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太古狂魔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一章危机来临!
    第二百三十一章危机来临!

    困意如同惊涛骇浪不断拍击着秦宇的神智,仿佛如一头洪荒凶兽欲将秦宇撕咬的渣都不剩。

    “小子,抱元守一,我能帮的已经帮了,能不能度过此劫还需靠你自己了!”

    恍惚中,秦宇听到了逐荒的焦急嘶吼。

    见秦宇没有反应,逐荒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再次低吼道:“其残魂大部分都被灭了,但还有少部分融入你灵婴中,你现在无需理会,只需全心全意吸收精血之力,可让你实力大幅度提升!小子,这是个大造化,千万不要晕厥过去啊!”

    “这可是睚眦、玄武精血,你要趁热打铁,千万不要昏迷过去啊,这残魂大部分虽被抹杀,但还蕴含着精纯力量,只要吸收了,你定然可激发出无数人梦寐以求的睚眦血脉和玄武血脉,按这两种精血精纯程度,你可凝聚出玄武甲,还有几率激发出龙剑,龙剑啊,你可知道什么是龙剑?”

    “蕴含洪荒祖龙之血啊,你可知道什么是洪荒祖龙?那般存在,就连巅峰时期的我看着也要绕道走啊,说不定你能得到祖龙战技啊。”

    “小子,熬过去,就有着天大造化等着你……只要熬过去,天地任你横着走……”

    面对死亡,逐荒放下了一切,放下了脸面,他所说的……连他自己都脸红,如果一滴精血就得到了洪荒祖龙战技,那还得了?

    但现在,没办法啊,秦宇死了他也要跟着陪葬啊,相比死,面子又算得了什么?

    “小子,你脊骨被打断了,尝试着将精血之力凝聚于脊骨之中,让脊骨吸收,假以时日,将龙剑寄存在脊骨之中,可让你横行无阻啊……”

    逐荒喋喋不休的说了大半天,还真起了作用,还保留一丝神智的秦宇竟真的开始吸收丹田中的精血爆发的力量。

    这滴精血也不知蕴含着多么恐怖力量,凡是力量所到之处,都如沐春风般,迅速复苏、恢复着,而这还不知,这股力量竟疯狂的改造着秦宇的血肉、经脉、骨骼、五脏六腑。

    也不知是秦宇有意无意还是怎么,这股精血蕴含的绝大部分力量顺着肋骨朝着脊柱涌去……

    察觉到秦宇正在吸收精血力量,逐荒这才松了口气,虽然精血中还蕴含着少许残魂,但只要秦宇不昏厥,抱元守一,那精血残魂根本掀不起什么风浪!

    刚一放松,逐荒只感觉天旋地转,心里苦涩不已,之前为了扼杀那精血残魂,他以浑身之力凝聚出了两道极印,以至于他那细如尘埃般的身躯飘忽不定,隐隐有溃散的迹象。

    逐荒嗷叫一声,怒声道:“小子,度过了这一劫,你若食言,我逐荒……和你不死不休……”

    当即,逐荒作势倒在了手印之上,但过了许久后,逐荒惊疑自语:“奇怪了……我竟还能支撑?不对啊……”

    逐荒诧异的发现,自己虽虚弱至极,但还没到沉睡的地步,这简直出乎了他的意料,他自己的状况他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到底怎么回事?”

    “等等……”

    “我似乎……在这小子丹田里看到了什么……是什么去了?不对啊……如果真有什么,为什么我一直没发现?”

    逐荒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陷入了沉默之中,若非是现在太虚弱,他都想再次进入秦宇丹田一探究竟。

    半个月后!

    殷阳站在秦宇布置的阵法之外,盯着阵法光幕,他脸色阴晴不定,相比昔日的盛气凌人,此时的殷阳尽显狼狈,衣衫褴褛,披头散发,脸色苍白如纸,似乎是经历了大磨难般。

    不得不说,从到达第五层开始,就是殷阳噩梦之时。

    被数十头叩道境凶兽追击的夺命逃亡……

    被一群凶兽包围的煎熬……

    撞上道境凶兽时的绝望……

    这一个月来的绝望煎熬折磨的殷阳死去活来。

    每每绝望之时,殷阳都会联想自己这一生,联想到爷爷的教诲和叮嘱,殷阳咬牙坚持不放弃考核,而每每想到石阶上光幕中,那神情从容似笑非笑的秦宇时,殷阳的恨意无法抑制的爆发。

    可以说他经历的越多磨难,对秦宇的恨意、对秦宇的杀心更浓几分,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秦宇的圈套,而自己步入了秦宇圈套之中。

    心高气傲的殷阳极其不服气,内心的杀意和愤怒,令他只想将秦宇杀之而后快,甚至,殷阳从没有对任何人有如此浓郁的杀意!

