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太古狂魔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七十六章冲突!
    第五百七十六章冲突!

    众人哗然。

    汇集着十代八成以上弟子的空坪上鸦雀无声,所有人僵硬转头看向声音来源方向。

    这可是阴生阳死宗烈日骄阳般的存在,刚刚将战榜第二秦观成取而代之的逆天妖孽,敢对这妖孽说出这话者…整个十代弟子中屈指可数!

    所有人转头,当想看看这敢威胁王闯之辈到底是谁。

    可看到徐徐走来的人时,所有人愣住了。

    来人是名老者…不,也不能称之为老者,来人须发皆白,容貌虽看起来年轻,但脸上却布满着老年斑,所以…不能称之为老者。

    而他身着一件灰色的衣袍,不知是衣袍过大还是身体太过枯瘦的缘故,让这人看起来似乎一阵风都能将其吹飞。

    众人短暂的惊愕之后,脸色变得怪异起来,因为来者竟不过叩道境巅峰修为,就在有人想喝斥时,突然一道惊呼之声响起:“他是狂徒!!他是狂徒秦宇!”

    那些想出口喝斥之人,连忙将即将脱口的话吞了回去,一个个瞪大了双眼看着这尽显老态的人!!

    “狂徒?他就是那个敢狂言上不封顶的狂徒秦宇?”

    “是他,我当初亲眼见过他和魔天一战,只不过…才过去九个月,这狂徒怎么来了个大变样?竟是这般显老?这几个月他经历了什么?”

    “叩道境?如果这秦宇在这九个月里突破至道境一重了,或许还有资格狂上一狂,可时至今日,还是叩道境巅峰修为,呵呵…只怕连千名都难以保得住!”

    “这狂徒莫非还以为是九个月前?如今,闭关的妖孽尽出,竟还不知收敛,当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呵呵,恐怕这秦宇还不知道他面对的是谁吧?”

    诸多声音此起彼伏,绝大多数弟子都是目光带着讥讽的盯着秦宇,都期待秦宇知道踢到铁板之后会露出什么神情。

    王闯听闻到众人的议论,目光落在了秦宇身上,打量片刻之后,嘴角泛着一抹笑意,道:“你就是那狂徒秦宇?魔天的主人?”他刻意将“主人”二字咬的极重。

    来人正是秦宇,在离开永恒世界之前,秦宇为了见识下十三年的成果,又去挑战了一人,从而落得这般模样。

    看了眼脸色僵硬的魔天,秦宇撇了眼战榜光幕,当看到第二名的“王闯”二字时,又缓慢看向王闯,打量了一番后,道:“我就是秦宇,但并非是魔天的主人,我和魔天的赌约已经转化为贡献点了,所以,但在某种程度上说,我并非他的主人…而是他的债主!”

    魔天脸色一滞,没想到秦宇竟会这么说,一个主人,一个债主,两者虽然只有一字之差,却是天差地别!

    不管秦宇出于什么目的,都让魔天心生感动。

    “债主?这是在自欺欺人么?整个阴生阳死宗十代弟子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他魔天需成为你奴仆十年?你是他的债主也好,主人也罢,只要他脱下宗服,就和我魔道一脉没有关系,否则…”王闯话语淡漠的道。

    “否则什么?”秦宇白眉一挑,浑浊的双眼静静的注视着王闯。

    “否则,你需做好承受我魔道一脉的怒火了。”站在王闯身边,容貌粗犷的青年虎目炯炯,盯着秦宇,嘴角泛笑,有些蠢蠢欲动的道。

    “要挑战,秦某随时奉陪。”秦宇看了眼这粗犷青年后,便对魔天道:“走吧!是时候冲刺了。”

    “你可以走,但他,在没脱下宗服之前,别想离开此地半步!”王闯淡漠说道。

    “你之前说我们是在自欺欺人吧?实不相瞒,真被你猜对了。按照赌约,魔天确实是我的奴仆…既然是我的奴仆,那么,他干什么之前需通过我的同意,而你强迫他脱下宗服,是想欺压我?”秦宇盯着王闯似笑非笑的说道。

    王闯脸色一滞,察觉到秦宇脸上若有若无的笑意,心里没由的冒出一股火来,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是在有意刁难他,可他偏偏无法反驳…之前话都是他说出来的,这让王闯有股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的感觉。

    聚集在空坪上的弟子们各个惊愕的看着一脸老态的秦宇,他们没想到秦宇竟敢如此挑衅刚刚荣登战榜第二的王闯。

    但惊愕过后,这些人脸上的玩味更浓了,秦宇的狂妄他们早就见识过了,就算没见识过也听闻过了,虽然秦宇的实力确实让人惊诧,但这一次…几乎没有人看好秦宇,就连魔天都一样…

    “王闯,你我的恩怨等回魔道一脉在算!”魔天强压下内心的怒火低声说道,被迫脱下宗服,这无疑是在羞辱着他,若今日真脱下了,他魔天再无任何颜面立足阴生阳死宗!

    “呵呵,恩怨?没人跟你算什么恩怨,今日你脱下宗服便可。”王闯凝视着魔天,冷笑道。

    “他脱不脱,你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秦宇如果看不出其中的端倪?不仅淡然说道。

    “好大的口气,你算个什么东西?莫非以为战胜了魔天,就没人能治得了你?”那容貌粗犷的青年忍不住的喝斥道。

    秦宇看都没看那青年,右手搭在了魔天的肩膀上,道:“走。”

    那青年见秦宇无视了自己,不仅勃然大怒,直接右手带着一抹黑雾,直接探向秦宇,冷声道:“我倒想看看你的张狂的底气从何而来!”

    “轰!”在众人都未反应过来之际,一道近乎春雷般的巨响响彻天际。

    那粗犷青年身体化作陨石凶猛撞击在战峰大殿光幕之上,不知何故,这粗犷青年的身体贴在光幕上,嘴中鲜血狂涌,

    “吸!”令人惊惧的是这青年的胸膛竟然凹陷了下去,隐约可见森白肋骨,足足过了数息时间,青年才坠落了下去。

    “若有下次,这一拳不是在你胸口,而是你的苦海了!”秦宇抬眼撇了眼落地的青年,平淡说道,说着,他目光落在了一脸阴沉的王闯身上,正欲开口时,却听到一声张狂至极的声音。

    不错,单凭这一拳,你有资格替我提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