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太古狂魔 > 章节目录 1607.第一千六百零七章风起!
    四周修士听闻这道咆哮,纷纷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方向。

    不得不说,这些修士皆是露出了期待之色,这般之事闹得越大就越能让人开眼界。

    很快,一道身着淡金色重甲的青年男子面目冷漠的走来,他体型只有六尺不到,但散发的威势极其强大。

    “淡金色,这是虎狼卫的将军!”

    “是凌金龙凌将军!”有修士低语,从重甲就得出了来人的身份。

    裂天刀家领头的青色道袍男子眉头微皱,看着大步走来的淡金色重甲男子,沉吟少许,他低沉道:“这位将军,此事和这虎狼卫没关系,若非是三番两次纠缠,我裂天刀家也不会攻击他了,还请将军将其带走。”

    能够成为虎狼卫将军,绝对不是寻常之辈,青色道袍男子也不想为裂天刀家树敌。

    虎狼卫凌金龙淡漠的看着地上重创的熊踏天,又撇了眼被裂天刀家控制的秦雪和李冠宇,眉头微皱,淡漠的盯着青色道袍男子,道:“裂天刀家便可重创我虎狼卫?你可知道他是谁?”

    青色道袍男子脸色一抽,他自报裂天刀家,也带有告诫的意思,没想到这凌金龙根本不卖裂天刀家的面子,听闻凌金龙的话后,青色道袍男子目光微眯,道:“他是?”

    “他乃我虎狼圣卫龙大统领内定的记名弟子!”凌金龙沉声说道。

    青色道袍男子心中一震,没想到这人竟跟虎狼圣卫的大统领扯上关系了…如果是普通的虎狼卫他倒不怕,可如果是大统领的弟子,那么,他裂天刀家也不能得罪啊。

    毕竟,虎狼卫大统领已经是掌权之人,贸然得罪,只怕裂天刀家也会怪罪下来。

    “放了这两人,重创我大统领记名弟子的事就此揭过,如何?”凌金龙平缓道,他也不好强来,毕竟,裂天刀家的刀无锋凌霄圣卫的将军,而抬头不见低头见,没必要弄得太僵。

    青色道袍男子皱眉沉思,看了眼重创的熊踏天,又想到其背后的大统领,也不好继续深究。

    就在青色道袍男子犹豫时,一道懒散之声响起:“既然是龙大统领的记名弟子,这虎狼卫,我裂天刀家可不追究,让那两人跪地道歉,此事便就此揭过。”

    声音中透着说不出的懒散随意,似乎一切尽在掌控之中一般。

    当然,话中也带着一抹威慑他人的用意,如果是寻常,那么,此事说大说小不小,但现在汇集着整个诸天世界的妖孽,如果这事处理不好,只怕会有损他裂天刀家的颜面。

    所以,他在告诫他人,谁若冒犯了裂天刀家,这就是下场。

    “是,少族。”青色道袍青年神情一凛,微微颔首,随后,看向李冠宇和秦雪,淡漠道:“听到我裂天刀家刀无锋少族的话了?跪下,道歉吧。”

    坐在酒楼里的秦宇依旧一声不吭,目光凝视着身躯在发颤满脸苍白的秦雪,内心刺痛。

    但这个时候,他不能站出来,主要是想看李冠宇如何面对,二个是还没有理由站出来。

    当然,秦雪真的遇到了生死危机,秦宇只怕什么都不会顾了,他失去了太多的亲人和朋友,不可能还会失去秦雪。

    至于凌金龙也听出了说话者是刀无锋,并没有在插手,只是让他们道歉已经算是给了虎狼卫面子,若在纠缠,那真是不识抬举了。

    李冠宇脸色煞白,满脸不甘心的看着青色道袍男子,如果跪下来…这件事不会传遍诸天世界,但绝对会传遍飞天圣宗,那么,他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回想一辈子都要遭人嘲笑,李冠宇那俊朗的脸面目狰狞,心中无比后悔这么早来凌霄主城了。

    如果晚些来,那么,有飞天圣宗的高手出面,也不必如此了,犹豫许久,他深吸了口气,双手抱拳,低声道:“在下错了,不该冒犯裂天刀家。”

    秦雪也醒悟过来,也抱拳,微微弯腰。

    坐在客栈中的秦宇已经紧咬牙关,但面目依旧平静如湖面。

    至于皞惊神等人依旧在大吃大喝,对于这事,置若罔闻一般。

    一个是他们对诸天世界的人都充满敌意,二个是,这样的事他们早就习以为常。

    之前秦宇开口,是他们认为刀天鸣吵到了秦宇,现在跑到外面去了,自然也不会多管闲事了。

    “耳朵聋了?我家少族说的是跪下道歉!!”那刀天鸣厉声开口,脸上透着一抹阴狠。

    “刀少族,我乃飞天圣宗李冠宇,我师兄何闯乃破天阵营破天圣卫之人…还请刀家少族宽宏大量饶过我们,而且…之前将你刀家之人丢出客栈的和我们并不相识…我们只是占了位置,仅此而已。”李冠宇硬着头皮道。

    在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了其他,只希望能够早点逃过这一劫。

    秦宇目光微眯,凝视着李冠宇。

    “哈哈,刀兄,此人是在拿破天圣卫来威胁你?而破天圣卫数十万人,这何闯又是哪根葱?”一道轻笑之声在上空响起。

    “斩!!”那刀无锋的声音随之响起,至于那将裂天刀家丢出之人,在慢慢追究。

    李冠宇浑身一震,面目狰狞,看着青色道袍青年大步走来时,内心的防线和尊严荡然无存,想着即将要人头落地,他双膝情不自禁的一软,直接跪了下来,道:“跪,我跪,我不该冒犯裂天刀家!请刀家少族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们。”

    至始至终,秦雪都站在那里,娇躯颤抖,红唇咬出血来,但就是不肯跪下。

    “机会只有一次。”刀无锋淡漠的声音响起。

    这时,下方巨坑中重伤的熊踏天猛地站了起来,又朝着那青色道袍青年冲去。

    “凌金龙你最好管好你虎狼卫的人。”刀无锋沉声道。

    凌金龙脸色一抽,知道刀无锋是在杀鸡儆猴,而这个时候,他也不好强来,只得浮现在熊踏天身边,将熊踏天按住,直接带走。

    而跪下的李冠宇看着走来青色道袍男子,浑身发抖,凄厉道:“我已经跪下认错了,恳求刀家少族高抬贵手!”

    “晚了,死吧!”青色道袍男子脸上露出了一抹鄙夷之色,直接寄出了一柄巨刀,朝着李冠宇的脖颈斩去。

    面对死亡,求生欲极强的李冠宇猛地朝着一侧躲去,边躲边嘶声吼道:“别杀我!我知道少年疯魔!”。

    似乎觉得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李冠宇猛地大声道:“她,她是少年疯魔的亲妹妹,如果你杀了我们,少年疯魔定不会放过你裂天刀家!!”

    客栈中准备动手的秦宇眼皮微沉,眼眸深处杀意爆射!

    ps:求月票!!冲冲冲!