    此时的殷阳格外谨慎,甚至,他一路都是蹑手蹑脚的行动,生怕惊动四周凶兽。

    这一个多月来,不知遭受凶兽围剿的他,将印符、剑符用的差不多了,若再招惹了强大凶兽,除了放弃考核,便只有死,但对于他而言,这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这是他爷爷的叮嘱和……警告!

    仔细打量着前方阵法光幕,殷阳的眉头紧皱,他发现这阵法光幕格外奇怪,如果不是肉眼看到,他神识根本无法察觉到。

    可参加考核之前,殷阳就对天罡塔就有着一定的了解,但据他所知,天罡塔第六层并没有阵法光幕才对啊?

    “会是谁布置的?”殷阳疑惑,脑海里情不自禁的浮现了秦宇的身影,但很快被他抹去,他不信秦宇能在他之前到达第六层。

    沉吟许久,殷阳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阵法光幕之中,又朝着阵法光幕里面看去,惊诧的发觉光幕中里一片狼藉,不少参天大树不是横腰而断就是连根拔起,大地坑坑洼洼似乎在这里发生了惊天之战。

    让殷阳心里一震的是,从土壤新鲜程度来看,这大战应该发生了没多久,回想半个月前感受到的大地震动,殷阳伸出了右手。

    “恩?”殷阳诧异的看着穿过阵法光幕的手,惊奇之下,他直接迈出一步,身体毫无阻碍的进入了阵法光幕中。

    “这阵法只能隔绝气息?”殷阳诧异,就在他神识扩散的瞬间,殷阳浑身剧烈一震,脸上先是难以置信,但很快转化为了狰狞,那诡异的双目中更是爆发出了滔天杀意,他身体直接消失,再次出现已是秦宇身前。

    看着躺在地上浑身布满着血痂的秦宇,殷阳那俊俏的脸上肌肉几乎扭曲起来,嘴里发出了阴森笑声。

    这一个月来最想杀的人突然躺在了面前,殷阳内心的杀意无法抑制的爆发,他仰天狂笑:“李有才,我说了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小心翼翼的围绕秦宇走了几圈,殷阳狞笑道:“桀桀,放心,我不会让你就死的,我会让你尝尝绝望的煎熬,让你知道死也是一种奢望!”,说着,殷阳拿出了一柄青色长剑,看着秦宇喃喃自语道:“先把你双手斩了,还是先把你双脚斩了,先斩了脚吧,就算你放弃考核,回到了天罡塔第一层,也只会是个待宰的羔羊。”

    一个多月的煎熬和挣扎,令殷阳的性情发生了些变化,这些变化殷阳自己都还未察觉,现在的他只想狠狠的虐待、践踏秦宇一番,唯有如此,才能平息他这一个多月来的怒火。

    就在殷阳抬起了长剑时,一股不小的危机感猛地席卷全身,殷阳浑身一震,猛地转头,却看到空中一名少年缓慢走来。

    令殷阳心里一沉的是,这少年和秦宇一样浑身布满着血痂,但在他缓慢走来之时,身上的血痂随之脱落,露出了一张冷漠无情的脸,一双毫无情感波动的眼,眼睛深邃的可怕,宛如浩瀚虚空不见其底。

    这少年正是魔清风!

    “是你?”殷阳眉头一挑,他自然认出了魔清风,当初,魔清风重创殷伟,令他印象深刻。

    “我今天不想杀人,你走吧!”魔清风盯着殷阳,如盯上了猎物的野兽一般,沙哑说道。

    殷阳先是一怔,那诡异的双目瞪着魔清风,半响之后,他似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僵硬的道:“你在跟我说?”

    “是!”魔清风认真点头。

    “若我不走呢?”殷阳脸上的笑意带着一份狞色。

    “那就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