呵呵,睚眦一族里数十万人也没多少进入过深渊,我们大多都在两边交界的深渊战场里交锋,而你所要去的是真正的深渊,自古以来,进入深渊内者,鲜有人能活着回来,这就包括血猿的爷爷。”第二冷淡说道。

    秦宇凝重点头,看了眼血猿,发觉他神色复杂和痛苦,自然知晓他现在的心情,若非是他爷爷进入了深渊,他也不会落得如此地步。

    “大魔余部的实力有多强?”秦宇记得,血猿曾说过他爷爷乃道境巅峰强者,连这般存在都有进无出,这让秦宇心惊不已。

    “不知,但通过深渊战场的情况来看,比睚眦十三部强大的多。”

    “既然如此,大魔余部既然能到达深渊战场,那为什么不能到达睚眦一族的领地?”秦宇费解道,按理说大魔余部势力比睚眦一族更强,早就冲出了深渊了才对。

    “你以为当初先祖们布置的阵法就这么容易被他们攻破的?在深渊里,唯有道境之下才能进入深渊战场!道境之上,除了击破阵法,永远也别想走出深渊半步。”

    秦宇微眯着眼,道:“也就是说我进入深渊,只有死路一条?”

    “别说你,就算是我睚眦一族道境强者进入其中也要死,至于你,除非能伪装成大魔余部的人,否则,必死!”第二讥讽说道,现在知道急了?

    “伪装成大魔余部的人?”秦宇心中一震,他脑海中拂过一道念头,问道:“你们在战场上是怎么判断大魔余部的人?”

    “还需要判断么?凡是大魔余部的人,身上都有一道手印,这手印想遮掩都遮掩不了,而且,大魔余部不屑于遮掩,他们因自己的身份而自豪。”第二淡然说道。

    而秦宇眼眸深处爆射震惊光芒。

    手印?

    不知那手印是怎样,若我用右手掌的手印去伪装成大魔余部之人……不知可不可行。

    如果可以,那么……深渊不但不会成为我的葬身之地,反而能得到不小的造化,能得到更多的手印!

    “他们眉心手印是怎样的?”秦宇按捺住内心的激动,低声问道。

    “他们手印各自不同,位置也不同,颜色也有差异。”第二浓眉微皱诧异的打量着秦宇,不知秦宇为何要问的这么详细,莫非……此人还真想去伪装成大魔余部之人?

    呵呵,竟真有这种痴心妄想的念头?

    念在血猿的份上,第二强忍着不屑,道:“我奉劝你不要真想着去伪装大魔余部的人,这些年来,我睚眦一族不是没有尝试过,但无人能成功,第一不是想得到睚眦之血么?你若想活,就要得到睚眦之血,以睚眦之血交换,或许能得到一线生机。”

    秦宇作势点头,心里却冷笑,这一次,他要第一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想借我死亡之火进入死亡之地?打的倒是如意算盘,这次我不但要得到睚眦之血,还要借死亡之地提升死亡之火的威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