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太古狂魔 >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二章傻眼
    第二百零二章傻眼

    秦宇站在山洞门口,望着紧闭的山洞门,目光闪烁,久久未动。

    纵然历经了生死、六年煎熬,但在这一刻,秦宇难以保持平静,之前见识了数以百计的睚眦一族强者被活生生的钉在这里,血淋淋的样子令人触目惊心,对于睚眦一族的人,秦宇自然是毫无感觉,可现在……不同啊。

    他和睚眦一族有的是仇,可这山洞里很可能关押的是自己的师尊皇霆……想到师尊皇霆也和睚眦一族一样被钉在山洞里,钩子穿过其腹部丹田的样子,秦宇如何能冷静下来?

    虽然秦宇和师尊皇霆可以称得上是一面之缘……可一日为师终身为师,若师尊皇霆真为了自己闯入深渊之中,秦宇不将他救出,只会内疚一辈子,甚至会成为心魔!

    似乎是察觉到秦宇的异样,身旁的老者苍老道:“怎么?你很紧张?”

    秦宇深吸了口气,压下内心的思绪,反问道:“前辈难道就不紧张?”

    老者愣了一下,心里的疑惑被打消,走出一步,将山洞门推开。

    在山洞推开的瞬间,秦宇摒住了呼吸,双目直直的盯着山洞。

    “恩?”秦宇愣住了,这山洞里光线昏暗,依稀可以看到一个魁梧如铁塔般的身影半躺在山洞里,见此,秦宇惊呆了,心中的紧张和担忧一扫而光,整个人脸色变得僵硬起来,缓慢走近山洞,当看到这身影时,秦宇彻底松了口气,但不知为何,心里莫名的有些失落。

    猜测了那么久,等待了这么久……可没想到……闯入深渊的人并非是自己猜测的那个人,秦宇虽只见过师尊皇霆一面,但一个照面就能确定,被关押在这的人并非是师尊皇霆,最少,体型就不对。

    秦宇苦涩一笑,看来真是自己想多了。

    等等,不对啊!

    秦宇突然愣住了,他清楚的记得,当初罗清月曾说过这闯入大魔天的人是万重战宗之人,正是因为这一点,秦宇才断定来者是自己的师尊……心里想着,秦宇疾步走到这被囚禁之人面前,才看清了这人的模样。

    这人浑身衣衫褴褛,那强壮的身躯上布满了血痂,看起来仿佛曾经历过一场生死厮杀,而一个黝黑的铁钩插入了这人的眉心处,强行将他的头钩了起来,露出了那丑陋而粗犷的脸。

    “战猿?”秦宇借助幽暗的光芒望着这粗犷丑陋的脸孔,不仅愣住了。

    这明明是头战猿啊?为什么当初罗清月会说闯进来者是万重战宗之人?

    “是契机么?”在秦宇满脸阴晴不定时,老者开口问道。

    再三确定眼前之人不是师尊皇霆后,秦宇摇了摇头,心里是哑巴吃黄连有口不能言,这下……真玩大了啊!

    在这一刻,秦宇心里很不是滋味,若不是以为师尊皇霆被抓了,自己为何要跟那些天之骄子来场豪赌?为何要给自己竖立如此多的敌人?

    搞了半天,都是自己想多了!

    “不是?”老者以为自己会错意了反问了一句。

    “是啊!”秦宇苦涩点头。

    “你都没问怎么知道不是?”说着,老者直接一巴掌拍向这昏迷的战猿。

    身受重创的战猿脸上露出了极其痛苦之色,双眼想睁开,但因为伤势太重的原因,眼皮蠕动了几下,根本没力气睁开双眼。

    秦宇见此心里松了口气,这战猿若睁开了双眼,若认出了自己那就麻烦了,压下内心的思绪,秦宇胡乱传音说了两字,这战猿沉浸在痛苦中,哪里听到了秦宇的话?

    等了片刻后。

    秦宇摇了摇头,脸上写满了不甘心,喃喃自语的道:“不是,他不是契机,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那契机到底在哪?”让他心里却是疑惑,这明明是个战猿,为什么当初罗清月会说是万重战宗之人?若非是这个原因,自己也不会平白无故的去得罪雷卓越他们啊?

    不过,让秦宇心里稍微平衡的是,只要师尊没有进入大魔天,那么在大魔天里自己再无顾忌了,并且,在没离开大魔天之前,自己就是土生土长的大魔天之人和万重战宗毫无关联,如此一来,行事也无需束手束脚了。

    “不是?怎么可能不是,你不是说那契机就在魔天牢里么?”老者沉声说道,说不关心这契机都是假的,身处在大魔天,任谁都想逃离这囚笼,本以为能找到契机,早日脱困,可倒头来竟没有?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算了,前辈,我们走吧!”秦宇已经没了心思在这魔天牢里多呆了。

    “你师尊到底要你问什么?”老者言语变得凌厉起来。

    秦宇看了眼老者,满脸的挣扎,犹豫了许久后,秦宇才道:“实不相瞒,师尊只让我说出一段口诀,顺便询问两个字,好像叫什么……叫“九秘”,我也问过师尊这“九秘”是什么,但师尊守口如瓶。”

    从这老者一直紧跟着自己,就可看出他并不相信自己是哭老人的弟子,之所以说出“九秘”二字,就是认定了这老者听过诸天九秘,而稍稍了解者都知道诸天九秘和诸天道宗的关系。

    由此可证明自己就是哭老人弟子。

    虽然猜测这老者听过诸天九秘,但秦宇对诸天九秘的了解太少了,或者说,他并不知道诸天九秘在大魔天堪称秘闻,知晓者屈指可数。

    也可以说,无数年来,大魔天诸多强者讨伐哭老人,其中有着一半的原因就是为了诸天九秘,为了从哭老人口中得出诸天九秘。

    “九秘?”老者盯着秦宇的浑浊双目闪烁着精芒,若说在这之前老者对秦宇是哭老人弟子的身份抱有怀疑态度,那么,在此时此刻,老者心里的疑虑全部打消。

    九秘!

    诸天九秘!

    那可是让无数先辈疯狂的顶级秘术啊!

    “那段口诀以及九秘和契机有何关系?”压下内心的震惊,老者沉声问道,倒不是不相信秦宇,而是没搞懂这诸天九秘和离开这囚笼的契机有何关系,难不成,那段口诀就是九秘?诸天九秘的口诀。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秦宇故作沉思了许久,摇头说道,察觉到老者的模样,秦宇确定这老者是信了自己,而至于其他的解释,秦宇也懒得费脑筋去想了,倒不如让老者自己去猜测了。

    老者的目光从秦宇身上收回,并没有继续询问,心里也觉得哭老人不会将诸天九秘轻易泄露出去,随后,老者淡然道:“走,我送你离开吧!”

    “前辈……难道没有非睚眦一族之人闯入大魔天吗?”离开之前,秦宇觉得还是要再三确认一下,既然这老者信了自己是哭老人弟子,秦宇也不怕这老者多想了。

    “非睚眦一族?”走出山洞的老者闻言,眼眸中拂过一缕异色,正欲说什么时,却听到一声暴喝徒然炸开,化作了雷鸣震响浩浩荡荡扩散开来。

    “魔天小儿,老子的酒呢?”

    秦宇的身体急剧一颤,猛地抬头看向上空,当看到空中那佝偻的身影时,整个人彻底傻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