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太古狂魔 >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一章万象锁天阵
    第二百零一章万象锁天阵

    “这……这是……什么人?”秦宇盯着这巨猿,不仅瞠目结舌的问道。

    “你问吧!”老者并没有解释,只是开口催促秦宇询问。

    秦宇点头,犹豫少许,道:“前辈,能不能带我到上面点?我需传音询问。”

    老者脸孔古井无波,但双目却流露出了不快,可不给他多想的时间,秦宇就无奈道:“前辈,还请见谅,这是我师尊的意思!”

    老者沉思了片刻,也没怎么说,抓着秦宇便腾空而起。

    当飞至八百丈高时,秦宇才将这头巨猿大概模样全部看清,而他内心的震惊无法抑制。

    这是一头高达千丈的巨猿,其体型极其庞大宛如一座巍峨山岳,粗壮的四肢仿佛四条虬龙,高隆的肌肉更像是山岳上的脉络,看起来似乎蕴含着撕裂天地般的雄力,在睚眦一族,秦宇见过强壮不像话的战猿,可和眼前这头战猿相比,可用天差地别来形容了。

    但令人触目惊心的是,战猿的肩膀部位和膝盖一样,都有着一根黑钉定在峭壁之上,而且,让秦宇倒吸冷气的是,一根漆黑钩子将勾入战猿眉心,钩子链接着漆黑链锁,将战猿的头强行勾起来,链锁的另一端则没入山峰之巅,在这山峰之上,秦宇隐约可见一块石碑竖立。

    无法想象这般恐怖的战猿竟落得如此下场,也不知受尽了多少磨难,那四个钉子和这钩子一看就非凡品,如此扣住战猿,恐怕想动都动不了,让秦宇心惊的是,这战猿不知被囚禁了多久,但秦宇明显感觉到这头战猿还没有死!

    “真是万象锁天阵!小子,我真不知你这脑袋怎么想的,竟敢跑到这里来!”逐荒的声音在秦宇脑海中响起。

    秦宇置若罔闻,却听到身旁老者道:“问吧!”

    秦宇深吸了口气,犹豫了许久后,传音给战猿,只说了两个字:“猿山。”

    让秦宇失望的是,这头战猿不知是没听到还是根本没听过这两字,半天都没什么反应,秦宇见此,心里不免一叹,这战猿明显就是道境巅峰强者,甚至半只脚踏入了仙境,血猿的祖父修为虽高但应该还没到这种地步。

    就在秦宇准备让老者带自己离开时,这头被囚禁的战猿体内冒出了闷雷震响,似乎是在痛苦挣扎着。

    “轰隆隆!”

    天地轰鸣,秦宇只感觉一股灭世威压笼罩全身,秦宇惊惧抬头,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气,却看到这被囚禁在这无数年的战猿竟睁开了双眼。

    一双大若湖泊的猩红双目宛如两道高高悬挂的烈日,虽然看不清其瞳孔,但秦宇能确定,这战猿正在盯着自己,从这目光里,秦宇看到了麻木、看到了一丝波动更有着一份思念和激动。

    站在秦宇身旁的老者皱着眉看着睁开眼的战猿,又惊疑的看向秦宇,传音道:“小子,你跟他说了什么?”

    被囚禁在这里,睁开双眼都要承受极大的痛苦,可见,这小子应该说了什么,触动了这头战猿。

    “我没说什么啊。”秦宇满头雾水的道,而心里在揣摩,这战猿到底是不是血猿的祖父,当初,血猿曾对秦宇说过,他父亲名为猿山,所以,秦宇才会拿出这两字来试探,但现在,这战猿睁开了双眼,让秦宇心里惊诧。

    难道……这头被如此囚禁在这里的战猿是血猿的祖父?

    “他是否就是契机?”老者老脸抽搐,低声问道。

    “我还不确定,我们去其他地方看看吧。”秦宇感受着血猿那复杂的目光,平缓说道,心里猜测,这战猿就算不是血猿的祖父必然亦是战猿一族的人,这目光也不知是听到了“猿”姓,还是因为听过猿山之名,不过,秦宇并没有多问,这老者一直盯着自己,只要露出了马脚,事情就麻烦多了。

    老者闻言抓着秦宇朝着另一座山峰飞去。

    “嗡嗡!”

    见到秦宇离去,这头战猿体内再次发出了嗡鸣震响,仿佛是想回应着秦宇。

    “你到底跟他说了什么?这战猿看你的目光似乎有异样啊。”老者抓着秦宇的肩膀,苍老的声音给秦宇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甚至,秦宇明显感受抓着自己肩膀的手无形之中用的力大了不少。

    虽然心里忐忑,但脸上却露出了犹豫之色,迟疑片刻,他道:“前辈,这……师命难违……还请前辈不要为难小子。等找出了那契机,小子在告诉你也不迟,怎样?”

    老者深吸了口气,虽然想迫切的知道,但也不好强逼秦宇,加之,在这魔天牢里,秦宇插翅难飞,如果一旦出了什么事,杀这小子也易如反掌。

    随后,老者带秦宇去了上百座山峰,令秦宇心惊不已的是,他几乎见到了睚眦十三部各部强者,他们和那头战猿一样,都是被钉在峭壁之上,在眉心或者丹田处都有钩子将他们和山峰上的石碑链接起来。

    “前辈,这些……这些外人为什么不杀了?这样钉在这里干嘛?要是等他们哪天逃出去了,岂不是祸害吗?”秦宇好奇问道。

    “不要多问,这些不是你能知道的!”老者冷淡回道。

    “好吧!”秦宇也没想过老者会告诉他,这一路看来,秦宇发觉在战猿深处还有着不少巨峰,沉吟少许,道:“前辈,那里面是什么?还有被囚禁在这里的外人吗?”,秦宇趁机指向深处方向,好奇问道。

    老者目光冷冽的看着秦宇,道:“不该问的就少问,否则,你师尊也护不了你!”

    秦宇心里一震,对这深处越发的好奇了。

    “你问他不如来问我,这里面镇压的必然是仙境小辈,不过,能让貘燹那小子用的上万象锁天阵的,只怕这人颇为不凡!”逐荒的声音在秦宇脑海中响起。

    “仙境?仙境强者?”秦宇内心惊骇万分,要知道,就算是昔日仙武界,秦宇都没听过谁踏入了仙境,而时至今日,仙境更是传说中的存在,可现在……就在这片大地里竟镇压着仙境强者?

    “小小的仙境就把你吓成这样了?哼,以前的我一只手就可以捏死几百个仙境小辈!只要我收集了百块印碑……”逐荒察觉到秦宇的不平静,冷冷说道。

    “给我闭嘴!”老者在身旁,秦宇没多少心思听逐荒罗嗦,心神怒喝了一声。

    两个时辰后。

    老者带着秦宇又回到了第一个到达的山峰脚下,看着紧闭的山洞门,秦宇目光闪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