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太古狂魔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六章救我
    第三百六十六章救我

    一名体型健硕,甚至青色锦衣的青年迅猛浮现,他右手一抬,临空一握,迅猛一拳临空轰出。

    “轰轰!”

    熊踏天如遭山岳轰击,高大的身躯直接倒飞开来,撞向人群。

    也不知是谁在人群中设立了一道防御光幕,阻挡了熊踏天,否则,这一撞也不知会撞到多少人!

    重重落地,嘴中有鲜血湛出,但熊踏天双目迸射出凶光,直接扑向了姜崇武,原本干瘦如柴的身躯在迅猛移动之时竟急速膨胀起来。

    当熊踏天浮现在姜崇武面前时,仿佛变了个人,原本枯瘦的身躯异常强悍,而浑厚的威势从其体内绽放。

    “怎么可能!天人境初期,实力竟飙升至了婴变境!”

    “这人好诡异,身体不断膨胀了,修为竟然也上升了!”

    “此人的气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天人境初期的气息竟可媲美叩道境?此人是何来历!”

    青色锦衣青年眼皮一跳,身体浮现在了姜崇武面前,看到熊踏天的变化,他突然想到什么,当扑捉到熊踏天带着的骨质吊坠时,他惊奇道:“狂熊一族?”

    双手一张,形成了一道光幕阻挡了熊踏天,但熊踏天仿佛进入了暴走状态,疯狂轰击,试图将这光幕轰碎。

    “住手,我姜家祖上和狂熊一族有着几分交情!”青衣青年低声喝道。

    但熊踏天哪里听的到?他红着眼疯狂轰击光幕,试图将光幕轰碎,将姜崇武斩杀,方能解他的怒火!

    “姜崇阳,将他杀了,不管他是谁,今日我都要他死!有什么事我姜崇武担着!”面色苍白的姜崇武怒声吼道,若非是这青衣青年到来,只怕他不死都要重创。

    而姜崇武心高气傲,将面子看得格外重,现在,光天化日当着困龙星辰无数天骄的面被暴打了……若不将其斩杀了,日后他姜崇武的脸往哪里搁?

    这姜崇阳眉头微皱,自幼好学的他几乎将姜家藏书阁都读了个遍,才知道昔日姜家曾和狂熊一族有过交情。

    只不过,岁月变迁,如今姜家成为了璇玑天域的大族,而狂熊一族因为子嗣繁衍的问题逐渐凋零衰落,如今那交情也早已不在,但狂熊一族虽然没几个人了,但还是不能小嘘。

    眼前之人一看就是未成年的狂熊,一旦将其斩杀了,只怕会引起狂熊一族的疯狂报复,姜家虽不惧,但毕竟以前有过交情。

    听到姜崇武的低吼,姜崇阳眉头紧皱,姜崇武虽然再不济但毕竟是姜家直系血脉,且有个姜崇道那变态兄长在,姜崇阳也不好违逆。

    沉吟片刻,姜崇阳双手一推,一股莫大之力,将熊踏天震飞,他冰冷道:“住手吧,否则,别怪我姜家不念旧情!”

    被震飞的熊踏天猛得又凶猛攻来,对姜崇阳的话视而不见,这让姜崇阳眼中多了一份杀意,虽然有旧情,但这狂熊真不识趣。

    熊踏天虽实力飙升,但依旧不是叩道境巅峰的姜崇阳的对手,几道攻击之下,熊踏天浑身负伤,鲜血染红了全身,他嘴里低声不断发出怒吼:“你该死,你敢打我雪姐姐……你该死!”

    “完了,完了!”站在酒楼门口的左世雄浑身发抖,看着前方的熊踏天,又看着站在李天机身边的秦雪,满脸煞白,他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原本还想用秦雪来结交姜崇武,却没想到事情变成了这样,恐怕,姜崇武绝不会轻易放过秦雪,甚至会迁怒于他,那时……

    想到姜崇武恐怖身份,左世雄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起来,若迁怒了自己,恐怕他想捏死自己如捏死一只蚂蚁这般简单。

    与此同时,在人群中,紫熏儿和童云飞注视着眼前的战斗,紫熏儿已经认出了秦雪、熊踏天、李天机三人,让她没想到的是秦雪竟会得罪仙王姜家之人。

    若是其他小势力、小宗派之人,紫熏儿或许会念在旧情之上帮秦雪化解,可这仙王姜家,就算她也不敢招惹。

    而紫熏儿是个商人,商人逐利,昔日会出面帮助,是看在秦宇的潜力上。

    这些年,紫熏儿也曾打听过,但发现秦宇似乎是凭空消失了一般,这让紫熏儿猜测是不是遭遇不测,毕竟,秦宇当初还得罪了青莲崔家。

    现在,没了秦宇这层关系,紫熏儿自然不会动用自己的人脉去化解此事,更别说,对方还是仙王姜家了。

    “这头狂熊能活到今日,也算是奇迹了!”童云飞轻蔑的笑道,当初他就吃过熊踏天的亏,虽不敢招惹狂熊,但今日……这狂熊怕是死定了。

    与此同时,光幕之外的秦雪也回过神来,看到熊踏天受伤,心里焦急万分,她高声喝道:“大熊,住手啊!”

    这一喊倒没喊醒熊踏天,反而让姜崇武听到了,他猛地转头看向秦雪,面露狞色的道:“是你?我就说这疯子怎么敢攻击我,原来是你指使。”

    就在姜崇武走出光幕时,那心惊胆战的左世雄猛地跳了出来,一手掐向秦雪。

    站在秦雪身边的李天机冷哼一声,祭出了一个拂尘直接攻向左世雄。

    “左世雄,给我杀了这小白脸!”姜崇武猛地怒吼,他一手抓向秦雪,狞笑道:“难怪会反抗,原来是有这小白脸在……桀桀,你不是冰清玉洁?你不是喜欢装吗?今日我要当着所有人的面,把你衣服扒光,吊在城门上,让所有人……”

    姜崇武的话戛然而止,他突然感受到一股致命的危机席卷全身,他神情大变,猛地看向浮现在秦雪身旁的青年,只听到一道宛如来自地狱的阴森话语响起:“你想扒光谁的衣服?”

    不容姜崇武反抗,他华贵的衣裳全部粉碎,露出了白花花的身体,身上隐私部位一览无遗,让人群中不少女修士尖叫掩面,就在姜崇武惊惧之时,他身体猛地临空,仿佛,无形中有着大手将其强行提了起来。

    姜崇武脸色瞬间苍白,他只感觉整个天地都朝他席卷而来,似乎要将他碾压成齑粉。

    “啊……救我!”姜崇武惊恐惨叫!

    “住手!”姜崇阳猛地转头,当看到全身裸露的姜崇武时,他低吼一声身体消失不见。

    “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